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昆蟲、蜘蛛、隱形關係

三題:「虫」「蜘蛛」「見えない関係」/昆蟲、蜘蛛、隱形關係

#交往前/末日時期

末日降臨得突然,雛月和魄為了躲避妖物的追擊,只能匆匆躲入廢棄的植物館內。

多角形玻璃圓頂爬藤蔓,枝葉間隱約可見紫紅色天幕和厚重雲層,以及一座漂浮之城--那是他們的目的地,如今卻遙不可及。在甩掉外頭的追兵前,他們哪兒也去不了。

魄傷了腳,靠在矮牆上休息,反省著自己的能力不足,一邊等待去尋找物資的雛月歸來。

他掏出頸鍊,握住雛使的象徵物--紫色翎筆,原本應該可以幻化成等身高的魔杖,現在只有一層黯淡光芒。目前還找不到恢復魔力的方法。

明明是應世界召喚而來,此刻卻連自己都命在旦夕--如此諷刺。

植物館內荒廢多日,雜草叢生,館員早已疏散,相關設施有著被人為和非人為的破壞痕跡,不知名的昆蟲鳴叫聲此起彼落,有著詭異的寧靜感。

「我找到一些乾淨的布和水……你沒事吧?」雛月從館內走出,靴子踏過破碎的磁磚發出清脆聲響。

魄搖頭,臉色蒼白,「我的翎筆還是使用不了。」

「我的也是。」雛月垂了垂眼,彎腰撩起魄的褲管,用乾淨布料沾水擦淨傷口邊緣,接著敷上繃帶,進行簡單包紮,「館內沒什麼醫療物資,只能先這樣應急,要是發炎的話……還是得找到醫院或懂治療的人才行。」

「妳對這些……蠻熟練的?」魄看著雛月的髮旋,阻止自己伸手摸頭的衝動。

「以前和朋友學過一點,只能祈禱剛才那隻妖沒有毒了。」

雛月翻出攜帶糧食,拆開包裝撕成兩半遞給魄,兩人找到展覽牆後方的一處乾淨空地坐下,就著礦泉水吃完乾糧。雛月打開手提燈作為照明,所幸現在是夏天,還不需要升火取暖,也可以減少引來妖魔注意的危機。

光線微弱,映照出魄清俊的臉孔--即使是這樣的緊急情況,他依然維持著冷靜。

「抓緊時間休息吧,我先守夜,等日出後再行動。」雛月揚起笑容,試圖展現前輩可靠的一面。

雛月本身也才剛解除紋世末日不久,擔任雛使經歷末日的經驗尚淺,得知自己要被賦予指導新人的責任時,還緊張得差點打翻麥茶,而被零說教了一番。魄一開始雖然也有質疑,但很快就因她的態度所改觀。

即使跌跌撞撞,她也從沒退縮過。

魄閉上眼,正要強迫自己入睡保留體力時,一抹毛茸觸感從左手攀上,他睜眼一看,是隻八腳蜘蛛。他瞥了眼身旁的雛月,不動聲色輕甩手背,趕走那隻迷路的蜘蛛。

沒想到那隻蜘蛛繞了一圈,卻找上雛月,她愣了下驚呼出聲,挪動身子用地上的枝葉拂掉牠。

「妳害怕蜘蛛嗎?」

「怕。」雛月坦承道。

魄扯了扯嘴角,「我還以為雛使會愛著萬物?」

「你這誤解就大了,狹義上雛使是不能殺死任何生靈沒錯,但不代表我們要對萬物生靈抱持著喜愛。那是……創世神的工作,雛使的職責是阻止世界毀滅、維持平穩。」雛月低語解釋。

魄揚眉,「零嗎?我怎麼不覺得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有這麼博愛。」

「他表面上不說而已,其實他很愛這十四個世界的,雖然有時很嚴厲,也不把話說清楚,但總歸是深愛著萬物,包括鏡神們,不然就不會找上我們了。」

「妳聽起來很了解他啊?」

雛月彎眼一笑,「魄吃醋了?」

魄一臉無言,他們才認識不到半個月,就遭遇末世,這段時間是朝夕相處沒錯。他不認為兩個人關係目前進展到可以吃醋的程度了。

「好啦好啦,別那樣看我,開玩笑的。抱歉把話題扯遠了,你先休息吧。」

魄點點頭,覺得腳上傷口的燒灼感似乎好了許多,也許明天就能繼續趕路了。

而那隻被拂落的蜘蛛,悄悄爬上斷柱頂端,悠哉緩慢地織起一張透明輕盈的網--正如兩人之間原本看不見的關係,也正在逐漸成形。

「晚安,雛月。」

「晚安。」

<END>

三題,逼自己寫點東西XD

108.10.16

點閱: 45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