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關心則亂(03)

Last modified date

「我肚子餓了。」

觀欣把繪圖版一推,整個人窩在懶人毯中,向華旭投以求助的眼神。

華旭抱著筆記型電腦坐在沙發上敲打文件,修長的雙腿併起,及肩黑髮攏在右肩上,散漫隨意又不失優雅倜儻。他半垂著琥珀色雙眸,眼角餘光瞥向觀欣。

「……剛剛才吃過晚餐不是?」

這裡是「亂世」的工作室,華旭買下整棟公寓,將數十坪的八樓打通,隔出數量不等的臥室、休息室、錄音室等房間。觀欣因為繳不出房租被斷水斷電後,在華旭提出的條件交換下入住於此。

只要觀欣畫圖,華旭提供食宿和薪水。非常單純的勞動契約。但在這段關係裡,華旭並非以雇主的身分自居,而是以秘書的身分照料安排她的起居。

「過了八點最好別再進食,這是為了妳的健康著想。」

「女生有另一個裝甜點的胃。」觀欣斬釘截鐵地回嘴道。

華旭默默地翻了包洋芋片遞過去,觀欣彎出甜甜的笑,「謝啦。」

觀欣點開Youtube看起影片,一邊小口嚼著洋芋片,神色自若,偶爾因為影片情節笑出聲,眼底卻沒有笑意。她開始走神,轉而掏出手機,玩起最近很入迷的戀愛遊戲,然而即使看完了甜蜜的約會事件,那無法言喻的飢餓感仍在蔓延。

肚子越來越餓,像是被鑿開了一個大洞,冰冷刺骨的情緒在其中膨脹開來。

「華旭,我還是餓。」

「那妳該睡了。」

「目前沒有睡意啊。」觀欣喃喃道,「聽了學長的數羊一遍又一遍,還是沒有睡意。」

華旭闔上筆電,站起身,「休息一下,我們看個影片吧。」

華旭關掉她的電腦螢幕,不容她反對,半哄半強迫地把她帶到視聽室。這裡有著媲美電影院的隔音設備和播放程式,以及齊全的各類電影、國內外影集。觀欣這幾天有時也會來這裡看影片取材,但還是首次和華旭一起進來。

華旭翻看影片清單,沒徵詢過觀欣的意見,便逕自抽出一片光碟,放入影音播放器。

「我去拿點吃的。」

等待暖機的過程,華旭去廚房找了些果乾,權充看電影時的零嘴。

「不是說八點後不要進食嗎?」

「是啊,我不吃,這是準備給妳吃的。」華旭側頭,「還是說,妳不想吃?」

「當然吃。」

華旭太清楚觀欣的飲食習慣,盡量在許可範圍內滿足她的口腹之慾。

電影開始播放,鏡頭從風光明媚的廣闊海洋,拉到一群搭著遊艇出海的三五好友身上。劇情有些沉悶,觀欣打起呵欠,口袋裡手機突然傳來震動,是戀愛遊戲的體力值全滿的通知。

「專心看電影,遊戲我幫妳玩。」

華旭抽走手機,幫她點起戀愛遊戲裡作業感濃厚的乏味關卡。觀欣無言以對,只好捧過果乾盤默默地嚼起來。

沒想到電影劇情急轉直下,船長被人放倒、推入海中,鮮血染紅海洋,引來大批嗜血鯊魚,原本歡快的遊艇之旅,登時蒙上一層陰影,謎團重重。

毫無防備的觀欣看了這一幕,嚇得臉色發白。

「這是恐怖片?」

「是啊。我沒跟妳說嗎?」華旭托著頰,長指按著手機螢幕上的對話框。

「……王八蛋你片子選了就播了根本沒和我說啊,而且我對恐怖片最……哇啊!」

螢幕上陡然放大的扭曲屍體和驚悚音效,讓觀欣尖叫連連。

「妳還是這麼怕恐怖片啊。」他感嘆道。

「你知道你還放……!你故意的!」

「心情好點沒?」

華旭按下遙控器暫停鍵,觀欣愣住。

「妳說妳肚子餓,其實不然,那是妳的情緒在作祟。創作和遊戲這些妳喜歡的事情,都無法讓妳好轉,我只好下重藥,證明還蠻有效的。」華旭伸手輕撫她的唇角,擦去無意間沾上的果乾殘漬,收回手靠著唇,品嘗似地舔去,「都吃到臉上去了,有這麼可怕?」

觀欣抿著唇,沉默以對。

這樣的華旭她是熟悉又陌生的,熟悉是因為她曾經以文字演繹華旭,讓他用相似的姿態撩撥未婚妻;陌生是因為,除了上次在羽蛇結面前的那一吻後,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距離如此之近、氣氛如此曖昧。

她幾乎差點陷進去。

「確實……沒這麼難受了,也沒有剛才那種焦慮感。」觀欣澀然道,擺了擺手。

「焦慮感?」華旭詢問。

觀欣在胸口比劃著,「偶發性低潮期。負面情緒一擁而上,說白了就是無病呻吟。」

「不介意的話,我很樂意當你的垃圾桶。」

「你確定想聽?例如,你怎麼不去死?活在這世上做什麼?只會造成他人困擾,毫無產值毫無意義,整天只會作白日夢……這樣的?」觀欣笑了笑,「跟你說了又有什麼意義?反正睡一覺就好了。」

「當然有意義,我想分擔妳的情緒。」

華旭定定地看著觀欣,神情執著又溫柔。

如果不阻止他,下一句話說不定就直接告白了--觀欣很了解他的個性和反應,畢竟,他在她的心裡待了將近十年。

「你只是我的秘書,沒有必要也沒有資格分擔我的情緒。」

「什麼人才有資格?」他反問。

「那個人不會是你。」

華旭陷入沉默,不自覺地撫弄銀色耳鍊,發出清脆又寂寞的聲響。

「無妨。」華旭淡淡笑了出聲,「現在能靠近你的人,只有我而已。我可以等。」

「……你這句話聽起來很變態。」

「罪名是竊取你的心的話,沒錯,我很樂意當個變態。」

觀欣把果乾盤塞到他懷中,「早知道就不讓你碰那戀愛遊戲,這種肉麻的話你都說得出口。」

華旭側著頭靠著沙發,髮絲滑過鎖骨,昏暗的光線下,確實有幾分撩人心弦。

「我一直很想這麼做,只是妳從來不給我機會。不過,說起那款遊戲,雖然有些吃醋,但至少妳主動提筆的次數多了,我很高興。」

「紙片人的醋你也吃?」

「是,我的老闆,妳說不吃就不吃。」華旭微笑。

觀欣察覺,隨著她的創作量增加,華旭的個性似乎也比剛見面時更加飽滿豐富。

她沉寂許久的心,也因為他的出現而漸漸活躍,情緒起伏變得比之前獨居時要明顯許多。說不上這是不是好事,但……這種感覺並不差。

剛才宛如黑洞般的空盪情緒,也在他刻意為之的胡鬧下,漸漸平復下來。

她放軟了語調,「如果在你眼中我還是老闆的話,現在給我去換部電影。」

「謹遵吩咐。」

華旭露出寵溺的笑,前去更換影片。

觀欣不知道的是,華旭在筆電的備忘錄上,敲下一段話--今日病情復發,待觀察。

<END>

跟小窗比起來真的蠻寵她的。

畢竟小窗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才寫作;而華旭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逼迫觀欣畫圖。

107.02.25

點閱: 1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