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臨劍(番外07:五年)

Last modified date

  

  臨淵今天抽了空,打開電腦更新遊戲,然後點開自己的角色上線晃悠。

  城主的工作不分上下班時間,臨淵的行程十分緊湊,有空上線的時段幾乎都和夥伴們錯開,也跟不上每週副本的集合時間。

  看一下這次的活動列表,他喝了口茶,敲打鍵盤,在區域頻道當起了每週副本的組頭。

  臨淵雖然沒有時間,但有的是錢,而錢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他的武器裝備近乎封頂,每次開組都迅速組滿想來抱大腿的新手或分身角色。

  臨淵常被自家伴侶榭妖問道,穿著這種頂裝,玩遊戲有什麼樂趣?

  「哦,帶你們這群小朋友輾壓副本,就挺有樂趣的。」

  榭妖無言以對。

  五年下來,臨淵從一個以屠殺新手、遊走於各大門派挑起紛爭掀起對立為樂的滋事型玩家,漸漸轉變為低調行事、安於門派帶團的養老型玩家。

  一切都是因為榭妖。

  榭妖闖進了他的人生,這一待,就是五年。

  臨淵順順地解完週副本任務,其餘11名隊員紛紛在隊伍頻道謝後離隊,他便操作著九尾狐少年跳上了風月館的屋頂。

  幾年前,他在環伺江流市的風景後,寄出道別的信件,然後毅然決然刪除遊戲。

  他與紋世淵界的臨淵城同名,一名少女曾經對他寄予厚望,希望透過與他結盟來穩定局勢。

  但他受了傷,並一頭栽進遊戲的世界裡逃避現實,把責任重擔都交給了旁人。

  也是時候該回去面對現實了。

  沒想到榭妖想方設法連繫上他,和他有了更密切的往來,進一步產生感情,給予他不同於遊戲上的支持。

  臨淵在捱過了工作最忙碌的時期後,總算得以抽空安裝回遊戲。

  榭妖問他是不是想念大夥了,臨淵笑了笑。

  「不,我是想念我自己。」

  御龍林的蒼翠綠野、大漠的廣袤孤煙、水月平原的砲火硝煙、白青山脈的雪原峭壁,路上的風景和故事、人群和江湖,交織成他為之駐足的原因。

  臨淵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個利己主義的人,即使和榭妖成為戀人,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基於一股破壞欲。

  他為了控制這股破壞欲,選擇遊戲作為宣洩管道--至少,不會有人真的受傷。

  披著九尾狐俊俏少年的外皮,他在遊戲機制下恣意殺人、揚起爭端,「不爽不要玩」更是他曾經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然而五年來隨著和榭妖等夥伴的相處,讓臨淵改變了玩遊戲的態度。

  臨淵變了許多,但他自始至終都不是個溫柔善良的人--他依然享受殘殺弱小帶來的愉悅,也樂於旁觀在他攪亂一池髒水後魚群互咬的混亂畫面。

  臨淵是為了自己,才會在這遊戲裡耗上這麼久。

  榭妖卻執起他的手,說不論善惡,臨淵都是他心悅之人。

  臨淵這才漸漸發現,自己想念的,不是只有那名九尾狐黑髮少年而已,還有在一旁努力跟上的白髮召喚師。

  --他並非孤身一人。

  仗劍五年,所求不過如此。

  

  109.10.21

點閱: 6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