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月影(10)

Last modified date

#Good Ending

雛月醒來的時候,魄正在打掃屋內。不愧是正在發育期的少年,昨晚和她纏綿一夜,卻沒有任何影響。

雛月自己就沒這麼輕鬆了,她現在渾身上下像是被車輪輾過般痛苦,尤其是肩上的傷口,表面雖已痊癒,但底下殘留的魔法傷痕仍然椎心刺骨。

和喚雨一戰留下不少後遺症,她這幾年來埋首於調製魔藥,疏於練習戰鬥魔法,難怪會打得如此辛苦。

魄起得很早,在屋子裡繞了一圈,找到雛月提早備好的替換衣物,又去外面的水井打了水,在她熟睡時就做好清潔處理。

魄手裡拿著抹布,正在擦拭桌面,絨毛尾巴晃來晃去,心情似乎很好。

雛月雖然醒了,卻沒出聲。

陽光穿過窗子落在魄身上,過去他曾經陷於黑暗,如今卻能照亮他人。

而她呢?

要是魄知道她就是那名製造魔藥,讓所有奴隸活在痛苦之中的罪魁禍首,他是否還會對她露出笑容?

「魄。」她輕聲喊道。

魄聞身轉頭,放下掃把,擦淨手走向她。

他在床側單膝跪下,「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傷口是你包紮的?」雛月摸了摸肩上敷以藥草的傷口。

「嗯,附近有一片藥田,我按著之前看過的書,摘了些有利外傷復原的藥草……我這樣做對嗎?」

「你做得很好。」雛月坐起身,張手把他抱在懷裡。「沒有你,我可能昨天就死在那了。」

她不是開玩笑的。

如果沒有魄衝出來讓喚雨分神,她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匯聚魔力將兩人傳送出去。

「魄,你想知道為什麼我會被獵人盯上嗎?」

魄歪頭問道:「因為妳是魔女?」

「魔女也有分好壞,無私的魔女會與國家簽約,為百姓的福祉努力,而我呢,是屬於自私的一方。」雛月語氣平淡,「我做了很多魔藥,也接受委託,我甚至不會過問用途,只是單純樂在其中。你過去也喝過不少藥,大部分的春藥,包含白夜,獨門配方都是出自我的手。」

魄聽完,陷入沉默。他抬眼,紫眸色澤濃重如陰天。

「……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

「我確實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要占有你,但我和他們不同,即使我有很多方法可以逼你就範,我也不打算限制你的自由。我給你住處、食物、工作,教你讀書、識字,包括剛才坦承的……都是為了給你選擇的權利,我不是好人,我為了一己私慾而設下圈套,引你一步步走進來,但凡你有任何一絲不樂意,隨時都可以離開。」

雛月按著自己肩上的傷,「魄,我欠你一條命。所以,我不想騙你。」

魄吁了口氣,「就這樣?」

「……什麼叫作就這樣?」

「不該因為有人用刀刃犯罪,就把歸咎於刀匠身上。」魄說得很慢,「但我也不認為妳是無辜的。」

雛月安靜聽著魄的回答,心跳不自覺加快。明明年歲是魄的數倍之長,卻因為他接下來的答覆而緊張,這感受是她前所未有的。

「既然妳把選擇權交給我,那我的答案,妳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雛月畢竟是魔女,她的狡詐本性,不容許她做賠本買賣。

她早就知道魄不會因此離開她--只不過是再討個心安而已。

「雛月,我所受到的傷害,妳已經用這段時日來補償治療我了……因此,我並不恨妳。」

魄的聲音青嫩乾淨,像是朝陽下繡球花上的第一滴露水,滲了蜜般甜膩,「我很高興妳跟我坦白這些,從今往後,請讓我一直陪在妳身邊。」

109.12.10

YA接下來可以寫BE if線了!

點閱: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