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非禮.刎篇(番外02)

#患得患失

#母親節賀文

#假的

大考前夕,歲伊正在埋頭苦讀,凱斯則坐在窗臺,眺望夜景。手機傳來震動,歲伊翻看螢幕,笑出聲。

她備考的習慣和他人不同,雖然沒被禁止使用電子產品,但只做必要的聯繫和資料查閱。

凱斯留意到她的異常舉動,回過頭,「什麼訊息這麼有趣?」

「剛剛……被人踢出了聊天群組,毫無預警,連之前的訊息都來不及備份。」

「是不小心按到的?」

歲伊淡淡一笑,「不,她故意的。」

「對方是?」

「我媽。」歲伊故作輕鬆地說道,「也好,這樣就可以正大光明放生她了。」

這回換凱斯愣住,歲伊很少提及個人私事,即使兩人的關係更加親密了,他對她的了解依然不多。她不說,他就不會過問。

「不加回來?」

「你們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種族不會明白的,現代人對於通訊軟體有多麼依賴,乍看上隨時隨地都能聯繫,卻脆弱無比。」歲伊把玩著手機,「幾年沒見了呢……」

歲伊的父母在她就讀國一時分居,由於祖母反對,歲伊只能透過手機和母親私下聯繫。

看在血緣的份上,每次偷偷碰面,母親都會塞給她一筆足以支付學費的金額,父親因為待業中,對她們的相約見面妥協。然而,每次結束聚會返家,厭惡母親的祖母總會歇斯底里地質問歲伊,深怕她總有一天會跟隨母親的腳步離開這個家庭。

嚴重的情緒勒索,淡化了她對親情的渴望。

家中經濟拮据,還在念國中的她無法分擔家計,只能仰賴每次節慶相聚、來自母親的財務支援,卻又無力面對祖母患得患失的厲聲控訴。久而久之,歲伊不再期待任何與母親碰面的機會。

舉凡彼此生日、母親節、農曆過年,這些母親會提出見面要求的節慶,對她來說無異於一場噩夢。

血濃於水?不過如此。

「我分不清我是因為想要錢呢,還是因為真的愛她才想見面。」歲伊自嘲道,「很現實吧。每次碰面回來家裡氣氛總是很凝重,我倒寧願休學去工作,也不想看著我奶奶一邊拿著我媽賺的錢,一邊痛罵這個人。」

「上了高中後可以辦助學貸款,雖然兩人沒有正式離婚,讓我花了不少時間跟銀行解釋監護人一方失蹤的原因,但至少這樣一來我的心情輕鬆很多,總算不用再為了錢,勉強自己與她見面了。」

凱斯靜靜聽著,表情隱沒在夜色裡。這個話題結束前,他不輕易做任何評論。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知道,所以放生了也好。」歲伊喃喃自語道,「無法去愛自己的媽媽,這樣很不自然嗎?她其實也沒有做錯任何事,只是無法忍受我爸的暴力傾向,所以離家出走,也沒有去辦離婚,這樣藕斷絲連了兩三年,這期間,她還是很在乎我的。」

親情是最暴力的血緣關係--凱斯在心中暗忖。

「要是我早一點意識到,奶奶的所作所為是在情緒勒索,也許就不會惡化成現在這個局面了。坦白說,我只是想要錢而已,見不見面,真的無所謂。這樣的不孝想法……會下地獄嗎?」

「這不是妳的錯。」凱斯長臂一伸,輕摸了摸她的頭,「妳多慮了,我值勤這麼久,還沒見過有人因此下地獄。每個人對親情的定義和需求都不同,妳的人生是屬於妳的,妳只要對自己負責就好。」

歲伊呼吸一窒,拍開他的手,雙頰有著不自然的潮紅,「別安慰我,那太不像你了,很噁心。」

「妳對我說這些,難道不是想討個拍?」凱斯微笑。

歲伊無語,澀澀一笑,「因為,這些家醜,對任何人都說不出口啊。怕被其他人當成異類,明明母親還活著,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為什麼我不去看她?只是單純沒有碰面的慾望,這樣不行嗎?」

歲伊看著牆上的日曆,今天是五月的第二個週日--母親節。

她在這天只給母親傳去一句母親節快樂,然後,當晚就被踢出了交流群組。

「至於為什麼跟你說這些……」歲伊閉上眼笑了笑,冷不防吐槽一句,「因為你本身就是異類,沒什麼好擔心的。」

「謝謝妳的賞識。」凱斯應付地欠了個身。「我和我父親的相處也不怎麼愉快,甚至……在他眼中,說不定也沒有將我當成血親看待。對此我倒是挺感謝的,他讓我知道,我不是他的附屬品,早早就脫離他的保護,獨立作業了。」

「真羨慕你的灑脫,我倒現在還在自欺欺人和罪惡感中掙扎啊。」歲伊重新握住原子筆,看著考古題上繁複的公式筆記,「反正得到了也會失去,不如一開始就丟掉。」

容易患得患失,這是國小老師給她的評語,至今仍像咒語一樣禁錮著她。

「對我也是如此?」凱斯挑眉。

歲伊搖頭,回以一抹複雜的笑作為回應。

凱斯推開窗子,夜風灌入,吹散了一室的沉悶氣氛。

--等她考上大學……就搬出去住吧。

--遠離這個地方。

<END>

點閱: 4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