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臨劍(番外06:一往而深)

#BL #R18慎入

  臨乎回首和榭妖認識的這幾年來,在他的淺移默化下,自己的性子是越發柔和。以前那個守在綠明村屠殺新手的嗜血性、在討論區搧風點火引爆八卦的劣根性,都漸漸收斂許多。

  臨乎看著躺在自己身下的榭妖,勾起淺笑,在唇上一吻。

  兩人開始交往後,同床共枕過幾次,但都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而今天是榭妖的生日,臨乎照往常約他來家裡慶生,小酌幾杯後,兩人便成了現在的局面--榭妖沒有抗拒,臨乎也早已準備許久。

  臨乎得知榭妖的真實身分是魅魔後,並不介意他是男或女。不論是性別認同或生理性別,只要榭妖喜歡,他都能接受。性別於他來說本就不是必須。

  --是女的便等到他長髮及腰,是男的,那就等他功成名就。臨乎思及當年的玩笑話,心中一陣柔軟,抬起下巴加深這個吻。

  彼此衣物半褪,房內燈光昏暗,幾番唇舌交纏後,榭妖氣息不穩,他攀著臨乎的肩,輕聲問道:「臨乎,你是第一次嗎?」

  臨乎的指尖流連在他光裸的肌膚上,頓了頓,抿唇一笑,「不是,怎麼了?很介意嗎?」

  榭妖搖頭,白皙的臉上透著薄紅,「那就好,我……沒經驗,不想讓你的第一次留下糟糕回憶。」

  「我的第一次也說不上愉快。」臨乎低聲說道,紫眸暗沉,他回想起過去的回憶,手下愛撫的力道倏忽失控,留下青紫瘀痕,榭妖輕呼、身體一顫,臨乎回過神,連忙啄吻撫慰,「抱歉……弄疼你了?」

  「我想知道臨乎的第一次。」

  臨乎笑出聲,往下吻住他的喉結,「怕你聽了難受。」

  「才不會呢,我是魅魔啊,以性欲為食。」

  「以性欲為食的魅魔,卻沒有性經驗?」臨乎調侃道,榭妖忍不住在他頸側一咬,明明想表示不滿,卻更像是在撒嬌調情。臨乎很滿意榭妖的主動,笑聲朗朗,往下埋首於他的胸口,在白嫩胸膛上留下斑斑吻痕。

  「她說,她喜歡我,但其實她喜歡的只有她自己。」

  榭妖很少聽臨乎提起自身過往,輕撫他深紫色的髮絲以示安慰。

  「我們……做了很多次,我以為這樣就能得到她,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只是棋子。」臨乎褪下榭妖的長褲,雙手輕輕套住他的灼熱,眉梢一挑,「小妖聽著我的過去,這樣也能興奮啊?」

  被他握住的瞬間,榭妖體內升起一團烈焰,蔓延至四肢百骸。他還不擅長駕馭魅魔的力量,只能示弱地向臨乎索吻,「因為……我想和你做啊。」

  直白的回應,卻輕而易舉地挑動臨乎被深埋許久的情慾。他食指和拇指圈住榭妖的灼熱前端,輕輕套弄,垂首和他深吻。

  動了情的榭妖身上散發出奇異的花香,臨乎知道,這是魅魔的催情本能--讓他們能夠更方便地和獵物交合。臨乎甚是喜歡這個氣味,埋首在榭妖的頸側嗅聞舔吮,身下早已腫脹勃發。

  「嗚……」

  榭妖喘息不已,初經人事的他很快就洩了,沾染了臨乎一手濁白。榭妖呆呆看著臨乎舉起手舔嘗,緩慢用紙巾擦拭清理,神色自如。

  「小妖不會連自瀆都沒試過吧?」

  「……我……在書上看過,只是魅魔的性徵發育時間有早有晚,我一……一直到和臨乎在一起後,才……」

  臨乎看著榭妖泫然欲泣的模樣,知道自己做得太過火了些,吻了吻他的眉心,又心疼又愉悅,「好了,我都知道。你找到自己,我很開心。」

  「曾經和臨乎在一起的,是個女生嗎?」

  「是。」臨乎笑了笑。

  「那你……喜歡我嗎?」

  臨乎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事到如今還在擔心他是否會排斥這個性向。

  「只要是你,怎樣都好,但如果你怕痛的話,已經來不及了。」臨乎起身,從床頭櫃抽屜拿出一罐潤滑液,因為沒和同性做過,所以他做了很多事前準備,「即使經過擴張和潤滑,還是會很難受,就算你怕了,我也不會停下來。」

  榭妖他捧過臨乎的手,在掌心落下一吻,一雙金眸直直望入臨乎眼底,聲音微顫,卻清澈柔和。

  「我才不怕臨乎。」

  掌心恰好是臨乎的敏感點,這句話同時也觸動了他心裡的傷。

  他眸色一暗,捉住榭妖的手舉高壓制,接著將他翻過身去,邊在光裸背脊上留下吻痕,邊在他的後穴抹上潤滑液,探入手指慢慢擴張,他留意著榭妖的反應,直到身下的軀體鬆懈適應後,他將榭妖翻過來,在他的腰後墊了幾個抱枕,昂長灼熱靠在穴口,逐次沒入。

  「小妖……看著我……」臨乎和他十指交扣,感受到他的身體僵硬,在耳畔輕聲哄慰,「沒事的……乖……再忍一下……」

  「嗚……臨乎……」

  榭妖仰頭,抬起腰,艱辛地接受他的侵入,眼角泛出生理性的淚水。榭妖的體內溫暖緊緻,讓久未接觸歡愛的臨乎差點把持不住,溢出一聲破碎喘息。

  「小妖,感受到了嗎?我在你體內……」

  體內巨大的異物感讓榭妖不敢輕舉妄動,起初是疼痛的,但臨乎的潤滑液和事先擴張,加上魅魔體內的催情素發揮作用,一股奇異的酥麻感漸漸從尾椎蔓延而上。

  「臨乎……動一動……」

  榭妖一頭仿若月光織成的白金長髮散在枕上,臉紅著輕聲要求道,臨乎笑了笑,知道他已經適應自己的存在,握住他的大腿、一手撐住床墊,擺動腰部,開始由淺至深的抽插動作。

  香甜氣息在空氣中蔓延開來,榭妖的肌膚柔嫩香軟、喘氣聲壓抑清甜,輕易挑起臨乎的施虐欲,他忘情地啃咬榭妖的肩膀,留下成排的吻痕。

  臨乎的動作從輕柔到放肆,一次次撞擊在榭妖的靈魂深處。

  如果每個人生來靈魂都是殘缺的,那麼臨乎,就是使他圓滿的那一塊。

  榭妖陰柔長相和成長背景,讓他對自己的生理性別感到困惑,直到過了發育期,仍然沒有確立性別。直到和臨乎相識後,他才找到了做自己的勇氣。

  他很慶幸,能在迷失自我前遇到臨乎,告訴他性別認同不需要任何人的喜歡來定義。

  「臨乎……再深一點……嗯啊……」

  魅魔是不是與生俱來都是這股子媚樣?彷彿怎麼做也做不夠。榭妖身體柔軟,幾乎各種姿勢都辦得到,但念在他才第一次,臨乎克制了腦中瘋狂念頭。

  他們持續了很久,汗水混雜著兩人的體液,幾乎浸濕床單。一滴汗從榭妖頸項滑下胸口,反射昏黃燈光,閃閃發亮,高潮來臨前的臨乎意識渙散,有些失了分寸,在他的胸口咬出血痕,榭妖因而夾緊了臨乎,使之下腹一熱,灼熱精華釋放在榭妖的體內。

  榭妖的身體比臨乎要溫暖許多,臨乎還停在他體內,閉眼平復氣息。兩人相擁片刻,感受著到達高點後的餘韻。

  就在榭妖幾乎要昏睡過去前,臨乎捏了捏他的臉頰,一手把玩他的柔軟白髮,神情慵懶,卻不見疲憊,榭妖想他是不是又要再戰一回。

  「小妖,你有翅膀嗎?」

  「原型有的,臨乎想看嗎?」

  「下回吧……我只是想告訴你,和我在一起的風險。」臨乎平靜地說道,輕揉他腰際的動作像在撫琴般溫柔,「要是你打算離開我,我會把你的翅膀折斷後關起來。」

  榭妖眨眨眼,彷彿他剛剛說的是晚餐食譜。

  臨乎撐起身子,「你不怕嗎?」

  「為什麼要怕?」榭妖愣了愣。

  「這樣你就哪兒也去不了,也禁止對外聯繫,不可怕嗎?」

  榭妖在床上跪坐起身,神情認真,「我不會離開你的。」

  「我還是有可能會傷害你,用各種理由和方式……小妖,我不是個好人,我做過很多壞事。」

  「但你也做過很多好事。」榭妖身上僅披著襯衫,身型單薄。他捉起臨乎的手,一根根扳著手指數給他聽,從他們初識的遊戲場景、門派之爭、副本教學,到遊戲外的見面互動、深入交流、衝突事件和互相拯救……也許這些只有榭妖認可,但不影響他對他好。

  「你不是好人,但你絕對是我喜歡的人。」

  榭妖說完,露出純粹如昔的笑容,再次啄吻他的掌心。

  這麼乾淨的孩子,怎麼會是魔呢?

  「榭妖。」

  臨乎難得喊了他的全名,聲音低啞柔和,語氣真誠。

  榭妖怔愣,看見臨乎露出了相識至今,最清澈明朗的笑,一掃他以前給人的邪氣印象。

  「創造出我的人,給了我『惚』這個名字,本來呢,我很痛恨這個字。為什麼要給我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一個屬於心部的編號?現在我終於明白了。」

  臨乎很慶幸,在他放棄自我前遇見了榭妖,讓他得以在被混亂和自厭吞噬前,找回自己的本心。

  也許,臨乎需要的不是專屬與他的愛和注視。他只是需要一位即使被他傷害也不會離去,願意陪在他身邊,數著他身上有哪些好,陪他度過難關的人。

  他握住榭妖的手,將一枚銀戒套入了他的無名指。

  「那是為了,把這顆心交給你。」

<END>

點閱: 71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