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10:依戀)

Last modified date

  方宸那天歸宅,和家主九歌聊起了知更的事。

  「假設有一天,知更的魔族本性被抑制,不再需要妳飼餵,妳會如何?」

  方宸愣了愣,握著茶杯,努瓦拉愛莉亞的茶湯通澈、香氣清冽,和她此刻的心境一般,這個答案彷彿已經在她心中盤旋已久。

  「我會--」她的聲音柔和,卻十分堅定,「立刻終止這段關係。」

  她和知更的關係漸趨穩定,但方宸內心始終不認為這是正常的互動模式。

  「大小姐不喜歡他嗎?」

  「我是自私的,我也享受並沉溺在這段病態的關係裡,但若可以,我不希望他喜歡這樣的我。」

  「逃避型依戀?」

  「也許吧。」方宸抿了口茶,坦然說道:「單戀他的那段時間太痛苦了,我無法想像和他長長久久。」

  二樓傳來鸚鵡的清脆鳴啼聲,九歌瞥去一眼,為她斟滿茶,「大小姐這些想法可曾對他說過?」

  「沒有,我哪敢說。」方宸垂眼,縱然剛才說了要分手云云的話,眼底卻有些不捨,「如果沒有這些巧合,他還會喜歡我嗎?我沒有勇氣面對這個問題的答案,不管他回答是或否,我都無法相信他。」

  那天九歌的問題特別多,方宸也沒多想,只當是他在關心自己。以利益層面來說,九歌是不支持她和知更在一起的,因為知更一但穩定交往中,不再招蜂惹蝶後,店裡便少了三成生意。

  「你們到底是開牛郎店還是下午茶店啊?」方宸吐嘈道。

  「這問題,大小姐心中應該早有答案才是。」九歌微笑。

  方宸一陣語塞,是啦,她也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歸宅的理由是為了執事而不是下午茶。如今和知更交往後,她總算又恢復以前那個嗜甜如命的方宸了。

  方宸晚上回到住處時,知更正在廚房忙碌,餐桌已經備好了飯菜。

  --真難得,他竟會主動下廚。

  方宸本就不是擅長聊天的個性,加上知更今天異常安靜,這頓飯吃得很慢。

  知更數度欲言又止,擱下筷子,啞聲問:「妳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方宸一愣,盛湯的動作停下,「謝謝你做了這頓晚飯……?」

  知更如鯁在喉,轉過頭,極力壓抑情緒,眼眶泛紅。

  他顫抖地問道:「妳就真的這麼討厭我?」

  方宸一下子就明白了,下午家主的問話、鸚鵡突如其來的鳴啼聲。

  「你下午在宅邸,聽見我跟家主的對話啦?」

  「既然妳不想和我維持這種關係,那我和可可分手後,來的為什麼是妳?」

  知更想過九歌可能會送人過來餵食他,可可也是九歌媒合給他的對象,畢竟有過紡湖飢不擇食的前車之鑑,為避免又被城市管理員青城盯上,九歌確實曾經提供過幾個「管道」,讓他們這群魅魔有飯可吃。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那天打開門後,會是方宸出現在面前。

  「任誰當天躺在妳面前,命懸一線,妳都會幫他嗎?」

  方宸認真思考,緩慢答道,「……對。」

  知更喉頭哽住了。

  他沒想到,親自從方宸口中聽到這句話的殺傷力如此強大。他以為度過了一開始的那幾晚,方宸收下契約用的項墜後,兩人的關係可以逐步改善。

  --沒想到方宸的心裡始終沒有他。

  是他不懂得珍惜,等他意識到那份模糊的情感名為「喜歡」,試圖挽回時,方宸已經走遠了。

  方宸說得很坦然,「橫豎我沒有對象,喜歡的人也拒絕我了,當下能救人一命,何樂不為?」

  「現在呢?」知更哽咽著,眼角腥紅,「妳會放下我……去救別人?」

  方宸聽出了他話裡的弦外之音,總算知道他在鬧什麼脾氣。

  「你……沒把我跟家主的話聽完吧?」方宸嘆道,「我是說了想結束這樣的關係沒錯,但同時,要是……要是那時候,你也願意的話,我想和你從頭開始,像普通人一樣,交談聊天、曖昧告白……不過到時候,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我,也許根本入不了你的眼,就算我拚命倒追,你也不會回頭看我一……」

  知更往她嘴裡塞了一塊鮮嫩的魚肉。

  「……你幹麻?我有說錯嗎?我不覺得自己符合你的擇偶條件呀……」方宸嚥下魚肉,嘟嚷道,「你說我為你做的那些浮誇的事,不過就是火山孝子般的揮霍行為,一點也不正常,換個立場……你真的會喜歡我嗎?」

  「我才是不正常的那一方。」知更自嘲道,「妳是我的世界中,唯一的正常。我以前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直到妳撕碎日記的那天,我才知道,我要的是一分獨一無二的重視,僅此而已。」

  方宸定定看著知更,「我討厭別人騙我。」

  「我沒有騙--」

  「聽我把話說完。」方宸放下碗筷,擦了擦手,伸手撫上知更的臉頰,輕觸他的銀綠耳飾--那是她前年送的生日禮物。

  要說她心底沒有知更,是假的。

  她確實因為被知更傷過那次,而害怕對他投入太深的感情。方宸也許無法愛上這個人和他長久,但她珍惜每一次的相聚,每一次電影邀約後的歡愛。

  「我知道你不會再騙我了……所以我才會每天回來這裡,我也許無法想像10年後的我和你,但我願意珍惜每個當下。」方宸露出溫柔的笑,「無論你的本性是否有被抑制的一天,我都不會改變這個答案。」

  「聽懂的話就把眼淚擦一擦,都滴到飯碗裡了……嘖。」

  知更硬是拿她的手擦去自己的淚水,然後再吻遍那每一根青蔥玉指。

  「我喜歡妳,宸,好喜歡好喜歡……」

  

109.11.23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