鴉世|白頭吟(02:聞君)

  –

  「聽說妳早上請假,原因是宿醉?」

  茶水間裡,同事宣玲從電鍋拿出剛熱好的愛心便當,不忘八卦一下。

   「對啊,哈哈哈……」尹妃撕開三合一咖啡包,倒進馬克杯,再注入熱水。辦公室不是沒有咖啡機,但她貪圖方便快速、又十分嗜甜,這類的沖調包便成了她的最愛。「昨天晚上迎新餐會妳沒去,琴姐灌酒灌得可兇了,連工讀生都不放過。」

  「要不是得接小孩下課,我也想去呀。」宣玲嘆氣,「妳怎麼不乾脆請一整天休息算了?」

  「下午還有會要開,要真請假就開天窗了,會挨罵的。」尹妃苦笑。「琴姐老愛把餐敘訂在週四晚上,隔天還要上班,根本折磨人呀。」

  對話結束,尹妃回到座位上,午休時間辦公室熄燈,她就著螢幕亮光繼續處理會議資料及附件。早上請假時,有幾位與會人員提交了新的執行進度,她打開表格逐項確認。

  宣玲經過她的座位,「尹妃,妳怎麼還沒休息?中午有吃東西嗎?」

  「吃了,我吃飽才來的。」

  「那就好,別學壹煌那神仙,整天都不吃東西,只吃泡麵,遲早變木乃伊。」宣玲趁壹煌中午外出,偷偷消遣他。

  尹妃對宣玲笑了笑,喝些水,壓下肚子的咕嚕叫聲。她為了趕回辦公室,放著程聖留下的早餐兌換卷沒動,回家匆匆沖了澡更換衣物,便出門了。

  下午的會議是例行性的計畫進度管考,進行得很順利,尹妃卻餓得發昏,有些心神不寧。與會人員散去後,收拾完會議室,她拎著筆電回到辦公室,看見一個小牛皮紙袋放在桌上。

  裡面放著檸檬寒天和紫米飯糰,飯糰還泛著熱氣。

  他們這間辦公室一共六個座位,兩兩一組,中間隔著半個人高的屏風。若是要說話,得站起來才能對上視線。尹妃抬起頭,詢問隔壁的計畫助理壹煌。

  「這誰放的?」

  「校內學生,高高瘦瘦的,穿著體育系系服。」壹煌瞥了她一眼,繼續敲打鍵盤,「喔,對了,叫阿聖來著?妳那新聘的工讀生。我還以為他來工讀的,結果東西放了就走。」

  尹妃心裡頓時五味雜陳,「他有留言嗎?」

  「他說是幫其他處室送來的,怎麼,送錯了?」壹煌挑眉。

  尹妃搖搖頭,把紙袋放進抽屜,繕打著會議紀錄。

  飢餓感一波波襲來,她終於忍不住拉開抽屜,撕去紫米飯糰的包裝,大口咬下。飯糰米粒飽滿,餡料豐富,包含脆筍、香菇、豆腐和榨菜等新鮮食材,不到五分鐘便全數解決,配上爽口解膩的檸檬寒天,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空腹上班?

  叮咚,手機裡的通訊軟體,辦公室群組新建了一個投票話題,有關自強活動。他們的長官熱愛爬山,選了一個週六想帶辦公室同仁去踏青健身。大部分的同事都皺眉頭,唯獨尹妃爽快地按下確認。

  「尹妃,妳還是這麼熱愛運動啊。跟我們這種生過孩子的就是不一樣。」座位後方的宣玲嘆氣,捶著小腿,「這下要開始爬樓梯鍛鍊了,不然當天真的會卡在半山腰,讓其他登山客看笑話。」

  「走,我陪妳一起練呀。」尹妃颯爽地提議。

  大部分的同事,看在長官的面子上都投了會去,只有琴姐按了不克前往,說是腰傷舊疾復發,長官倒也沒多問。難得的是,壹煌和剛加入的程聖也在名單上。

  基於公務需要,她的通訊聯絡人名單當然也有程聖。她躊躇一會,送出Thank you的貼圖。

  【謝謝你的飯糰跟飲料。】

  對方很快就已讀了。

  程聖以背影照作為個人照片,纖瘦而結實的背脊,撐起T恤上的鯨魚圖案,令尹妃想起雜誌上看過的模特兒。他回傳一張吃飽撐著的動物貼圖。

  【不客氣,合胃口嗎?】

  【哪裡買的?】

  【飯糰是我家樓下的攤位,寒天在便利商店買的。好喝的話,我下次再帶過去。】

  【多少錢?我下次一起給你。還有昨天的費用。】

  他們閒話家常,彷彿昨天什麼也沒有發生。尹妃還沒想好給給他的答案,索性擱在一邊。她解下髮圈,將微卷的長髮重新紮起。梳子上纏繞幾根白色髮絲,她皺了皺眉,順手拈進垃圾桶。

  「尹妃,妳有養寵物嗎?」壹煌冷不防探頭詢問。

  尹妃收起手機,「沒有,怎麼了嗎?」

  「我朋友撿到一隻流浪貓,託我問問同事有沒有人想養。」

  「我媽有嚴重的過敏,所以家裡不養寵物的,要不我幫你貼到學校社團吧。」

  「沒關係,我再問問其他人,我朋友說想給認識的人領養,比較安心。」

  壹煌結束這個話題,盯著她看了半晌,又若無其事地轉過頭,繼續處理文件。

  尹妃覺得他今天好像特別話多。

  *

  尹妃出社會後, 工作之餘煩惱著三餐菜色,時間轉瞬即逝。尹妃習慣性排進學生餐廳的隊伍,等候點餐。學生餐廳時常雇用學生工讀,這間由一對夫婦經營的快炒店也不例外。

  「學姐,今天好早呀。」體育系學弟顧逸廷裝好白飯, 抬眼看她,「今天吃什麼?」

  「麻婆豆腐燴飯,小辣加蔥花。學弟,你們系上是不是有一位叫作程聖的學生?」

  顧逸廷很快答道:「嗯,是大二學長,游泳校隊的。」

  「他在系上風評如何?」

  「跟其他人相比算是蠻低調的,但也沒到系邊的程度。是系學會的公關股成員,今年迎新宿營能跟文創系合辦,聽說就是他談成的。」

  「還有其他的嗎?」

  顧逸廷一臉莫名其妙,「學姐問這是為了要?」

  「我辦公室最近招了他當工讀生,打聽一下罷了。」尹妃哈哈一笑。

  「很少有校內單位會聘我們系當工讀生,畢竟……學姐知道的。」顧逸廷聳聳肩,「在外人眼裡,我們等同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代名詞。」

  尹妃倒不這麼認為,體育系的孩子優點很多的。

  顧逸廷舀了幾勺麻婆豆腐進飯盒,再撒上蔥末,扣緊盒蓋,手腳痲利地遞出餐盒。

  「一共五十五元。」

  尹妃掏出零錢付帳,將餐盒裝進手提袋裡,顧逸廷突然悄聲道:「學姐,程聖學長他有些傳聞。」

  「嗯?」尹妃心中莫名一緊。

  「……他的單身資歷跟他的年紀一樣。」

  尹妃一愣,笑出聲,「好,我會幫他留意合適的學妹推薦給她。」

  尹妃打包好蔬菜湯,前往公車站,踏上回家的路。公車上人潮擁擠,塞滿了剛下課的高中生。幸好現在冬末春初,擠在一塊也不嫌熱。

  搭配著日劇用完餐後,她換上輕便的運動衣和跑鞋,沿著附近的公園慢散步。

  夜空繁星點點,晚風冰涼宜人,她在一棵古樹前停下,這棵榕樹因歷史悠久,約十人環抱之粗。

  尹妃往前一步,額頭靠著樹皮,輕輕深呼吸。心中做了決定。

  她接近九點才回到家裡,進入浴室,正想洗個澡,看見地上排水孔堵塞了一團毛髮。尹妃長髮過肩,落髮堵住排水孔是常有之事。令她頭皮發麻的是,那團頭髮--潔白如雪。

  

  《待續》

  106.11.01

  –

  過渡章。寫到壹煌這個泡麵木乃伊超開心的哈哈哈。

點閱: 31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