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月影(02)

Last modified date

  --要是沒有生下妳就好了。

  雛月從惡夢中醒來,看了看天窗的灰暗夜色,月明星稀,她披上斗篷,推門而出。

  每當這種時候,她就會前往溫室幫植物澆水,讓心情平靜下來。

  雛月走到溫室門口,看到一抹人影縮在角落--是前晚見過的紫髮少年,他雙手抱膝,狐狸耳和尾巴收了起來,看起來和常人無異。

  沒想到竟找到這來了。

  雛月舉高油燈,照亮少年的臉龐,那對讓她一見傾心的紫眸冷漠而防備。

  雛月這才好好打量起他--狐族和人族混血,前些年皇族征戰連連,不少種族家園被毀、流離失所,他大概也是那時的孤兒之一。

  看起來頂多十二、十三歲,身高也只到她的腰部而已。魄還穿著被綁在侯爵床上的精緻華服,只是有些髒污,雙腳滿是傷痕。

  「你怎麼沒有逃去更遠的地方?」

  少年聞言抬眼,盯著她一語不發,握緊拳頭。

  雛月笑了笑,沒有再追問,把油燈掛在柵欄上,彎下身,和對上視線,「我叫雛月,你叫什麼名字呢?」

  少年低聲說道:「……魄。」

  這孩子倒是有一把可以魅惑眾生的好聲音的,怪不得那人口販子沒有毒啞他。人口販子為了方便管理奴隸,經常會下藥奪走他們的視力、聽力或語言能力。

  雛月敲了敲柵欄,不動聲色地解除周圍的結界,

  「你能找到這裡很不簡單呢,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魄搖頭。

  「那你就這樣跑來找我,不怕我串通侯爵,轉手又把你賣回去?」

  「……給我。」魄低聲嗚咽道,「那時候……妳給我喝的東西……」

  他誤會了。

  那時雛月給喝下的,不是解藥,而是抑制劑,魄八成誤以為她好心地給了他解藥。

  健康的一般人喝了沒事,但體內殘留任何魔藥的人,短時間內雖可抑制藥效,大約半日到一天就會藥效反撲。

  魔藥下得越重,抑制劑退了之後,反撲的作用力越大。依雛月對侯爵的了解,他下的劑量肯定不小。

  這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那解藥可是很貴的。」雛月懊惱地說道,「不只藥材昂貴,煉製也要花很多時間……」

  「我可以……賺錢……」魄的眼眶發紅,咬牙低聲道。

  「可你才剛逃出來,就又要把自己賣給另一個人嗎?」

  魄眨了眨霧氣氤氳的紫眸,顫著唇說道:「妳……跟他們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雛月愉快地逼問道。

  「妳……不同……」魄神色痛苦地閉上眼,沒再說話,揪著胸口靠在柵欄上,呼吸急促。

  雛月知道他已經到了極限,便脫下斗篷,罩在魄身上,一手穿過他的腋下攔腰抱起--長期營養不良的魄,體重比她想像得還要輕許多。

  隔著斗篷都能感受到魄的熾熱高溫。

  她垂首靠著他的額頭,低聲說道:「是藥三分毒,世界上沒有真正的解藥,我教你用其他方式解毒吧。」

  

  109.10.29

點閱: 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