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三顧(12)三人

Last modified date

#前傳性質

  --月築。

  三天前少女剖開胸口,以思念為線、決斷為針,紡出了與自己相似又截然不同的兩名個體。鮮血流淌滿地,被月光照耀到後便蔓生出小巧粉白的櫻花。

  霎時間,小小的樓閣裡,在月光下開滿了櫻花。

  少女、少年和男孩,三者本為一體,為了完成願望而分裂。他們躺在花床上,交握著彼此的手,呼息聲淺到幾乎聽不見,彷彿睡著了一般安靜。

  當他們意識到彼此的存在後,三人擁有了各自的獨立意志,不約而同露出了瞭然而寂寞的笑。

  那晚他們做了一樣的夢。

  距離約定的道別日剩下不到一天的時間,三人再次回到閣樓相聚。男孩摺著紙飛機,少女桌上則是厚厚幾疊待閱文件。綻裂以來,她落後了好幾天的進度,為了不影響「那位」的日常起居,拚命地趕著進度。

  而少年不同,他一睜眼,便知道自己是為了迥異的命運而誕生,和少女相較之下,他反倒是遊手好閒了數日,在月築閒逛,並且刻意避開與人接觸。

  反正他再過不久就要離開這了,沒必要節外生枝。

  先開口說話的是少女--她的神情堅毅而故作輕鬆,髮色從原本的墨黑褪成櫻粉,明度略低、近乎撫子色的溫柔嫩粉,紫眸裡有著淡淡的粉色水光。

  少年靠著書桌,身穿黑色連帽外套,身軀削瘦、神情冷淡,煙紫色的長髮紮成馬尾,白鐵髮夾別在左髮鬢,他的視線落在窗邊一株植物上,如今正值盛夏,多日未澆水的盆栽,葉緣出現枯黃痕跡。他拿起少女的杯水,傾倒進土壤裡。

  「你想叫什麼名字?」

  「就這個吧。」

  紫髮少年蘸了水,在桌上寫下一個字。

  「魄……?」少女看著那個字,只一秒便瞭解了他的用意,「你這樣,不讓她知道嗎?」

  魄淡淡笑了,像極了月光,明亮卻冰冷。

  「知道了又能如何?」

  少女勾住他的手,另一手環住他的頸子,和他的額頭相貼。

  「魄,有些事只有你才能做到,不要讓自己後悔。」

  「珀姬,妳就不後悔?」

  珀姬和他十指相扣,眼前和自己無比相似的半身,她幾乎可以聽到魄那深埋於心底的願望,「我沒有把握每個決定都是完美的,但我不後悔……我很高興喔,你和迫君能夠來到我身邊。」

  魄垂眼笑了,鬆開手,輕拍她的手臂,「妳就好好陪著雛月吧。」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魄把一枚小胸章放在迫君手中,男孩睜著圓滾滾的大眼,雖然年幼,但對於即將到來的變化,早已透過夢境了然於心。他握住魄的袖口,把紙飛機放在他的口袋。

  珀姬推開椅子,站起身,對著魄的背影,顫著聲承諾:「……等我這邊的事情告一段落,我會去找你的。」

  魄的身影一頓,舉起右手揮別。

  「嗯,那就到時候見了。」

  

  109.11.15

點閱: 1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