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21 分血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喚雨

  今年闇月祭,雛月被潛伏於暗處的裏島反叛軍刺殺未遂。

  一旁的百琥魄受了輕傷,雛月也受到重挫,為了維持表島和裏島的通道順暢,不免消耗過多的創之魔力,躺在床上睡睡醒醒,腦內全掛念著闇月祭的事。

  百琥魄同時身為藝世雛使和她的丈夫,暫代了雛月的部分工作,然而闇月祭最後一天關閉通道,仍需要當時打開通道的施術者本人親自上陣。

  古色古香的廂房裡,光線微弱,魄坐在床側輕撫著她的右手,沉聲道,「我去和喚雨交涉看看,總有辦法的。」

  雛月對百琥魄虛弱一笑,蜻蜓點水般一吻,撐起身子更衣沐浴,獨自浸泡在藥草浴池裡淨身。

  半晌,百琥魄敲門而入,身後還跟著喚雨。

  這把雛月給嚇壞了。

  「我不希望妳在闇月祭結束後留下遺症,但我一個人無法處理紋世的業,所以我把喚雨也找來了。」百琥魄解釋道。

  「再怎麼說,妳也是紋世重要的雛使大人--」喚雨抬手,長袖褪至肘間,他拿出匕首割裂自己的掌心,鮮血被蒼色魔力包覆,飛升至空中。「我是妳的半身之一,不介意耽擱一點時間幫助妳恢復傷口。」

  百琥魄也挽起袖子,在手掌上割了一道裂口,血珠注入藝世雛使的魔力,散發出淡紫光芒,與喚雨的蒼色魔力交織在一起,環繞在雛月身旁。

  ……好溫暖。

  兩人的血從雛月的傷口滲入,補上她流失的魔力缺口。

  一個是與自己自小相伴的半身,一個則是與自己交換生死契約的伴侶,兩者的魔力是如此溫暖而相融。

  雛月感覺到體內一股暖流擴散開來,驅散了叛軍在她體內植下的黑暗因子。

  她輕輕吐出一口氣。

  「魄……喚雨……謝謝你們。」

  魄深情溫柔地笑了笑,喚雨則是投以冷淡的注視。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喚雨淡淡斥道,「連自己都無法保護,還指望別人幫妳收拾善後?」

  「我知道呀。」雛月露出虛弱微笑,頑皮地眨眨眼,「謝謝你浪費寶貴的時間來幫助我,喚雨大人。」

  喚雨翻了翻白眼,「把大人二字去掉,少陰陽怪氣的。看來妳恢復得差不多了,我先走一步,如果有任何需要,就吩咐蒼悅和蒼予吧,他們在門外候著。」

  雛月感激地點點頭,在他走後,整個人一放鬆,便沉入池水裡。

  「唉,他還是一樣可怕……」雛月張手向魄招手討抱,「這池水有著魔女的加護,療效極佳,你也下來泡一泡吧。」

  百琥魄脫去襯衣,走入池中,將雛月攬在懷裡。魄一點也不介意被她弄濕,還細心地避開了肩上的傷口。

  他是藝世雛使,在紋世接受的治療其實療效有限,但雛月的擁抱卻勝過一切醫療手段。

  「這次又險些沒能好好保護妳……」

  「該為這件事負責的又不是你,別老是自責呀。幸虧你出手及時,我才只有這點小傷。」雛月啄吻他的下巴,調戲地說道。 「要不是現在有傷不能亂來,我就以身相許了。」

  「妳啊……」

  魄又好氣又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臉頰,在唇上落下溫柔一吻。

  「好好養傷,明早還得將落後的進度補上才行。」

110.07.29

  

點閱: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