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特效藥

Last modified date

#好感度8-9左右的小甜餅

#感冒了只想吃糖

  

  旅行者染上風寒了。

  熒頭痛欲裂,一闔眼就是冰火水深淵法師在面前開大,以及丘丘人舉著火把在後方神樂亂舞的畫面,擾得她自昨晚起便夜不成寐,一雙翦水金眸布滿血絲,憔悴不堪。

  踏遍蒙德和璃月,上爬龍脊雪山,下鑽層岩巨淵,不畏風吹日曬雨打雷劈的熒,如今病懨懨地躺在望舒客棧床上,這可把派蒙給急壞了,連忙飛去不卜蘆找白朮和七七抓藥。

  一股熟悉的清心香氣飄進房裡,門扉推開的聲音輕而緩。

  五感遲鈍的熒慢吞吞地從床上起身,沙啞的聲音埋怨道:「派蒙,妳也去得太久……」

  一和來者對上眼,熒那到了嘴邊的牢騷便瞬間吞回去。

  清冷絕色的少年仙人,衣袂飄逸,環胸抱臂而立。

  「魈魈魈魈上仙!你怎麼來了?」

  旅行者平日熱心助人廣結善緣,加上派蒙的廣播推送,生病的消息不脛而走,鍾離和達達利亞先後過來探望她,帶來了入藥用的千年人參和至冬國的生命之水,就連遠在蒙德的風神巴巴托斯也悄悄送來蒲公英茶,希望她能早日康復。

  那名和旅行者同進同出多時的少年仙人,直到此刻才終於現身。

  住在客棧頂層的仙人,樓下的動靜如此之大,他又怎麼可能置若罔聞?

  「……我不能來嗎?」

  魈的視線落在桌上那幾盒探病禮物,眉眼內斂淡然。

  魈的言下之意,旅行者倒是聽懂了。璃月的岩神、蒙德的風神、甚至連至冬國的愚人眾執行官都來致意關心了,魈身為她的護法夜叉,為何熒對他的出現如此意外?

  「我是怕把病氣過給了你呀,鐘離先生和溫迪並非凡人,我自是不擔心的,達達利亞要是真被我傳染感冒了,那黃金屋比試時我也樂得輕鬆一點,但是魈上仙不一樣,你平常除妖祆魔、險象環生,要是又被我連累……」

  「仙凡有別,凡人的疫病,對仙人來說不足掛齒。」

  「那魈上仙,怎麼現在才想到來探我的病?我還以為你是嫌棄我生病呢……」

  魈別過臉,看向木格窗外的銀杏落葉,「前幾天人太多了。」

  對噢,今天連派蒙都不在。

  不喜歡熱鬧的魈,總是遠離人群,也怪不得他等到現在才現身。

  「那現在……你探完病了,要走了嗎?」

  魈頓了頓,在她的床榻前坐下,顯然沒有要馬上離開的意思。魈身上帶著沐浴後的清香,每回結束戰役,他總是先把自己打理乾淨了才來見熒。

  旅行者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慢慢拉近了與仙人的距離,抓到與他相處的頻率。

  「我不擅長治病仙術或是煉丹製藥,但妳若有事情需要協助,不妨一說。」

  「這樣的話……」熒踟躕間輕咳了幾聲,「魈上仙,我已經好幾日沒有到冒險者協會接委託了,是否能拜託你幫我跑個幾趟?你的那份酬勞,我自然是不會虧待你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想起璃月古諺的魈閉了閉眼,海燈節之約結束後,他和旅行者的交集越發密切親暱,自然也是熟悉她對冒險者協會的執著,生病了仍不忘惦記委託任務。

  「冒險者之證借予我,稍晚幫妳跑便是。」

  「還有……我一直做噩夢,總是睡不好……」熒的聲音忽而低落,「小時候我生病也經常做噩夢,夜裡醒來,哥哥總會牽著我的手,直到我入睡為止。」

  熒伸出小指試探性地碰了碰魈,清冷仙人睜開眼,艷紅眼角線條柔軟幾分,金瞳染上溫度,他回應熒的碰觸,十指交扣,嚴絲合縫。

  「魈上仙,你喝過不卜盧的藥嗎?好苦好苦,我總是要配著糖才能喝完。」

  熒一手捧住魈的臉頰,在他頰上落下蜻蜓點水般的吻,討完這顆糖後,便順勢埋在魈的頸窩裡。熒的身體因為生病而發燙,十分貪戀魈的冰涼體溫,魈彷彿也被她的溫度感染,耳尖霎時紅了一片。

  「妳……」

  「是魈上仙說了不會被我傳染感冒,我才敢這樣的。」

  給她幾分顏色,倒是開起染坊來了。

  魈無奈地瞥了旅行者一眼,輕輕嘆氣,倒也捨不得鬆開緊握的手。

  「我會為妳護法,夢裡的惡鬼,也由我來驅逐。」

  魈的聲音低啞,滲入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

  熒因生病而蒼白的小臉,揚起了一抹笑。對她來說,魈的這句承諾,比任何藥都來得有效。

  那天晚上,是熒染上風寒以來,首次一覺到天明。

110.04.07

點閱: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