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塵歌壺

Last modified date

#好感度5-6的甜餅,1.5紀念文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旅行者最近行蹤飄忽不定。

  就連擅長追蹤行跡的魈仙人,逢魔時刻聞風掌訊,也失了幾次她的氣息。

  她是風神和岩神眷顧的寵兒,放眼提瓦特大陸上,沒有人能真正危及熒的性命安全。

  那麼,是去了哪呢?

  他在望舒客棧等了幾天,造訪璃月港的冒險者協會,甚至還遠至石門探尋旅行者留下的蛛絲馬跡,一無所獲。

  最後還是旅行者自己找上門來。

  熒從包裡掏出一個褐色砂壺,魈認出來那是萍姥姥的洞天仙法,散發著溫暖的淺金色光芒。

  「萍姥姥說,這個壺就是屬於我的家園,不用再餐風露宿了。」

  「……嗯。」

  被冷落數日的仙人,得知她這幾天忙碌建造家園的真相後,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悶意。

  幸虧旅行者心思纖細,這幾日忙進忙出又沒告知魈,自知理虧,便討好地陪笑道:「魈上仙願不願意賞個光,當我第一位訪客?幫我看看風水吉凶?」

  「我主掌殺戮,並不擅長堪輿,亦非能助人趨吉避凶的福仙……」仙人垂下眼簾,「但若妳堅持,我倒是可以陪妳看看。」

  熒向魈伸出手,白裙隨風飄盪。

  「來!」

  魈看著熒的笑容,剎那間分了神,將手搭上去後,隨著她一同踏進壺中洞天。

  洞天裡是海島型態,中央矗立著蒙德風格的主宅,阿圓正在茶壺裡打瞌睡,就連派蒙都不在。

  彷彿是熒刻意設計好的。

  「這個洞天沒有妖邪進得來,沒事的,你可以放鬆一點。」

  熒帶著仙人遊覽洞天,因為仙力不足,建築數量有限,顯得有些空蕩。

  面海的山坡上矗立著一座涼亭,海風迎面吹拂,捎來初夏的氣息,耳邊是海鷗鳴啼伴隨海浪沙沙聲響,催人入夢。

  熒順好裙擺在長椅上坐下,凝望著海平線,魈雙手環胸立在一旁,衣襬隨風飄蕩,她伸手勾住了雲紋長袖上的玉珮,魈低頭一看,撞進她的金色瞳眸裡。

  旅行者眼底滿滿都是翠髮仙人。

  「我整地時就在想啊,要是這裡能讓仙人偷得浮生半日閒就好了。半日留給璃月,降妖伏魔,剩下半日呢,就留給我,喝茶下棋,如何?」

  得到塵歌壺時,熒第一個想起魈--想給他打造一個可以回去的家。

  熒低頭悶聲笑道:「我這樣會不會太貪心了?」

  魈垂下長睫,「膽敢以凡人之身向夜叉提出此等要求,妳還是第一人,確實……僭越放肆。但……」他頓了頓,凌厲的眉眼柔化幾分,「妳的心意,我收到了。」

  「念在妳立意良善,勉予嘉獎。」

  魈揚袖結起仙印,以仙法幻化出一棵巨大梧桐樹,枝葉繁茂,比起阿圓販售的樹種,都還要巨大許多。

  金色梧桐樹葉紛飛落下,熒想起了生辰時魈折給她的蝴蝶。

  「謝謝你的喬遷之禮,我很喜歡。」熒捧起一片落葉,「既然你也不排斥,那就偶爾過來我這裡走走吧,我會為你留一盞燈的。」

  魈沒想到只是一片梧桐葉都能讓旅行者如此高興,心中某處的堅岩又被敲落一片。

  殺生護法逾千年,偷得浮生半日閒,應該不為過吧?

  魈提擺落座,拈過熒手上的梧桐葉,闔在掌心裡,施以仙法,流光傾洩,一隻燦金如岩晶的蝴蝶便栩栩如生地振翅而飛。

  「我這只梧桐蝶留在妳的洞天內,若我得空造訪,會透過它知會妳一聲。」

  「不用這麼麻煩,你想來就來。」

  魈一頓,「妳待他人也是如此好客?」

  「不是喔,只有魈而已。」熒正襟危坐地解釋道,雙頰微紅,「能夠自由出入這裡的,除了我以外,就只有魈了。」

  弦外之音,呼之欲出。

  魈喚來那隻晶蝶停在指尖,再一抬手,晶蝶便翩翩落在熒的花飾上,熒看著仙人意外輕柔的動作,與平時殺伐果決毫不相稱,她幾乎摒住了呼吸。

  「我明白了。」

  湛藍晴空下,梧桐金雨中,魈的唇畔盪開一抹比雲絲還淺的笑意。

  「我會常來的,那茶,就有勞妳了。」

110.05.18

點閱: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