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三顧(06)正面(R)

Last modified date

  幾次纏綿下來,我發現魄格外喜歡用背後式。

  由於這個姿勢能頂得特別深,而且我還不用出力,趴在床上就能感受到歡愉,但總覺得……不夠盡興。

  畢竟他長了這樣一張禍國殃民的臉,後入式無福欣賞,著實有些可惜。

  那一次我們剛完事,兩個人擠在小小的單人床上歇著,我吻著他汗濕的鎖骨,「你為什麼這麼喜歡背後式?幾個晚上下來,我幾乎都看不見你的臉,是我長得傷眼嗎?」

  我知道他不會是這個意思,偏就故意講話刺激他。

  「不是的,因為初夜那晚,妳移開了視線,我以為……」魄急忙辯解,語氣有些委屈,「我以為妳不想看到我。」

  魄至今還在為他強迫了我的第一次感到愧疚。

  我翻過身,坐在他身上,雙手在他的腹肌上下其手。我伏低身子,吻上他的鼠蹊部和大腿內側,眼睛瞇起,「百琥魄,別以為只有男生可以強迫女生。」

  「雛月,妳……」魄軟了軟嗓子,閉眼一臉羞愧,「我才十七歲……」

  哇,厲害,這時候就惦記起自己未成年的身分啦?活像我在蹂躪少年摧殘幼苗一樣。

  我張開雙腿,以蜜穴入口輕蹭著他的陰莖,他才剛去過一次,我的大腿內側也還留有白濁痕跡。在我的刺激和愛撫下,魄很快又昂揚硬挺。

  我忍不住感嘆少年的體力還真好。

  「不管你今年七歲、十七歲、二十七歲、還是七十七歲,我都想看著你為我情動。」

  「……七歲不行,犯法。」魄忍著喘氣聲,語帶笑意地提醒道。

  少年俊俏的五官染上情慾之色,我愛極了他這樣沉淪於慾望,眼眸飽富水氣的動情模樣,似是求歡又更像是討饒,太可口了,令人想蹂躪他。

  我完全可以理解想把愛人關起來的心情了。

  我一個抬腰吞納他的陰莖,陡然被充實的歡愉瞬間席捲了我們兩人,我情不自禁地低吟,將嬌喘餵入他的口中,以騎乘式展開另一波歡愛。

  

  109.07.01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