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79 託付

#黑雛月 #百琥魄 #喚雨

  –

  2012年,夏。

  雛月在解除鏡神輪迴後,殘存的滅之力凝聚成型,名為「約」的白鳥盯上了她,趁雛月落單時伺機襲擊。

  喚雨趕到現場時,雛月倒臥在血泊之中,右側腹部傷勢嚴重,他看著蔓延至腳邊的鮮血,腦袋嗡地一響,一陣耳鳴。

  他要殺了所有傷害她、以及背叛她信任的人。

  然而這個念頭也僅僅是一瞬而已。

  喚雨單膝跪下,掌心貼地,冷靜地張開結界。他在雛月體內留下的加護正在起作用,溫和的白光溢出結界,匯聚到雛月身上,緩住腹部傷勢。

  喚雨感受到她腹中孕育的兩股微弱脈動--是她和魄的雙胞胎。生命跡象暫時沒有大礙,但約逃走前對他們下了詛咒。

  雙子活不過16歲的生日。

  雛月清醒後,找來喚雨一敘,情緒出乎意料地平靜。

  她說,裏島有千百年前月曜的殘魂和喚雨的結界,雙重保護下,約無法對雙胞胎出手,喚雨是最佳的守護者。

  雛月想拜託他保護這兩個孩子直到八歲,魄也同意了。

  喚雨心中嘲諷雛月的弱小,逼問她這樣算什麼母親,然而看著雛月眼底的死寂,他嚥下了責備。

  沒有人生來就知道如何當母親,有限的壽命裡,每個人都在學習扮演不同的身分,總在一次又一次跌倒中不斷修正方向。

  有的人累了不走了,有的人乾脆走回頭路,能夠堅持走完筆直抵達終點的人少之又少。

  他有什麼資格責備她呢?

  雙胞胎從父母血脈那繼承了部分創之力,容易吸引懷有毀滅之力的約;即使裏島的結界足以形成天然屏障保護他們,為避免能力發生共鳴、加速詛咒,必須將兩人分開撫養。於是喚雨任命左右手蒼悅和蒼予分別撫養他們倆。

  然而雛月卻在雙胞胎出生前夕失蹤了。

  喚雨看著裏島幽暗的天空,他知道,雛月為了保護這個世界、修復裂痕,選擇再走一次荊棘之路,於是時間回到2010年。

  重啟世界後兩年過去,魄抵死攔住約的強襲,然而雙胞胎的詛咒卻沒有解除。

  2012年,雛月和魄再次來到他面前。

  打從那次喚雨把雛月釘在牆上後,魄對他就抱持敵意,這次也不例外。

  相較於魄的冷淡,這一次雛月顯得從容很多,彷彿只是談幼兒園新生入學手續似的。

  喚雨和她提了幾個條件,包括不得過問他管教雙胞胎的過程云云,他保證不會傷害兩人,只是要他們學會自保,雛月猶豫半晌便答應了。

  喚雨可以說是紋世現今能力最強大的守護者之一,雙胞胎拜他為師,再好不過了。

  接下來,就等待時光流逝,到雙胞胎八歲那年了--

  

  END

109.09.18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