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世|寂意(12)過往

  「我今天不想做。」

  寂令一進房便寬衣解帶,聽到她這麼說,停下動作,目光含霜地瞥向她,「來葵水了?」

  紅意點點頭,抱著肚子在床上捲成蝦米似的,寂令見狀,便又整好衣冠。

  「我知道了,過來吧。」

  向來活蹦亂跳的紅意,每個月總有幾天會特別低潮,寂令這時候會對她格外包容。

  像現在,紅意就癱在寂令的懷中,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當然,還是被他以這樣會噎死為由,訓誡她坐起來吃完再癱回去。

  「我常在思考,妳的觀念為何會扭曲至此?是因父母雙亡,加之國師預言紅玉焚將會入朝為相,留妳一人在易門的因素?」

  「才不是呢。」紅意吃下他投餵的飯後水果荔枝,搖搖手指,「兄長資質聰穎,又有國師預言傍身,朝中肯定有不少人視為眼中釘,他把我帶在身邊,只會增加弱點,為相這條路上,免不了投鼠忌器,自然要把我擱下的。」

  紅意說得雲淡風輕,像在敘述別人的故事一般。

  「而易門在師父眼中,每個弟子都是籌碼,你以為她為什麼要收留我和兄長?兄長入宮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易門那幾年過得風生水起,她本還打算培養我做掌門,但我實在不想繼續任人擺布,便連夜逃下山了。進入暗棋後更不用說,那裡汰換新人比換衣服還快。但至少見到你的機會變多了。」

  「我不怪父母、不怪兄長,也不怪師父,人生在世本來就要為了自己籌謀打算,我感謝父母為了養兄長的怪病,把我領養回去,要不是他們,我可能還在北境山上裡挖雪吃呢……」

  紅意低聲笑了笑,「所以啊,寂令,除了你以外,還真沒人把我放在第一順位過。」

  寂令對於第一順位這個說法頗有微詞,但念在她的狀況不好,也沒去糾正。

  「我不想為我做的事跟你道歉,但我想謝謝你,寂令。」

  紅意環住他的頸子,親暱地在他的額上一吻。

  「謝謝你接納了這樣的我,讓我待在你身邊。」

  

110.05.25

點閱: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