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花冠

#學霸與花店少年

#藍樺&楚貫

「您好,歡迎參考看看,除了鮮花以外,也有娃娃花束喔!」

少年在花店打工,每逢六月就會跟著老闆跑遍每一所高中大學,盡可能將花束推銷給每一位親朋好友或畢業生。

今天的擺攤地點是一所大學,他的學歷只有高中畢業,沒穿過學士服,每年都在門口遠遠遙望著這座學府,偶爾想像一下念大學是什麼樣的生活。

少年來這所大學擺攤連續數年,對一些熟客有印象--例如眼前這位紮著鬆軟馬尾的年輕女子,她駐足於攤位前看著繽紛花束,陷入選擇困難,少年耐心等待著顧客的選擇。

女子每年都會來跟他買花,總是買一樣的品種。

「請給我一束向日葵。」

「好的。」

女子掏出錢包,爽快地付款後,抱著向日葵花束拾階而上。

「今年也不例外啊。」剛從貨車上卸下一批鮮花的老闆湊過來,「你說,她是不是對你有意思?」

「……什麼?」

「不然哪有人每年都在固定的花攤買花的?」

「可能是因為我們賣的向日葵最便宜吧。」少年隨便敷衍道。

女子過去幾年都拉著另一個學生來買花,兩人互動親近,關係不言而喻。算了算,那名學生也差不多要畢業了。

時間接近典禮開始,買花的人潮變多了,家長選的花束氣派華麗,畢業生送給同儕的則以玩偶或乾燥花居多。少年忙碌地包裝各類鮮花,回過神時,畢業典禮已近尾聲,人潮逐漸散去。

這所學校有個特色,畢業典禮結束後,各系所的學生還會回到自己的系館,參加小型畢業典禮--俗稱小畢典,在這個場合上,系主任會一一幫大家正冠,讓出席的家長得以拍照留念。

畢竟學校主辦的畢業典禮時間有限,無法讓每位畢業生都上臺正冠,所以才會衍生出這種儀式。

「您好,請問有代客送花的服務嗎?」

一名中年男子西裝筆挺,像是剛從公司趕過來,語氣卻不急不躁、溫和有禮。

「我想麻煩您送花給犬子,我沒趕上他的頒獎儀式,想至少送束花過去。」

「好的,請問對象和地點是?」

男子從公事包掏出紙筆,迅速寫下一串名字和地點,少年接過來一看,不遠,就在隔壁大樓一樓而已。現在這個時間畢業生應該都在小畢典上,不會亂跑。

「沒問題,那麼麻煩您選一束花,我會為您送過去。」

男子幾乎沒有猶豫,挑了最昂貴也最惹眼的花束--玫瑰桔梗等繁複花種,配上滿天星和穿著學士服的熊偶,色調豔而不俗,是老闆今天早起的得意作品之一。

男子付款後,便欠身離開,鑽進路邊一臺轎車後座,司機油門一踩,揚長而去。

少年跟老闆知會一聲後,便抱著花束走進大樓。

迎面而來的是涼爽冷氣和悠揚音樂,到處可見畢業生和家長合照,校方也用心地在所有角落擺設陳列氣球、花座等精緻布置。一樓人潮擁擠,幾名形象大使負責引導不同系所的家屬,搭乘電梯到指定樓層。

他看了一眼電梯口的接待大使,接著走到一樓演講廳門口,兩三名在校生在櫃台擔任簽到處。

「您好,我是花店,替人送花給藍樺同學。」

「阿樺學長啊?他今天是畢業生代表,現在正在臺上致詞。」

在校生指向會場,少年小心翼翼保護著花束,穿過人群走進會場。場內有著數十排的紅絨椅座,全部坐滿了畢業生,最前排則是師長席,同樣坐滿了教授。

而臺上正是他每年代客送花時,都會在電梯口見到的接待大使。

怪不得他今天不在電梯口,還想說今年為什麼沒有值班,原來他是畢業生啊,而且還是致詞代表,足見十分優秀,不只成績優異,在同儕間人緣也極佳,才會受到師長推薦擔任這個重責大任。

少年怔怔地看著臺上氣質溫和內斂、和方才那名男子五官相似的畢業生,心中有些說不出的感慨。

以後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呀。

座間的同儕談論起他,說到他在學期間都領書卷獎,方才還上臺接受校長頒發智育獎,以學霸稱呼也不為過。

藍樺文情並茂地演說完,臺下響起一片掌聲。他的視線穿過眾多人潮,落在少年身上。兩人四目相交,皆愣了愣,少年向他點頭示意,藍樺下臺後,假借去洗手間先離開了會場,少年也跟著走出去。

「這束花是令尊託我送來的,畢業快樂。」

少年把花束轉交給藍樺,他抱著花束,垂下睫毛,唇角抿著淡淡笑意,看不出情緒。

「哦,謝謝你,不好意思還讓你在後面站了這麼久。」

「沒什麼,演說很精彩,你好優秀啊,又是接待大使又是畢業生致詞代表……」

藍樺靦腆地笑了笑,「還好啦。每年都見你來幫人送花,沒想到今年會送到我這來。」

少年想起三年前他第一次來送花時,因為人生地不熟,差點迷路被警衛趕出去,幸好遇到了藍樺。

「三年前那次我送錯花,謝謝你替我解圍。」

「舉手之勞而已,別這麼客氣。」

藍樺索性在矮牆上坐了下來,他把學士帽摘下,「你趕時間嗎?」

「啊?怎麼了?」

「陪我說點話吧。」藍樺撥弄著花束:「這花是你挑的還是你紮的嗎?」

「都不是。」少年坦承道。

藍樺點點頭,抽出幾朵花,巧手靈活編織著,三兩下便紮出一個迷你花冠,戴在畢業生熊偶頭上。

……要不要這麼優秀啊?連這種精緻活都會。

「謝謝你替家父送花過來。他向來忙碌,沒想到今日會撥空過來送花。」

「應該的,畢竟我收錢辦事呀。」少年誠實地回答。

「我的手機忘在會場了,你的手機可以借我打給家父嗎?」

「哦,好呀。」

畢竟藍樺的父親剛才還塞了不少小費,這點額外服務他倒是不在意。

藍樺接過少年的手機,操作了一會兒才撥出電話。他不慍不火地和對方答謝,客氣得宛如商業對話。

「……是,收到了,謝謝您這麼費心,讓您破費了。」

電話掛斷後,他將手機還給少年,接著把花冠小熊從花束上摘下來。

「我有個不情之請,這隻熊你可以幫我收著嗎?我接下來要出國,不在國內的期間,怕被家人誤丟了。」

少年神情複雜,這熊還很新沒有污損痕跡,收回去可以省一點耗材費……

「保管到什麼時候?」

「明年的這個時候,我會回來母校看看學弟妹,也看看你,那時你再帶來給我好嗎?」

「看我就算了吧,萬一明年畢業典禮跟其他學校撞期,我和老闆會分兩頭跑,我還不一定在這。要不,你還是寄在其他朋友那吧?或是……你認識的老師?學弟妹呢?」

--嗶嗶嗶。

手機的提示音倏然響起,少年低頭一看螢幕,順勢結束這個話題。

「抱歉,老闆喊我去送花,我先走了,恭喜你畢業,祝你……鵬程萬里。」

藍樺如此優秀,令少年對自己的口頭祝福感到有些羞恥。

而面對少年的直白拒絕,藍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坐在原處,露出淺淡的笑。

「工作辛苦了。」

少年跟藍樺道別,回到校舍外的攤位,繼續幫老闆打包花材。太陽逐漸西斜,畢業典禮圓滿落幕。他協助老闆撤除攤位並搬到貨車上,他鑽進副駕駛座,等著老闆去處理事情的空檔,總算能偷閒休息一下。

少年掏出手機一看,通訊軟體上出現了新的好友通知--是一位沒看過的陌生人。

他愣了愣,那位陌生人的大頭貼,正是剛才被他拒絕保管的花冠小熊,暱稱顯示木華。

--是藍樺。

少年立刻聯想到他借用手機的畫面,是趁那時做的手腳嗎?如此老套的手法,少年額頭抵著車窗,先是嘆氣,接著忍不住笑了出聲。

他呀……

老闆回到車上,見他偷笑,邊發動引擎邊調侃:「怎麼了?有什麼好事嗎?」

「不、沒什麼……對了,老闆,明年開始,我要跟你請一段長假。」

「回老家結婚?」

少年搖搖頭,望著這座每年熟悉又陌生的學府,門口的畢業典禮看版是淺淡的繡球花色,上面印著「朝乾夕惕,日升月恆」八個大字,想起了藍樺溫和謙恭的笑容。

「我想去考大學。」

<END>

這個視角寫不出藍樺的萌點QQ

好想畫一張圖,西裝/學士服藍樺和楚貫擦肩而過的畫面。

後面有一段互動是藍樺幫楚貫家教www

點閱: 1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