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87 吞噬

Last modified date

#蒼調

  蒼調漂浮在一片虛空之中,視線所及皆是黑暗。

  他死了嗎?不對,雛使與世界同歲,要死也不是這種死法。

  蒼調划動四肢移動身軀,待雙腳一落地,便拽住頸鍊,打算召喚翎杖。

  但是,他什麼能量都沒感受到。

  蒼調觀察環境,這裡不像是存在於任何現世的空間,較為接近尚未認主的渾沌亞界。

  所幸他還穿著來時的登山裝,在口袋內找到打火機,點燃一簇火苗照亮前路。

  失去意識前的記憶漸漸流入腦海,蒼調想起自己和海麗前往鄰國深山調查造成疾病肆虐的源頭。

  而他一時疏忽被約擊落山谷,再醒來便是此地。手機沒有訊號,海麗也不見蹤影。

  --「約」乃人心之惡,如影隨形。

  紋世的約曾經襲擊過雛月,本以為鴉世的約也會鎖定他這名雛使為擊殺目標,沒想到祂卻選擇傾國家之力,來毀滅整個世界。

  「都解除鏡神體制了,怎麼還老是在拯救世界啊?」蒼調苦笑。

  幽暗火光照亮的範圍有限,他腳下踩著淺灘,水花濺上褲腳卻沒有濕意,顯然並非真水。

  蒼調走了約莫十來分,依然不見景觀變化,便停下腳步。

  縱然他是風紋紋主,然而在沒有「人」的地方,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蒼調熄滅打火機,雙手插在口袋,輕輕哼起歌來。

  那是一首民謠小調,他卻哼出一種耐人尋味的寂寥感。

  前方的水窪忽地冒泡翻騰,凝聚出一抹黑色人影,和他一樣高,就連外觀輪廓都幾乎如出一轍。

  蒼調凝視對方,吹了個口哨。

  「仿得真像,你就是『約』嗎?」

  對方沒有回答,靜靜露出微笑。

  「把我帶來這而不取我的性命,肯定有其他目的,就別浪費時間了,有話直說。」

  『汝破壞了世界的平衡。』

  他的聲音偏冷,和清澈爽朗的蒼調不同。

  「如果說末日是取得平衡的必要過程,那很抱歉,我無法如你所願,這個世界雖然不美好,但不應該由你決定它的存留。」

  『汝就有這個權利?』

  蒼調聽到自己的聲音如此反唇相譏,忍不住笑了--我罵我自己,好像可以用在這個場合。

  「我是雛使,當然有權利。而你是鏡神輪迴體制瓦解時,意外逃脫的滅之力……但凡是個獨立個體,我認為都有生的權利,因此,我不打算直接破壞掉你。不如來我這邊吧?我會好好跟你相處的。除了世界末日以外,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對方沉默下來,接著伸出手,指向蒼調。

  這正是蒼調想要的答案。

  創造和破壞是一體兩面,約代表滅,雛使代表生,對蒼調來說,他選擇豪賭一把。

  「我嗎?好啊,那你就拿看看吧。」

  蒼調伸出手,和對方碰觸,馬上便有千萬縷黑絲爬上他的手臂,一圈圈纏繞住他的身體。

  「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蹽溪過嶺。

  蒼調笑著以方言說道,蒼焰色的眸底,毫無畏懼。

  黑暗在剎那間吞噬了他。

109.10.22

@歌詞出處: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Vy0dlrs1VI

點閱: 3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