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10 生理期(R)

Last modified date

#黑雛月 #百琥魄

  疼得快死了。

  魄把我抱在懷裡,我靠著他的肩,閉上眼試圖小睡一會。

  不行,還是疼得受不了……

  「魄,做點事情讓我轉移注意力……」

  「我替妳揉揉好嗎?」

  「倒不如……」

  我靠過去咬耳朵,忍著不適,給他一個提議。

  魄愣一下,輕捏我的腰,「別胡鬧。」

  腹部又是一陣抽痛,我疼得揪住他手臂,臉上沒了笑容。

  他默了默,把暖暖包放在我手中,將薄毯掖好,不讓絲毫冷空氣鑽進來。

  「拿妳沒辦法……別後悔就好。」

  魄解開腰帶,包裹在黑色襯衫下的體格削瘦、肌肉勻稱,我特別喜歡輕吻他的腹部,不僅觸感絕佳,同時也是他的敏感帶,被碰觸時總會激起一陣顫抖,發出魅人的喘息。

  他拉下休閒褲拉鍊,那聲音聽得我一陣燥熱。他抬眼看我,用眼神確認。

  我說,我想看他自慰--這種卵子衝腦的話,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敢仗著自己是「病患」的身份口無遮攔了。

  魄微乎其微地笑了,似是無奈又帶著欣然的服從。他指節分明的雙手握住欲龍前端,輕輕套弄起來。

  「今天妳不方便,要是看得想要了,難受的可是妳。」

  「那很好,這樣我就不會覺得痛了,而是想愛你想得難受。」

  魄的視線專注在下身的動作,唇瓣溢出喘息,他瞥向我,紫眸裡滿是深沉情慾。我剛在想,裹成一顆團子的我,能給他什麼助興嗎?他便傾身吻住我。

  舌尖敲開牙關,我順從地接受他的侵入,輕淺地回應他。下腹的疼痛似乎沒這麼強烈了,我輕撫他的臉頰,想要加深這個吻,他便握住我的手往下套住慾望。

  「嚮兒,幫幫我……」

  他甜軟的嗓音在我耳邊哀求,我的大腦被炸得一片空白。

  我想看他自慰、想看他情不自禁被情慾淹沒,跟他拿我作為材料或提興的過程並無衝突。但這樣的哀求……太犯規了。到底是誰在幫誰啊?

  我握住他的慾望,掌心傳來的觸感十分熟悉,灼熱而碩大,我在套弄的過程也不忘服務按揉他的囊袋,他埋在我的頸肩,壓抑地低喘著。

  我想讓他更舒服些,於是半跪在床上,傾身吻住了他的慾望,舌尖傳來的味道鹹腥,但我不討厭,甚是眷戀,張嘴一寸寸往下含入更多,直到尖端抵住我的喉嚨為止。

  在他意識到前,我開始了吞吐的動作。

  「別……嚮兒……」

  魄不太習慣我這樣,但今天狀況特殊,他想要了也不方便勉強我浴血奮戰,只能用這種方式幫他服務。畢竟,一開始是我提出的要求……

  我將垂落的髮絲勾到耳後,手口並用,一吞一吐間感覺到他的灼熱在我嘴中越發脹大,我差點被噎住,在退出的過程牙關不慎碰到馬眼,他握住我的手一緊,身體微顫,濁白在我口中噴發。

  「嗚……」

  他趕忙退出自己,一手掏了幾張紙巾,握住我的下巴,要我張開嘴。

  「嚮兒,吐出來。」

  我按下他的手,將灼熱精液全數吞下,有些溢出嘴角,我便用指尖擦去舔舐。直到一滴不剩了,才接過紙巾擦拭。

  魄的表情不是很愉快。

  「生氣了……?」

  「我說過很多次,別吞下去。」

  「好,下次我會盡量記得。」我眨了眨眼。

  魄倒了杯水讓我漱口,整理好自己後,我靠在他懷裡,覺得有些想睡。

  「還痛嗎?」

  「舒服很多了,謝謝你犧牲色相的搏命演出,比止痛藥健康且有效。」

  他失笑,「哪來的搏命演出。」

  「男人一發不是都幾千幾萬子孫嗎?」我大言不慚地開著黃腔。

  魄捏了捏我的臉頰,語帶調侃,神情純良,但我卻本能地感到危險。

  「別以為妳現在不方便,我就沒有整治妳的方法。」

  我想起他之前用過的那些道具,趕忙用棉被蓋住了頭裝乖,聽見他帶有鼻音的爽朗笑聲,我又探出被窩,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

  「好,我要睡了,謝謝老公。」

  <END>

  108.11.23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