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番外:安身之處)

尹妃下班回到公寓,剛把高跟鞋踢開,便循著香氣走進半開放式的廚房。

少年洗手作羹湯的背影,讓她心中升起一片暖意。

接受程聖的告白後,尹妃過了很久才承認兩人的關係。雖然彼此兩情相悅,但實際年齡和身份間的差距,讓她不得不留給彼此一段時間,去思考三年後五年後的事情。

程聖的成長環境特殊,他並不在意背景條件下的限制,但他說他願意等。這一等便等到了他大學畢業。

「妳回來啦,我再炒個蛋就可以開飯了。肚子餓的話,桌上有蒼調哥送的鳳梨酥,可以吃點墊胃。」程聖沒有回頭看她,專注打著盆裡的蛋,然後下鍋翻炒。

「阿聖,你真好。但是……」尹妃癟癟嘴,「你知道我不吃鳳梨酥。」

「對喔,妳們那邊最忌諱『旺來』了……不然妳再忍耐一下吧,我快好了。」

程聖的廚藝很好,據說是小時候被蒼律收養時,蒼律因公繁忙,經常忘了要餵他吃飯。蒼調很同情程聖,只好教他幾樣家常菜,至少不會餓死。

程聖把四菜一湯端上餐桌,有魚香茄子、燙菠菜、番茄炒蛋、嫩煎雞腿和海帶豆腐湯,尹妃幫著他布置碗筷,在他準備卸下圍裙時,張手抱住他的腰。

「阿聖,我要被告了。」

尹妃用著我中樂透的歡快語氣說著,程聖一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什麼?」

「業務上出了點差錯,我嘗試用各種方法挽救,但還是有違法疑慮,下個月才知道結果……」

尹妃道出來龍去脈,確實是她的一時疏忽導致嚴重後果,程聖陷入沉默。

尹妃埋在他的腰側不敢抬頭看他,「我進去了要是你不想等我,我也是……」

「說什麼傻話呢。」程聖失笑,捧著她的臉頰,讓她抬起頭來,眨著狡黠的笑意,「要是真這樣,我就帶水桐和青鸞去劫獄,然後去投靠蒼調哥,反正他那有的是法子幫我們收拾善後。」

「……你蒼調哥不是讓你這樣使喚的吧……」

程聖哼了哼,「就算沒有他,我也不會讓坐視不管的。好歹我也是程家之後,這裡仍有點基礎家業,要庇護妳簡直易如反掌。」

「我說說而已,你可千萬不要為了我犯罪啊。」尹妃緊張了起來。

程聖把她的手往下放,就著這個姿勢解開圍裙,他拉著尹妃在沙發上坐下,神色認真。

「妃,妳別給自己壓力,不管發生什麼我都在。要是這裡真容不下妳了,我們回紋世也可以,那裡很好,蒼律哥和雛月姐肯定會幫妳找個安身立命之處。我收容了這麼多個妖,不在乎再多收留一個。」

「好啊,你把我跟妖怪相提並論。」尹妃輕捏他的臉頰。

程聖握住她的手,在掌心輕輕一吻。尹妃心裡一顫。

「要是真能把妳封印進衣服裡,整天穿在身上那也很好。」

尹妃被他的玩笑話逗樂了,心中的不安、緊張、懊悔已經被沖刷得只剩下淺痕。

他像大海一樣,總是溫柔沖洗著她的疲憊心靈;將沙灘上的人為垃圾吞噬,留下一片乾淨的淨白沙灘,而上面只有兩人一前一後的斑斑足跡。

尹妃知道不管三年五年、三十年還是五十年,她都想在下班後和他一起,感受歲月靜好。

<END>

108.04.23

點閱: 15

←同分類|     ∥|同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