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40 不OO就出不去的房間(R)

#百琥魄 #黑雛月

#沒有邏輯只有%%

  –

  我和魄被擅長黑科技的闕先生,關進了不打砲就出不去的房間。

  這間套房採低調的暗紫色系陳設佈置,乍看之下是間普通的總統級套房,但細節處處可見用心--例如灑滿玫瑰花瓣的King Size雙人床,桌上和牆上一應具全的餐點食物和特殊玩具,以及毫無隱私可言的透明玻璃浴室,空氣中飄散著若有似無的香氣,肯定也有貓膩。

  「闕先生就愛這些有的沒的。」魄面露無奈。

  「我是願賭服輸啦……虧他能想出這種遊戲和懲罰。」我在沙發上坐下,連上頭鋪著的隔墊手感都好得可以。我偷吃了一顆桌上的櫻桃,香甜可口,驚呼道:「嘖嘖嘖,這也太下重本了吧?」

  這種地方的東西其實最好別碰,肯定都有下媚藥。但橫豎今天是不打砲就出不去,吃一點助興也無妨。

  魄靠著沙發,垂首在我耳畔一親,神情有些微妙,「妳怎麼好像有點高興?」

  我側頭,撩起他滑落肩頭的紫髮--為了今天這個聚會,我幫他編了一個華貴的髮辮造型,落髮長及腰,用水鑽流蘇裝飾。而我自己因為是及肩短髮,僅僅簡單梳了個對應的短辮造型,扣上金冠,十分低調。

  「這種荒唐的情境,機會蠻難得的呀?」我笑出聲,「而且你是我老公,我需要擔心什麼?換個地方、換個玩法罷了。」

  我們結婚超過八年、相戀超過九年,直到今天,我們之間依然像是初戀般甜蜜。差別在於,對於房事已經沒有一開始那樣拘謹。

  再然後……

  魄向來為我做足前戲,直到我受不了地討抱索求,便如願與我結合。

  回過神時,我被魄扣在鏡面牆上,他勃發的性器從背後深深插入我體內,溫柔而肆意地挺進律動。我的左腿被他扣在腰際,大開的姿勢,鏡子直接反射出他在花徑內進出的淫靡畫面。

  我不敢去看鏡子裡的自己,只好將注意力放在天花板上的華麗水晶吊燈,昏黃的光線透過水滴型燈泡溫暖了整個房間,魄的體溫也越來越灼燙。

  一下、又一下……他頂得好深……

  我的意識在潰散邊緣,他換了幾個姿勢,卻都不離這面巨大的落地鏡。我好奇他是不是特別喜歡這種玩法?畢竟家裡的連身鏡在衣帽間,雖然偶爾會去那偷歡,但畢竟衣帽間沒有這裡舒適。

  他咬住我的耳朵,慢了下來,詢問我在想什麼。原來我走神了,連他問我要不要換個位置都沒聽見。

  這種時候我還能想什麼?可能是這裡的催情香影響了我的判斷力,我的聲音有些啞了,說我在想闕先生。下一瞬魄把我翻過來,握住兩條腿固定在他的腰側上,我的背脊被推上冰涼鏡面,懸空感一時讓我嚇得抱緊他,陰道夾緊了他的炙熱,又是一陣快意上湧,我顫抖得差點哭出來。

  ……我……我剛才是不是說了別的男人的名字?

  我只是想跟闕先生討個偶爾來這裡玩的許可,畢竟我們都算是有點知名度的人物,有形象包袱,即使是貪歡半晌也必須低調啊。但我來不及解釋,魄便就著這個不安定的姿勢,窄腰不斷挺進,加強力道和節奏,埋首啃咬我的肌膚,每一下都幾乎要把我頂上天。

  我被他這波攻勢操得意識迷離,什麼糟糕的、求饒的、醒來之後會肯定羞恥到想鑽進地裡的話語都說了出來。終於,他似乎消了氣,緩了緩,把我放在旁邊那張著名的八腳椅上,椅子比我想像中來得舒適--這裡精心設計過,每個地點都很適合做愛。

  八腳椅本身自帶固定用的皮帶,魄幫我調整好四肢的高度,不至於讓我感受到痛楚,能扭動掙扎卻不能自行逃脫的鬆度。平日沒有碰過這種模式,我心裡起初還覺得有些新鮮,但後來就後悔了。

  魄拿來兩顆球體,他問我喜歡紫色還是金色,我腦袋還沒清醒過來,又被淚水模糊視線,還以為是糖果,說了兩個都喜歡,他笑了笑,一顆推送進我的陰道內,一顆扣在我的陰蒂上,同時按下開關。

  我尖叫出聲。

  他太過分--太過分了……

  我的金冠隨著我的劇烈抖動掉落在地,他幫我撿好擱在桌上。剛才我們做了這麼多回,他又是背後式又是火車便當的,明明動作這麼劇烈,射了兩次,還在我體內塞了跳蛋,但我幫他精心設計的髮辮卻仍然完好如初,沒有半絲凌亂。

  這種反差讓我想到一個詞,斯文敗類。

  我在魄的注視下不斷達到高潮,陰道一縮一縮地吐出稠液,我無助地抽咽泣鳴著,哭著說我只有魄了,要他快點進來,只要他進來……不是他,我沒有辦法滿足……

  只有跳蛋,真的不夠……

  魄很少動怒或表現出佔有慾,社交上給予我很大限度的自由,但不代表他不會吃醋。他的醋意通常會反映在床事上,對我來說既是天堂也是地獄--例如現在。

  我被折騰得不成模樣,幾乎要化成一灘水,魄看這波懲罰達到效果,手指伸進陰道掏出了跳蛋,他要我回答上頭沾滿了什麼……我發抖地說,是我的愛液。他遞上來要我舔乾淨,在我舔舐的同時,我討好地連同他手指上沾到的液體一起舔乾淨,魄的粗長再度插了進來,性器比剛才更加碩大堅硬,加上陰蒂那顆紫色的跳蛋還在震動,我一下子又達到高點。

  再也無法承受更多了。

  我閉上眼,臉上滿是濕漉漉的汗水和淚水,體下一陣抖動緊縮,噴出液體,我也無暇再去釐清自己怎麼了,放任自己被魄繼續操弄,途中幾番失去意識,又被他輕拍喚醒,他堅持要我醒著感受一切。

  我和他同時達到高潮,身心合為一體,這時椅子上已經一片泥濘,無一處完好乾燥,混著我的愛液和魄的白濁的液體,沿著椅墊往下滴落,交織成更加刺激的畫面。

  魄伸手幫我掏淨體內殘留的液體,我感覺到到滑膩一陣陣流出,彷彿沒有擦乾淨的一天,用水沖可能快一點……他似乎猜到我在想什麼,低聲說這樣才能看清楚我有多想要,我臉一紅,他好不容易清乾淨的花穴,又淌出一股愛液。

  ……我真是……讓我死了算了……

  他解開束帶,抱我去浴室做了一番比較徹底的清洗,接著回到床上休息--這是我們今天第一次使用這張床。事到如今,我已經沒有力氣抵抗或說話了。

  而這間旅館的房門早在五個小時前、我們第一次達到高點時,就已經解鎖了。大概也沒幾對情侶會在這裡待這麼久吧……

  魄蹭了蹭我的髮頂,口吻甜膩,「下次還來嗎?」

  我回吻他的下巴,抱著他思考半晌。剛才的畫面在腦海回放,我羞紅了臉,埋在他的懷裡:「當然要再來。」

  畢竟,還有很多設施沒有用到呢。

  

  <END>

  109.05.31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