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65 少歡

#慕容歡 #闕陰少

  –

  慕容歡和闕陰少線下網聚那天才知道,闕陰少是瘖啞人士。

  原先他們倆人一直是用DM在進行互動--DM的功能強大,儼然就是個虛擬世界,外觀形象和語音都可以自由設定。兩人的外觀都和現實差異不大,即使相約人來人往的咖啡廳,仍然一眼便認出了對方。

  闕陰少來早了十分鐘。

  他的五官比DM中要來得精緻俊秀,皮膚白皙、薄唇淡粉,銀框眼鏡襯托出他的知性氣質,穿著白色灰紋襯衫和筆筒褲,像是熬夜工作完剛下班的工程師。

  而慕容歡一襲黃綠裙裝,瞪著綁帶高跟鞋,臉上薄施淡粉,豔而不俗,和他像是兩個世界、不該有交集的人。

  兩人在DM的穿書系統不期而遇數次,連床都滾過了好幾次,這還是第一次活生生見到本人。幕容歡想起一句話--熟悉的陌生人。

  「你好,我是慕容歡。」

  闕陰少拿出手機,輕快地點了幾下,轉過來放在她面前。

  --我無法說話,希望妳不介意我用手機與妳交談。

  「天生的?」慕容歡向來直白。

  --意外所致。

  怪不得他在DM中發聲自然,原來是後天的。慕容歡一臉瞭然。

  「我不介意,只是你竟然還答應我來赴約,難為你了。」

  --無妨。

  他們第一次接觸,是DM穿書系統中,一本叫作《晚情思》的作品。

  在書中,她扮演被五花大綁來的盲眼沖喜新娘,而他扮演男一的哥哥,註定早夭的腹黑病弱男二。兩人的洞房花燭夜上,他沒有動她,只是靜靜喝茶喝了一晚。

  慕容歡跑過這劇本數次,第一次碰到男二沒有毛手毛腳當晚被她毒啞的情況。

  後來男二還是被其他原因毒啞了,但處處謙讓男女主角們的感情發展,不再阻撓他們。那次的結局,是男二替她擋刀而死,她和男主角白頭偕老,早了原本的結局整整二十回,系統評分創新高。

  她給這個男二取了名,叫神助攻。

  從DM出來後,她心中覺得有異,又試了幾個劇本,並非每次都會遇到不按牌理出牌的男二;久了她找出規律,盡挑男二黑化的劇本,果然特別容易遇到他這名從良的神助攻。

  照理說,她選擇的是單人模式,不可能會有外人介入,透過其他管道順藤摸瓜往上調查,發現是DM的工作人員在測試系統,才會和她偶遇這麼多次。

  她以此為由,發了電子郵件給他,邀他一敘,而對方答應得也爽快。

  一看署名「闕陰少」她就懵了。

  闕陰少她是知道的--整套DM系統原始碼的編寫者,年僅二十歲的天才。DM幕後的工作人員這麼多,怎麼這麼好運,直接讓她抽中上上籤?

  慕容歡雖然後來定居古世,但她其實出身自樞世,對這裡再熟悉不過,沒想到有一天會和他坐在這裡喝咖啡……思及此,她便笑了出來。

  闕陰少望著她唇邊的笑靨,敲了幾個字。

  --什麼事這麼好笑?

  「我以為喜歡走男二劇情的,都是條件比較差的人。」

  --條件好的人不需到DM中尋夢。

  「闕先生說得是,那依您的條件,為什麼又要到DM中尋夢?」

  --我的目的並非尋夢。

  這時服務生端上了草莓舒芙蕾和焦糖瑪琪朵,一杯美式黑咖啡和檸檬塔。慕容歡啜了口黑咖啡,拿起小叉子分屍檸檬塔,對面闕陰少插起草莓沾上奶油糖霜,優雅斯文地張口咬下。

  原來他嗜甜啊,怪不得他總是選擇男二路線,洗心革面,忙著幫男女主角助攻。

  闕陰少吃東西的模樣很好看,慕容歡想到那幾次穿書遇到他--她並非每次都選擇女主角,偶爾也穿成女配角和他相遇,甚至還撩了他幾把--兩人雖然偶有摩擦,但其他方面卻挺合得來……例如他的臉、氣質和性事上。

  樞世的科技發展至此,虛擬戀人已經不是新鮮事,DM系統的體驗上介於VR虛擬實境和作夢之間,透過對大腦中樞神經的刺激,連肢體接觸、性歡愉等感受都能模擬出來。

  書中的闕陰少,嗓音是低沉的男低音,像是在寒冬雪地中奏響的大提琴,幽柔迴盪。

  如果他沒失去聲音,在床上瀕臨失控時的喘息,是否一樣悅耳好聽?

  「闕先生,我想和你做愛。」

  闕陰少抬起頭,視線緊緊鎖住慕容歡,他意欲打字回覆,卻被她按住手腕。

  「用行動告訴我答案。」

  他的體溫偏涼,而她偏高。兩人像是一冰一火,是冰會融化成水澆熄火,還是在澆息之前就被火給蒸發?

  闕陰少撐起身子越過桌面,吻上她的紅唇。

  她彷彿聽見他的聲音,帶著被挑釁的怒火,和甜甜的檸檬清香。

  他用吻烙上了答覆。

  

  109.07.10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