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22 安全(R)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魄知道我不喜歡孩子,因此歡愛上向來做足安全措施。

  他在床頭櫃放了盒保險套,中規中矩的樣式,第一次發生關係時,他自然而然地從裡面摸出了套子,我還揶揄他原來預謀已久。

  「戴套不會不盡興嗎?」

  魄愣了愣,臉頰染上一層薄紅,輕聲道,「和妳做,不管怎樣都滿足。」

  哎,他這樣子……讓人好想蹂躪他呀。

  我和魄花很多時間在前戲上,總是要磨蹭得彼此汗流浹背情慾浮動,逐漸褪去青澀氣息的少年這才會撐起身子,在床頭櫃一陣摸索,找到那片薄套,手嘴並用地撕開包裝,套在性器上,蹭著泛濫的花液挺進我體內。

  這次也不例外,我卻按住了他的手。

  魄的長髮汗濕黏在背上,薄唇微張喘著氣,紫眸泛著灼熱的光,握緊了保險套。

  「怎麼了?」

  「這次別戴吧,直接進來。」

  他的臉上浮現一絲猶豫。

  「三顧那時候,你把我關小黑屋還餵我吃媚藥,試圖用身體的歡愉來囚禁我,就沒想過用孩子綁住我嗎?」

  「我知道妳不會輕易想要孩子,用這綁住妳,對我們都是折磨。況且……」他頓了頓,聲音微啞,帶著些許欲求,「我和妳才肌膚相親沒幾次,開葷不到半年,過上吃素的日子,對我來說太難捱了……」

  如果愛不能把我留下,那快樂可以嗎?

  遙遠時空裡的那位少年,認真實踐了這句話。

  我確實因為饞他的身子,將紋世的一切拋到了腦後。沒有旁人,只有我和少年,我們抵死纏綿的日子,每一天都像是一輩子那樣久。

  我輕吻他的唇辦,環住他的頸子,腿間早已被花液潤濕,拱起腰蹭了蹭他的性器,「別擔心,萬一有了,我會對你負責的。」

  我沒對他說,之前經期不順去醫院掛號時,醫生說過我是不容易懷孕的體質。

  我才想,那就試試看吧。

  能夠和魄肌膚相貼,又能賭看看那微弱的機率。

  魄垂眼深思,慎重地頷首,重新壓在我身上,扶著陰莖一吋吋地破開窄道,進入我體內。剛才在他的手嘴並用下去了幾次,陰道內收縮脹熱,恰好將他絞得動彈不得,魄埋在深處片刻,我也同時感受著被撐滿的充實溫暖。

  他猛然一頂撞,我嘴巴微張,發出了甜膩的喘息聲。

  兩人下身相接處,又濕濕答答溢出了一片清液。

  「這麼快就去了?」他在我耳畔笑著問,同時開始輕輕淺淺地抽插起來。

  我還沒緩過神,根本承受不了這一波波的衝擊,理智幾乎被拋到九霄雲外,只能隨著他的動作,發出不成字句的嬌吟喘息。

  沒了那層薄膜的阻隔,我和他真真正正地結合了。

  起初我還有力氣用腳夾緊他的雙腿,後來全憑他擺布。他換了側身的動作,抱住我的腰,性器從滑溜的臀縫間滑過會陰,再插入陰道。

  我舒服地哭了出來。

  魄不斷吻著我的頸子、肩膀,後來又換成傳教士面對面的姿勢,吻去我的眼淚,放緩了頂弄的頻率,我慢慢拾回意識,靠在他的肩上嗚咽喘息。

  他這才幾歲……剛要上大學啊……

  我不敢想像成年後、氣場全開的他,能把我玩得怎樣狼狽。

  歡愛過後,我躺在魄懷裡平撫氣息。他一手往下,探入我的穴口,正在幫我掏淨裡頭的黏膩。

  「魄……」

  「嗯?」

  「把保險套扔了吧……」我吻上他的喉結,「我喜歡這樣和你肌膚相親。」

  他定定看了我許久,以交往告白時一樣的慎重態度,點頭答道。

  「……好。」

  

110.08.25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