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04:意氣)

Last modified date

  –

  

  天幕微亮,校園仍在沉睡,晨霧剛散去,熬夜做報告的學生疲憊地走去吃早餐。

  校園一角的游泳池水面波光粼粼,游泳池馬賽克地磚由藍白二色漸層鋪成, 春寒料峭,水溫仍然凍得人牙齒打顫,一抹人影在水中徜徉優游,水花拍擊岸邊,濺上另一雙赤裸的腳丫。

  留著醒目蒼藍短髮的少年屈膝蹲下,蘭花型的耳墜叮噹作響,指尖撥弄池水,漣漪層層擴散出去,觸及池中少年身體,撞碎成彎彎繞繞的波紋。

  「年輕真好,這種天氣還能下水晨泳。」少年語帶調侃地感嘆道。

  「這是我這個禮拜第二次聽人這麼說了,我倒希望我能早出生幾年,這樣還能幫上你的忙。」程聖游向岸邊,摘下泳鏡,咧嘴一笑,「蒼調哥,你怎麼來了?」

  「來看看我的笨學弟現在過得好不好,前兩周去東部出差演出, 帶點伴手禮給你。」蒼調指向岸邊休息區的紙袋,裡面裝著花蓮特產花蓮薯。

  程聖趴在岸邊, 肌膚感受到刺骨冰涼,卻面不改色,「謝啦,蒼調哥。小海姐姐別來無恙?」

  「好得很,燈界過兩週有春祭,她邀你一塊去玩。」

  「澈哥也會去嗎?」

  「要是那時他叫得醒,我會捎上他的。」蒼調隱諱地回答。

  程聖點點頭,看不出表情,撐起身子,坐上岸邊摘下泳帽,甩了甩短髮,抄起浴巾披在肩上。水珠滑落肌膚,被浴巾吸收。蒼調熟練地從撿起休息椅上的保溫壺,拋過去。

  程聖擰開保溫壺,喝了幾口熱水,蒸氣騰騰,飄散在空中。視線盯著澄澈的游泳池水,朝陽落在水面上,折射出閃閃發亮的光輝。

  「你都畢業這麼多年了,看起來還是跟大學生沒兩樣。」程聖羨慕道。

  「我駐顏有術。」蒼調大言不慚。

  兩人一陣爆笑。

  「蒼調哥,我找到她了。」程聖陡然轉移話題。

  蒼調一愣,「誰?」

  「那隻狐妖。」

  「你確定是她?」

  「無故增生的白髮、還有身上的疤痕,我確定是她。」

  蒼調蹙眉,捉住程聖的手腕,「你身上現在多少隻了?」

  蒼調雖體態纖瘦,看起來比有健身習慣的程聖還要單薄,卻力大無窮。程聖熟知蒼調的真面目,故也沒有和他唱反調,連忙討饒。

  「四十七……啊、別、別掐我,我有在控制,真的。我家衣櫃空間有限,放不下這麼多T恤。比較知名的惡妖我都捉得差不多了,善妖我不會去碰的。」

  「這不是空間的問題,惡妖須以血供奉,我警告過你別拿生命開玩笑。」

  「蒼調哥,我正道走不成,只能走邪道呀。」程聖故作輕鬆地說道。

  「此一時彼一時,你要當興趣玩玩我不阻止,要是走偏了,我告訴過你下場會如何。」

  程聖仰頭和蒼調對視,浸泡在水中過久、過於蒼白的唇瓣輕顫,溢出低低的淺笑聲。宛如擱淺的鯨魚,以最後的力氣發出對於生命的渴望悲鳴。

  海麗說過,程聖和蒼調很像。一則大海、一則天空。天空無論陰晴,雲朵散去後始終蔚藍;大海若遭受汙染,便不可能在短期內恢復原狀。

  「澈哥走的是正道,卻也沒好到哪去。不具備繼承資格的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大不了……」

  「那是我對不起你們程家。」蒼調打斷他,「我不希望你變成第二個程澈。」

  「知道了,我不會的,蒼調哥你放心。我很珍惜生命。真的。」

  身上的水痕近乎半乾,兩人之間的氣氛總算和緩下來。

  「往後,再捉到任何一隻妖,就馬上跟我聯繫。」

  程聖乖巧地點頭,「我知道。」

  「和我說說那狐狸的事吧。」蒼調在一旁落座,塑膠椅發出嘎吱聲響。

  現在是週末早上,申請使用的學生只有程聖,他安心地和蒼調繼續霸佔此地。

  程聖把玩著水壺,「我聽學長說學校有個單位對工讀生不錯、薪水又給得很大方,就去應聘了。聘用我的是一位學姐,她畢業三年了,回來母校工作,同事們幫我辦了迎新餐會,學姐在酒會上喝醉,我從洗手間出來差點撞到她……那時候,我聞到了狐妖的氣味。送她去搭車時,用了點技倆把她帶去旅館。」

  這急轉直下的劇情,蒼調以為自己聽錯。

  「旅館?」

  「對呀。我不知道她家在哪,我家又……蒼調哥知道的,不適合帶外人回去。」

  「然後呢?」蒼調有不好的預感。

  「我和她……」程聖輕咳了下,「發生關係。」

  蒼調陷入沉默,臉頰上閃現鱗片般的耀眼光澤。

  他發飆了。

  「你還說你沒有走偏?」

  「等、等等,不是你想的這樣。我本來只想確認她是不是被那隻狐妖依附,所以換上和他屬性相剋的水桐,擺陣鑑定一晚下來有些收穫,我要離開的時候,水桐那孩子……對旅館床頭送的保險套很感興趣。拆了六七個當氣球玩,我根本制不住他,還來不及處理保險套,學姐就醒了。」

  「她沒報警抓你?」

  程聖呵呵乾笑道,「我說我喜歡她。」

  「你這腦子是被電梯門夾壞了還是泳池水喝太多毒壞了,這種爛藉口你也說得出口?」蒼調為這笨學弟的智商捉急,「你都念到大學了,只有這種圓謊技巧嗎?」

  「難不成老實告訴她是水桐樹妖拿去玩吹氣球?」

  蒼調揉了揉額頭,讓外人得知圈內的事情,雖然已經沒有末世前如此嚴格,但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他在這方面的管理還是相當謹慎。

  「她聽了你的告白,什麼反應?」

  「學姐覺得自己殘害國家幼苗,以為酒後亂性把我睡了,反而要我報警抓她。」

  蒼調沉默半晌,不知道該笑該怒,「你這學姐也是奇人。這種事去醫院驗一下不就清楚了?」

  「我當下也很慌,但學姐拒絕我的告白,並希望當作沒有發生這回事,表示不追究,日後上班也和我相安無事。我想,她應該沒去做檢查……」程聖明明什麼都沒做,卻有些愧疚感。

  「也有可能事後去了醫院檢查,發現你在說謊。」蒼調揣測道。

  「那麼,她為什麼不拆穿我?」

  蒼調搖頭,對自己提出的可能也毫無頭緒,「你那晚擺陣,說有些收穫,那狐妖和她有關嗎?」

  「只能確定狐妖殘留的氣息在她身上,但狐妖並不在現場。上週我們去爬山,我也確認她確實有莫名增生的白頭髮,應該是受到狐妖的影響。那時發生地震,我召了青鸞出來,他也有感應到狐妖的氣息。」

  「你學姐叫什麼名字?」

  「尹妃。姓氏的尹、嬪妃的妃。」

  蒼調的表情有些意外,「尹姓?」

  「是啊,很巧。我想這可能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吧。」

  「我幫你問問尹家人是否有人知道這件事,畢竟千年狐妖依附在貴重的人才身上,她們恐怕比你更急著揪出牠來。」蒼調戲謔說道,「尹家雖然都是普通人,卻很容易吸引這類的妖魔鬼怪。恭喜你,中大獎了。」

  「蒼調哥,先幫我瞞著他們好嗎?我想在他人介入前,自己處理這件事。」

  「你對那隻狐妖真是戀戀不捨啊。」

  程聖苦笑,「畢竟他是我收的第一隻妖嘛。」

  「你對尹妃真有感情?」

  程聖搖頭,「我的狀況你知道,不適合談感情。」

  「那你記得和人家保持距離,別當中央空調當上癮,撩到別人還不自知。」

  「撩?」程聖一愣,他感情經驗乏善可陳,告白技巧也是臨時發揮,自己哪來的本事撩人。「不會的,學姐已經明確拒絕我的告白了,她對我不感興趣。」

  「那就好。捉妖的事情也謹慎些,別做得太過了。我不能老是濫用職權幫你。」

  「知道了,蒼調哥這麼照顧我,我不會再造成你的麻煩。」

  程聖結束和蒼調的閒聊,待會工讀有班要值,蒼調也有下一個行程,兩人便在泳池門口道別。

  程聖扛起背包,走到學校對面的早餐店,點了綜合咖啡和起司蛋餅。他打開手機,滑了下通訊軟體,思考半晌,又多點一份燒肉飯糰和無糖豆漿。

  他在等人行道上等著紅綠燈,湊巧看到尹妃剛走下公車,一邊摘下耳機,一邊朝他走來。

  他露出燦爛笑容,「學姐早安。要吃早餐嗎?」

  

  《待續》

  106.11.24

點閱: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