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抑制(05)

Last modified date

  伍簧卸下授帶,一身黑衣來到紋零面前,恭敬地垂首下跪。

  象徵擷憶使的耳墜也整齊地放在錦盒內,上一個將耳墜摘下還他的玖裴,已經離開滌鏡所多久了?紋零長指輕敲桌面,輕嘆氣。

  「你們各個寧可放棄生命,也要保護所愛之人……失去擷憶使身分等於死路一條,妳明白嗎?」

  「我知道,所以我才斗膽以此與您談條件。請……請不要奪去我的記憶,他已經等得太久了,我不能……也不願再讓他獨自面對沒有我的世界。」

  「妳願意跟他交換?」

  跪在地上的伍簧早就知道紋零的條件,堅定頷首,苦笑道,「要是讓他留著記憶,他遲早會繼續犯事的。」

  紋零把放著耳墜的錦盒推回她面前,同意了她的提議。

  「那就由妳親自取走他的記憶吧。」

  ***

  伍簧做了一個夢。

  原本要取走她記憶的柒謊,因為伍簧突如其來的投懷送抱而鬆懈,兩人徹夜歡愛後,伍簧趁他熟睡之刻,取走了他對她所有的記憶。

  從生前到死後,所有一切的記憶,都被封存在憶晶球內,交給紋零保管。

  隔天醒來,在柒謊眼中,她只是一名待人冷淡的同僚。

  在滌鏡所工作多年的其他人看在眼裡,自然明白兩人的處境,也不去點破。

  柒謊回到了原本在各個世界流連花叢的浪蕩個性,經常耽誤任務進度,過去除了伍簧以外,沒有人管得動他,如今伍簧刻意與他保持距離,便更加放肆了。

  柒謊結束任務時返回滌鏡所時,身上經常帶有不同女孩的香氣,伍簧試圖避開與他共處一室,但仍不免聽到他提到各個曖昧對象的話題。

  有一次兩人又湊巧搭擋要辦理慶生會,伍簧那天的抑制藥物再度不翼而飛,她和柒謊對上視線,啞口無言。

  這傢伙就算失去了記憶,也還是對她心懷不軌。

  「……把藥還我。」

  「那妳把記憶還我?」

  伍簧擱下了手上的掃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晚妳難得對我這麼熱情,我還以為我終於感動妳了……呵,我就知道沒這麼單純,原來是為了拿走我的記憶。」柒謊將她逼到牆角,一手撐在牆壁上,在她耳邊低語,「但是小伍,妳太小看我了。」

  「……你是自己恢復記憶的?」

  柒謊活下來的願望,就是再聽一次那名女孩喊自己的名字。

  這股欲望,衝破了封鎖記憶的枷鎖。

  夢醒的時候,伍簧感覺臉頰上濕濕的,伸手一摸,發現自己哭了。有人伸手幫她擦去淚水,接著陰影壟罩下來,紫陽花的氣息封住了她的唇。

  柒謊對自己找回記憶的過程支字不提,只說了紋零不會再追究他們相戀一事。他們的地下戀情終於能搬上檯面,成為擷憶使中第一對情侶。

  慶生會後,柒謊將她鎖在床上足足七天七夜。

  紋零不知為何對柒謊特別縱容,從他以前放蕩的行徑就可以略知一二。可見這次拿走記憶,也不過是給予他們兩人的小考驗罷了。

  經過玖裴的事件後,紋零對擷憶使寬鬆許多。甚至後來換了人當家,來自冥府的那位大人更是挑明,只要工作有按時完成,其他的他一概不管。

  伍簧也漸漸戒掉了抑制劑,雖然在床事上仍然被動內斂,但至少她不用再辛苦壓抑本性。

  柒謊的房內,伍簧窩在他的懷裡。

  「要是你當時直接一點,問我是不是去過獸世、是不是救過一匹獨角海豚,也許就不用繞這麼多遠路了?」

  「我問過啊。」柒謊啄吻她的裸肩,「妳當時完全不想跟我說話呢。」

  「……」

  伍簧從他懷中起身,動作之突然甚至差點撞到他下巴,表情有些複雜,含著沮喪和尷尬,「你剛來不久那種輕浮的模樣,我以為你……你想搭訕我。」

  柒謊大笑,將她拉回懷裡。

  「其實,我還蠻喜歡妳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柒謊輕吻伍簧的羽耳,「讓人格外有征服欲。」

  伍簧嘆了口氣。

  怎麼就和當時純潔靈巧的獨角海豚完全南轅北轍呢……

  但當她在腦海將兩者的身影相疊時,她還是找到了部分共通點。對孤獨的忍耐、對逆境的掙扎……

  而那也許就是她不再繼續抑制自己、對他敞開心胸的原因。

  

  110.03.11

這對大概告一個段落,剩下應該就是補完一些過程的番外XD

點閱: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