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抑制(01)

  #合作關係

  –

  --八月快要結束了。

  伍簧坐在交誼廳,邊啜飲檸檬冰沙,一邊翻看歷年的生日會紀錄。

  這個月份是前同事玖裴的生日月,十使當中她的資歷最淺,和其他成員的感情不鹹不淡,在被紋零逐出組織前,伍簧也幫她籌備過幾次生日會。

  擷憶十使一向獨來獨往,都是孤癖性子,為了凝聚少得可憐的向心力,紋零制訂了幾個少數幾個強制召集的場合,成員生日就是其中之一,還規定抽籤決定慶生會的主辦人選,每年都有不同的驚喜。

  伍簧想起當年看到抽籤結果時,想死第二次的心情都有了--那年主辦八月慶生會的搭檔,是晚輩柒謊。

  兩人的孽緣,也是從那次的搭檔開始。

  「請多指教囉。」

  柒謊友善地伸出手,伍簧露出尷尬而不失禮的微笑,和他握手致意。

  柒謊雖然是晚輩,但學習能力很優秀,沒幾天便掌握擷憶使的工作要訣,無論是對十四世界的理解、對時空切割的技術、對梳理回憶的技巧都迅速上手,甚至被譽為是繼貳晃之後最為優秀的擷憶使之一。

  有這樣工作效率一流的同事,理當能減輕許多負擔,伍簧卻一點也不想和他共事。後來她才知道,那是生理上天生的防禦機制,同性相斥。彼此在某些方面過於相似,她害怕被他發現,只能努力避開。

  柒謊生得一張討喜的俊美臉孔,也對自己豐富的感情史直言不諱。他喜歡認識人群,卻從不與人深交,流連於花叢之中,又點到為止,甚至把肌膚之親視為再普通不過的社交活動。壹煌起初也對他感冒得很,三令五申不得在總部亂來,後來看他投入於工作上,對他也多了幾分認可和信任。

  慶生會的籌備進度很順利,前一天兩人在會場留到特別晚,柒謊從餐廳帶了兩人份的餐點回來,正好看到伍簧喝水吞藥。他拉了張椅子坐下,打開餐盒,抬起眉毛,「小伍感冒了?」

  「一些舊疾,不足掛齒。」伍簧把藥盒收起,接過自己的那份餐點,低頭安靜地吃著飯。

  「妳是不是討厭我?」

  伍簧差點被飯噎到,「……沒、沒啊,怎麼這麼問?」

  「妳不管做什麼事都避開和我有肢體或眼神上的碰觸,對其他人,像是煌哥或晃哥都不會這樣,我才會有這個猜測。」柒謊雙手一攤,「其實我介意挺久的,只是怕問了反而耽誤慶生會的進度,只好忍到今天。如果有其他原因的話,我可以知道為什麼嗎?」

  伍簧眨了眨她那雙金色雙眸,耳翅下意識地煽動兩下,目光閃爍,「你剛來,我不習慣和陌生人共事。」

  沒想到伍簧會這麼認真回答自己,柒謊反而露出開心的笑容。

  「原來如此,不是討厭啊,那就好。」

  「你為什麼會在意這點?」

  「被可愛的女孩子拒於千里之外,會有損自尊的。」

  「……」

  「我開玩笑的罷了,別生氣嘛,我特地買了妳喜歡的咖哩喔,我聽凰凰說妳喜歡吃辣,所以加了辣醬,還合妳的口味嗎?」他討饒似地陪著笑,那張臉真的讓人無法生起氣來。

  「……挺好吃的,謝謝。」

  「吶,下次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別得寸進尺。」

  柒謊笑了笑,青紫色的雙眸彷彿揉進星光般晶亮。

  隔天的慶生會進行得很順利,所有人都喝了不少酒,就連紋零也賞光喝了幾杯。伍簧和柒謊留下來收拾善後,在氣氛使然下,向來滴酒不沾的她也淺酌一杯,染上些許醉意。

  眾人散去,會場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伍簧從洗手間出來時,看到柒謊抱著枕頭在沙發上打盹,金棕色的短髮掩住立體的五官,纖長睫毛在肌膚上投下陰影,他連普通的白衫黑褲都能穿出時裝雜誌模特兒的格調。

  畢竟,他是真的長得很好看。

  是非分明、狂放不羈的率直個性,看待世界有著自己的一套標準,也不在乎他人的目光,為了貫徹自己的目標和想法而活。為什麼他會遇到紋零?為什麼紋零會給他「謊」這個名字?

  每個人都有不欲人知的裏側,他呢?他也有嗎?

  柒謊打了個噴嚏,伍簧收回發散的思緒,撿起沙發上的薄毯幫他蓋上。她做不了把人扛回房間這種事,至少可以減少他感冒的機率。擷憶使雖然死過一次,但身體五感卻和常人無異。

  例如食欲、例如情欲。

  ***

  伍簧醒來時頭痛欲裂,喉嚨也啞得發疼。

  熟悉的床單和床具,身旁卻躺著不該出現的另一個人。她愣了愣,心中掠過不祥的預感。

  昨晚發生的事情流入腦海,歷歷在目。她替柒謊掖好毯子,他睜開眼,不知道是誰醉得比較徹底,酒精催化下,柒謊的笑容魅惑了她的神智,他們交換了吻和體溫,這些舉止勾起了她百般抑制的本能,她記得自己有打開藥罐,沒想到藥丸卻盡數不翼而飛。

  理智被酒精和本能啃蝕得半點不留,她無暇他想,為了滿足排山倒海而來的飢餓感,和柒謊一路從交誼廳糾纏到臥室。幸虧宿舍裡隔音不錯,沒有人撞破他們的行徑。

  伍簧看著柒謊光裸的背脊發起呆來。

  太久沒和人肌膚之親了,這滋味比她想像得要好上很多。她像是久旱逢甘霖般,腦袋倒意外清明。

  只是,偏偏對象是柒謊。兔子不吃窩邊草,這樣以後要怎麼共事呢?然而,一想到他流連花叢的舉止,這份自厭和罪惡感便減了幾分。伍簧身體的記憶告訴她,柒謊昨晚……也十分投入,甚至是享受。

  伍簧的床上有許多柔軟抱枕和棉被,她撈過一件涼毯披在身上,接著搖醒柒謊。

  「……起來。我們談一下以後的事。」

  「早啊……」柒謊打了個呵欠,「談什麼呢?我還想再睡一會。」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我們誰也不能將這件事說出去。」

  「下不為例?」柒謊像是被伍簧認真的態度給逗笑了,他坐起身,伸手理了理髮絲,「昨晚雖然起於意外,但我覺得是個很不錯的體驗。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

  「交易?」

  「我知道妳的血緣來自鷂族分支,成年後的發情期格外艱辛;而我呢,我是個成年男子,其他人怎麼樣我不清楚,但我有我的需求。如果有個清楚底細的伴侶,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了。」

  「……你是說,我們各取所需?」

  柒謊點點頭,伸手輕掠過伍簧的髮鬢,「無關愛情,只是各取所需。」

  伍簧想起過去每個吃藥抑制本能、難以入眠的夜晚,再想到昨晚的一夜好眠。

  --反正,她早就沒什麼是不能拋下的了。只要不違反老大的規定,不將外人牽涉進來的前提下,擷憶使之間不存在這類的禁忌。

  「好。但條件是,不能讓第三者知道我們的關係。」

  「沒問題。」柒謊笑了笑,「其實呢,我還有點餓,妳不介意的話,我想再來一次……」

  伍簧把枕頭砸過去作為答覆。

  

  <END>

點閱: 44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