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追光者(01)

Last modified date

  #薩菲爾   #裏島

  –

  這是一個王子喜歡公主,而我喜歡王子的故事。

  ***

  我知道他的目光一直追逐著別人。

  薩菲爾殿下提著醫藥箱,優雅地步入廳內。茉紗公主正興奮地向好友們闡述方才的驚險奇遇,對他的到訪渾然不覺。薩菲爾殿下早已習慣茉紗公主的我行我素,將醫藥箱擱在桌上,有耐心地旁聽著他們的交談內容。

  「薩菲,你來得正好,我剛剛啊……」

  「是。」薩菲爾殿下從容地微笑,執起茉紗公主的手,打開醫藥箱取出藥材,溫柔地為她的傷口敷藥。

  「嘶……好痛,薩菲爾,你輕點呀。」茉紗公主嬌嗔。等他將敷料貼妥,隨即抽手,轉頭繼續和好友分享。「妳們肯定不相信,我和薩菲在玫瑰花園散步時,遇到一隻巨蟒……」

  薩菲爾殿下不管對誰都一樣溫柔,但這份溫柔在茉紗公主身上又顯得格外特別。他的目光猶如釀了蜜的酒一般,醇厚醉人。茉紗公主活潑開朗、富有同理心,總是不餘遺力地幫助民眾,會喜歡上她也是理所當然的。

  薩菲爾殿下闔上醫藥箱,茉紗公主起身,準備和一干貴族前往二樓進行午茶沙龍,她在薩菲爾殿下的額上輕吻答謝,便提起裙襬移步至房外。

  薩菲爾殿下望著她離去的方向沉思,許久不曾動過。

  我走向他,在他面前屈膝跪下,打開剛才的醫藥箱,找出藥水及繃帶為他包紮。茉紗公主沉浸於歷劫歸來的喜悅,沒有注意到殿下的袖口已經被鮮血浸染。

  「 主動獻上的感情,最後往往得不到回報。」薩菲爾殿下開口,不知道是在說給誰聽。

  我聽著微愣,藥水不小心落下,殿下伸手接住,和我四目相交,他露出溫柔微笑。

  「你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心意。」

  薩菲爾殿下把藥水瓶放回醫藥箱,留下意味深長的這句話,起身離開。

  「是的,殿下。」我垂眸道。

  這句話我後來一直牢記在心。

  ***

  里紋大陸諸國林立,薩菲爾殿下貴為鄰國皇儲,自十二歲起便被送來我國學習禮儀,與指腹為婚的茉紗公主感情也日漸穩固。

  薩菲爾殿下原先預計十八歲成年前夕,便會帶著茉紗公主回國舉行婚禮,然而鄰國瘟疫肆虐,薩菲爾的父皇聽信臣子進言,為改變國運而決定易儲,一夜之間,皇位繼承人與茉紗公主的婚約對象這兩個身份,都拱手讓給了小他兩歲的弟弟納菲斯。

  從那天起,溫文爾雅的薩菲爾殿下性情大變,原先以禮待人的他,不但舉止浪蕩、徹夜未歸,甚至還與貴族仕女舉止曖昧。茉紗公主不願親近他,薩菲爾殿下漸漸聲名狼藉。

  一日我在打掃前院時,正巧遇到薩菲爾殿下,我靠牆讓道,握緊了掃帚,欠身行禮:「薩、薩菲爾殿下。」

  我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氣,想起僕從間關於殿下流連花叢的傳聞,心中一涼,想來是真有其事。

   殿下停在我面前,他挑起我的下巴,「原來還有人認得我呀。」

  我看著殿下的金棕色雙眸,險些失了神。在薩菲爾殿下自甘墮落前,他的俊秀外觀及良好修養,是許多侍女的傾慕對象,但今非昔比。

  他埋首在我肩窩,一手攬住我的腰,狀似親暱,甚至往下行非禮之事。

  我嚇得大叫,「殿下……殿下!」

  薩菲爾殿下非但沒有住手,反而將我推入長廊的陰暗處,耳鬢廝磨。他的氣息迎面撲來,我方寸大亂,一時之間顧不上什麼尊卑地位,拿起掃帚便往他鼠蹊部一揮。

  他向後一躍,退開半步,神情失望而困惑。

  「為什麼?我觀察妳很久了,妳是小紗身邊負責照料庭院的仕女,身上有著花香,從我來的第一天起,就悄悄關注著我,對我抱持著好感,不是嗎?」

  我被他看得頭皮發麻,垂下視線,顫巍巍地低聲道:「從前您曾經對我說過,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心情。請您……務必自珍自重。」

  薩菲爾殿下沉默半晌,久到我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但我仍不敢抬頭看他。

  一陣衣物窸窣聲後,一件殘有餘溫的純白毛料披風落在我肩上。

  「沒想到那句無心之言,會被妳記這麼久,還回敬到我身上,是我失態了。」他笑了笑,彷彿又恢復數年前那個溫文爾雅的薩菲爾殿下,「這件狼氅作為賠禮,往後若遇上危急時刻,有需要協助之處,拿著這件披風來找我或是我的親信,可以保妳安全無虞。」

  薩菲爾殿下意有所指,拍了拍我的肩,踏步離去。

  我……我剛剛到底做了什麼?

  我如大夢初醒,久久不能回神。

  

  <END>

  2016.01.19→2020.01.29

  放太久了,把這篇補一補。

  

點閱: 1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