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染燈(萬聖節賀文)

「南瓜提燈?」

「嗯,辦得到吧?」

「我沒做過南瓜燈。」海麗莉坦承道。

海麗莉今年剛升美術學系大一,為了籌措學費在兼差設計花燈造型。設計稿完成後,會交給其他員工燒好骨架,再進行花布黏貼、安裝電線燈泡,以及最後的裝飾作業。

兼差的地點是間古樸典雅的花燈藝行,一樓採高挑設計,掛滿了各式各樣的燈籠,靠近門口的半面天花板為玻璃材質,白天時自然光源充足明亮溫暖,晚上則依月圓盈缺呈現或澄澈或冷清的氛圍。

「買個南瓜隨便挖一挖就好,不用浪費太多時間。」

「……這樣好嗎?畢竟是貴客的訂單……」

老闆留有一頭深紫長髮,穿著中式長袍,外觀中性儒雅,沉默時氣質高貴,一開口便宛如暴徒,這種反差令海麗莉經常適應不過來。只有老闆娘在時,老闆才會和顏悅色,變成表裡如一的寵妻狂魔。

老闆娘在其他縣市上大夜班,老闆總是在黎明時外出接送;有次老闆的好友來拜訪,問他為什麼不把店開在那邊,這樣一來也不用天天長途跋涉。

老闆只冷冷回了他一句:「我高興。」

海麗莉似懂非懂,大概老闆和老闆娘各有各的堅持吧。

總之,海麗莉還是接下了這個單。

她平常習慣手繪水彩,所幸老闆在工具方面十分大方,圖紙顏料一應具全,甚至幫她隔出一間專用的工作室,以避免被其他作業流程打擾。

海麗莉拿著筆記本, 「案主有設計上的要求嗎?」

「會亮就好。」

「這不是理所當然嗎……」

「其他的……」老闆眼看時間就要八點半,差不多是老闆娘下班的時間,他抓起車鑰匙,將頭髮往後一攏,用橡皮圈紮成馬尾,細長的月黃色雙眼淡淡瞥了她一眼,「妳自由發揮吧,他不挑的,我出門了。」

老闆就這樣拂袖離去。

海麗莉只好硬著頭皮,開始打草稿。

雖然大一的課很滿,但為了打工,海麗莉盡可能空出上午的時段--畢竟老闆一出門,就要下午才會和老闆娘一起回來店裡,而其他員工只有接單時才會過來上工,白天幾乎都交給她看店兼打雜。

好不容易設計完成,她依著腦海浮現的靈感,繪製一盞白色的南瓜燈,挖洞的地方雕出烏鴉剪影,燈桿選用了堅固不易生鏽的材質,綴以紅色流蘇和玻璃珠。雖然案主的需求很簡陋,但她盡力了。

從超市抱著南瓜回來的那天,在路上遇到老闆,二話不說接過來幫她提回店裡。

他到底是體貼還是隨便,海麗莉也搞不懂。

那顆南瓜燈花了海麗莉一整個禮拜的工作時間,光是挖空晾乾就費了數日。老闆甚至沒跟她說截稿日,看到成品時,眼裡掠過一抹訝異,但轉瞬即逝。

「老闆,我不確定這樣是不是有符合要求……」

老闆揮了揮手,「這樣就好,妳先掛上去展示區吧,案主尾款已經付了,過兩天會來取燈。」

真的有這種隨便的案主嗎?海麗莉心中存疑。但老闆的工資論件計酬,一向付得大方快速,她也就放棄深究。反正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設計業本就沒有公定價,一切自由心證。

那天早上老闆出門得晚,海麗莉打卡上班時,他才剛拎著早餐回來。

他慢條斯理地吃著蛋沙拉三明治,還有大杯冰奶茶。

「我和洸今天有事外出不回店裡,鑰匙在老地方,離開時幫我上鎖,鑰匙明天上班再還就好。」

海麗莉愣了愣,答道,「好的。」

「店裡就麻煩妳了。」

老闆今天真是意外反常的溫和,心情似乎還特別好。

老闆離開後,海麗莉打開筆電做起報告,這間店面位處巷弄間,平日客人不多,就算有,也幾乎是來問路或借廁所的。老闆肯定有其他副業,說不定這店也只是開興趣而已。

她抬頭望向挑高空間裡懸掛的盞盞燈籠,入夜後,這些形狀各異的燈會自行亮起,像是指引迷途歸人的燈塔……不過這也只是她自己的想像而已。

風鈴叮噹作響,一位灰髮馬尾青年推門而入。他穿著黑色大衣、身披圍巾,外表看起來十分平凡,但那對眸子卻呈現妖異的紫紅色,彷彿戴了瞳孔變色片;雙耳夾著銀白線狀耳墜,十分醒目。

果然老闆認識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歡迎光臨,老闆今日外出,如有需要買花燈,歡迎參考型錄--」她制式地介紹。

「我來取燈的。」

「啊,好的,請稍等一下。」

海麗莉走出櫃台,白色南瓜提燈陳列在展示櫥窗一角,用玻璃木盒裝盛,是由老闆親自打包的。玻璃面上還印有這間店的LOGO--光之雨。

「這裡是您訂做的提燈,若檢查無誤,麻煩您在取貨單上簽收。」

青年打開盒子,玩賞著那把提燈,眼裡有些無奈的笑意。

「妳老闆真是惡趣味。」

「冒昧請問……不是您希望做成南瓜燈的嗎?」

「我和他之間有個賭約,賭輸的一方要送對方一盞提燈。」

所以案主其實是……老闆自己?海麗莉愣了愣。這老闆果然不正常。

「原來是這樣,抱歉,因為老闆說案主需求是會亮的南瓜燈,因此我就照著自己的想法去設計了。」

青年勾起笑容,「這燈是妳設計的?上面的烏鴉也是?」

「是……」海麗莉心虛地說道,「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我會向老闆爭取修改機會的。」

「不,我很滿意。也蠻應景的……呵。」

青年拿起筆,在簽收單上簽了「子判」二字,筆跡清雅典麗。

「對了,小姑娘,妳有戴變色片嗎?」

海麗莉眨了眨雙眸,為了掩飾她與生俱來的赤紅雙眸,她經常戴著藍綠色瞳孔變色片。如今被他這麼一問,她在不清楚對方的來意下,含糊答道,「嗯,我喜歡這個顏色……怎麼了嗎?」

「沒事,只是覺得妳的雙眸很漂亮。」子判輕敲了敲木盒,發出清脆聲響。「那,代我向你老闆致謝吧。萬聖節快樂,小姑娘。」

「萬聖節快樂。」

子判離開後,海麗莉鬆了口氣。她總覺得這個人身上有著和老闆類似的氣息--皆非善類。兩人萬一碰面,恐怕會打起來也說不定。

但只要不影響到生活、又能賺錢的前提下,她可以忽略這些細節。

她只想安分過自己的日子而已。

<END>

108.10.30

點閱: 2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