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83 甜恢

#白恢

#側寫

  –

  --恢跟臨乎誕生的原因相似,也是受世界線重啟,而被影響命運的人之一。

  他和我之間的關係,早期像弟弟,後期像哥哥。

  當年恢剛誕生不久,便自願前往彩世,成為雛使的過程一波三折,身心皆受到不小傷害,這讓我十分自責。

  後來我又為了割裂世界線的事向他道歉時,他不但沒有責怪我,還訓誡了我一頓。

  --妳是紋字雛型的創造者,不管妳寫生寫死,我都不會有第二句話。但我就是看不慣妳老這樣示弱。

  --妳做什麼事情,需要經過我同意嗎?難道我今天反對妳重置我的記憶,妳就會要百琥魄罷手不做嗎?

  --我就問妳一次,妳是誰啊?

  恢點醒了我,我是黑雛月。只有我有資格主宰紋字雛型的去向。

  恢一路走來,變了很多。從一開始的優柔寡斷、缺乏行動力,如今赫然已經是彩世首都鐘城的高階軍官,殺伐決斷。

  雖然是以我自己的「性轉」為概念而賦予靈魂的角色,但除了外觀之外,我並不覺得他和我有哪裡相像。個性來說,我覺得臨乎還比較接近我。

  「以妳當時的狀態來說,恢比較接近白歲或是白薄吧?」魄問道。

  那些冠以白姓的,都是能夠追逐我未完成夢想的分身。

  「要這麼說也沒錯。」我喝了口茶,看向右側的恢,「你覺得呢?」

  「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的附屬品。」恢淡淡道。

  「你知道,長在女生宿舍的我,挺想要兄弟的。」

  「妳現世那兒不是有?」

  我在現世確實有兩個哥哥、三個堂哥,但基本上都不相往來,只有逢年過節會寒暄個幾句。

  「不一樣啊,他們又不是雛使,跟我沒什麼共通話題好聊,而且……你戶籍是紋世,和我更親一點。」

  恢嘆了口氣,露出無奈微笑。

  「妳高興就好,但千萬別喊我哥哥。我和妳算同輩,不想被妳喊老了。」

  「知道了,恢。」

  我咬了口剛出爐的麵包,心中特別甜。

  

109.10.05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