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番外08:傷口)

Last modified date

#先偷跑結局

#純屬腦洞請勿考據

  程聖身上總是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每當有人問起,他便含糊帶過,說是打工時摔的。

  「我這可不是健康中心,你受傷了老往我這裡跑是什麼意思?」

  尹妃幫他處理過幾次傷口,她一個普通公務員,只是平常熱愛爬山,學了點急救技巧,手法並不專業,但程聖卻總愛纏著她。

  「因為學姐幫我包紮過的傷口好得特別快呀。」程聖笑嘻嘻說道。

  尹妃後來才知道,這理由乍看輕浮沒有邏輯,其實是真有其事。

  尹家在上古時期曾是巫祝,她身上繼承了少許古老尹家血統,雖說沒有嫡系子女純正,但對於半妖而言,依然是很滋養的食材。

  正因如此,與程聖結契的狐妖阿翡,才會選擇她作為養傷宿主,她才會和程剩有了後來的發展。

  時光飛逝,眨眼便到了程聖大學四年級。

  這年他獲選為國家代表隊的游泳選手,出國參加世界級的比賽,他的泳技精湛,金牌對他而言可說是手到擒來。

  比賽長達兩周,尹妃在他決賽的那天悄悄抵達現場。她這個假期得來不易,足足加班了兩週,才把工作進度提前趕完。這次的比賽由東南亞國家舉辦,即使接近十月,依然氣候炎熱。

  沒想到決賽時程聖竟表現失常,與金牌失之交臂。

  頒獎典禮結束後,人潮於焉散去。程聖身披臺灣國旗,坐在泳池邊緣,神情茫然。赤紅國旗像極了英雄披風,本應威風凜然,此刻卻讓他顯得削瘦脆弱。

  尹妃走到他身後,與他並肩同坐,她一手輕拍了拍程聖的背脊。

  是阿翡帶她過來的。

  這裡不是臺灣,沒人知曉他們的身分,可以不必保持距離。

  程聖澀然,「學姐,對不起啊……我本來說一定會摘下金牌回去的。妳特地跑這一趟,我高興得不得了,沒想到最後卻只拿了銀牌。」

  「要不是你受了傷,健康狀態下的你,肯定--」

  「這個世界上,誰不是帶著大小病痛,一邊苟延殘喘的?」

  尹妃蹙眉,「這不是你的錯。」

  「是啊,程家被滅門、決賽前一晚遇襲……都不是我願意的。」程聖一笑置之,「但後果仍然是我來承擔。」

  尹妃陷入沉默,飛機上蒼調幫她補充了程家的過去,她才明白程聖並不是天生無拘無束,而是本來就孓然一身。

  昨晚選手村被魔族襲擊,雖然蒼調下了飛機便火速趕往現場進行「處置」,但程聖還是身中魔印,影響行動。

  他瞞著教練如期出賽,雖然通過了檢錄,然而無論再逞強,他也無法發揮以往的實力。

  宣布比賽成績時,遠在觀眾席的尹妃,也看見了他臉上的失落。

  游泳池水波光粼粼,像極了程聖現在的眸光,清幽透徹。

  「以同齡人來說,你的表現已經夠優秀了。」

  「同齡人同齡人……」程聖悶聲道:「冠軍還小我一歲呢。」

  「……我是說你的副業,算了,我就是不會安慰人。」尹妃掏出OK繃,貼在程聖臉頰上的細微擦傷上,「你阻止魔族破壞比賽會場和選手村,拯救許多人,守護了他們一年來努力的夢想……程聖,你真的很好很好,不管你今天的比賽結果如何,我都不後悔走這一趟。」

  程聖撫摸頰上的OK蹦,心中的烏雲逐漸散去。

  「學姐,等我畢業後,和我交往好不好?」

  「咦?」

  程聖把肩上的國旗往尹妃一罩,在這布料翻飛、光影錯落的瞬間,傾身吻住她,這蜻蜓點水般的吻結束得很快,在國旗的掩飾下,程聖臉上的紅暈不太明顯,但尹妃卻能感受到他身上傳過來的熱度。

  「阿聖,你想清楚……我和你不同,我沒有辦法成為你的助力,甚至還會拖累你。」

  程聖眨了眨眼,一雙橘眸乾淨澄澈,「我是在找女友,不是在找戰友。」

  尹妃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我還大你三歲……」

  「我記得妳說過,妳喜歡小鮮肉,我這不挺符合妳的喜好嗎?」

  ……完全被他看穿了。

  「遭天譴就遭天譴吧的……」尹妃舉雙手投降,嘆氣道,「阿聖,你知道嗎?我的夢想是平平凡凡走完這一生。」

  程聖抵著尹妃的額頭,嘴角止不住地上揚,滿臉堆著笑意,「我會努力平凡一點的。」

  「不,我希望你閃耀一點,萬一我們走散了,我也能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你。」

  「即使妳找不到我也沒關係,畢竟妳當過阿翡的宿主,牠對氣味一向敏感,不管我們分隔多遠,牠都會帶領我找到妳的。」

  尹妃有些不滿,「你還得靠妖的力量才能找到我呀?」

  「齁,學姐罵髒話。」

  意識到自己被他拐了,尹妃又氣又笑,捏了捏他的臉頰。

  不論是多深的傷口,終有痊癒的一天。而兩人在異國的星空下許下約定和承諾,等及臺灣的鳳凰花季,兩人的戀情也將得以開花結果。

  

  109.09.27

點閱: 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