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熒|綠塘紅楓

Last modified date

#2500+甜餅,好感度10

#我流設定,看完2.1主線後的產物

  –

  海祇島,一處被綠塘包圍的靜謐宅邸。

  島嶼上的景緻如夢似幻,水草綿延至天際,淺藍清透的海月飄浮於空中。與幕府軍的交戰目前暫時休兵,反抗軍也難得鬆懈幾日。

  那日天守閣一戰,萬葉雖以凡人肉身之軀擋下雷電將軍無想的一刀,神的威壓卻震傷了他的五臟六腑,吃虎魚刀也被砍出一道缺口,送往天目鍛治屋重鍛。

  萬葉不願當冗員給船隊添麻煩,決定暫且在海祇島留下。心海和五郎為萬葉整出一間空屋,讓他安心養傷。

  萬葉坐在靠窗的床上,淺髮散開,右肩臂纏滿紗布,楓紅羽織鬆鬆披在肩上,露出大半肌膚。

  「綠塘搖灩……接星津……*」少年長指抵著下巴,低頭賦詩,「嗯,接下來是……」

  萬葉頓了頓,抬頭望向門扉。

  風中捎來了星海與白花的氣息。

  --叩叩。

  「萬葉?你在嗎?」

  沒等他應聲,金髮旅人已經從門邊探出頭,懷裡還揣著食盒,這回派蒙沒跟在旁邊,只有熒一個人前來探病。她的目光在萬葉身上停了半瞬,然後才走進室內。

  在一心淨土中擊敗雷電將軍後,旅行者周旋在三奉行和鳴神大社之間,調節各方勢力和解決居民委託,忙得足不點地,直到最近終於得了空得以歇息。

  「妳怎麼有空過來?」

  「好不容易把鳴神島的事情處理完,最後一個委託要我釣魚,不小心釣得多了,想說做成料理看看……」熒把食盒放在桌上,打開蓋子,拿出一盤乾燒香魚,上面擺著楓葉和絨毛球,神似萬葉的獨門料理。

  「還照你的食譜試做了雨奇晴好,嘗嘗看我的手藝吧?」

  萬葉眸光柔和,「謝謝妳,有心了。」

  眼見萬葉的右手不便動作,熒將盤子端過來,夾起一塊鮮嫩魚片,送到萬葉嘴邊。他傾身靠近熒,魚肉入口即化,帶著海洋的鹹味。

  「嗯……味道不錯,就是燒得久了些,下回火侯再注意些。」

  熒自己就著萬葉剛用過的筷子也嘗了一口,「你可真嚴格啊。」

  萬頁的視線落在熒的唇上一秒,低頭笑了笑。

  「當然,這可是我的獨門料理。」

  「等你的傷好了,再教我做一次吧?」

  萬葉雖然旅居四處,卻對吃食相當講究,尤其精於魚類料理,如今受制於外商,日常起居雖然沒有大礙,但提刀做菜這種細活還是有點勉強。

  熒捧起他纏滿繃帶的右手,垂首啄吻他骨節細長的指尖,柔嫩唇瓣隔著繃帶擦過灼傷的淺白疤痕,萬葉心底一片酥麻。

  「熒……」萬葉肩膀顫了顫。

  熒的手比萬葉小很多,將他的右手包覆在自己的雙手裡,「還疼嗎?」

  「早已不疼了。」萬葉聳了聳肩,「就是不太體面。」

  萬葉鮮少讓人見到神之眼造成的傷疤,而今願意讓熒執手碰觸,已經是相當大的讓步。

  熒面露擔憂,眼底卻有著藏不住的笑意,「雷神造成的內傷呢?我聽說你那天還是被五郎背回去的……」

  萬葉臉一紅,連咳數聲解釋道,「哪有的事,明明只是攙扶而已--」

  「好啦,不逗你,你也知道自己是個普通人啊?你衝過來接下雷神那一刀時,我嚇得心臟都快停了。」

  少年目睹友人在御前決鬥落敗後,為了不讓友人遺願被砌進冰冷的石像中,他撿起了那枚神之眼逃離天守閣。

  楓原萬葉的個性淡泊從容、隨遇而安,而那日帶走友人神之眼被追捕、跟隨反抗軍奔向御前,是他少數的決斷之一。

  神之眼曾在萬葉手中燦亮灼燒,最終黯淡下去,萬葉為了找尋讓神之眼再度亮起的方式而踏上旅程,跟著北斗的船隊一路旅行,在璃月遇見了旅行者。

  同為浪跡天涯的旅人,萬葉和熒分外投緣,相知相惜,情愫在海風中滋長,當兩人回過神時,已然落入情網。

  雷雨交加的夜晚裡,他們也曾在狹窄逼仄的艙房裡,以身體為淋濕的彼此取暖,但誰也沒說破,他們就像走避午後雷陣雨偶遇的旅人,分享著同一片休憩的林蔭,在短暫的交會中照亮彼此一瞬。

  烏雲密布的那日,萬葉尾隨反抗軍重回天守閣前,眼見旅行者即將被斬殺,萬葉以雷霆萬鈞之勢奔向神明的威光,捨命替她扛下了那一刀。

  刀刃相擊的瞬間,別在圍巾上的神之眼共振亮起,其中一枚空殼閃過雷電紫光。

  耳邊彷彿聽見了友人的聲音。

  --總有地面上的生靈,敢於直面雷霆的威光。

  這次,萬葉趕上了,以凡人之軀,抵擋了來自神明的威壓。

  萬葉手上燒灼的疤痕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自己,沒有任何人有權剝奪他人的願望--即使是神,也不行。

  如今友人的遺願已了,也從雷電將軍那得到了永恆的答案,過久的停留,會讓他和「自然」產生隔閡,萬葉知道自己是時候踏上下一段旅程了。

  北斗同意他以養傷為由留在海祇島上,說著往返璃月和稻妻少說需要半個月的時間,要他好好靜養,別操心船隊的事,然而那玩味的眼神早已看出萬葉矛盾的心境。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對萬葉來說,沒有需要煩惱至隔夜的事,有什麼不痛快,便將之吟誦成詩,隨風而去。

  然而卻有一件事除外。

  那個例外,正在心無旁鶩地和那盤燒魚奮鬥,眼角不時偷覷萬葉,正好被他逮個正著。

  「……熒。」

  熒埋頭挑著魚刺,輕輕應道,「嗯?」

  「等傷勢痊癒之後,我就要離開稻妻了。」

  「我知道,北斗大姐頭這次離開前跟我說了,兩週後會回來接你。而我……」熒停下動作,撥了撥頭上的白花,這是她思考猶豫時的習慣動作,視線始終盯著盤裡的魚,「我在稻妻還有些在意的事,應當不會這麼快前往須彌,畢竟這裡的寶箱我還沒全開完呢,清籟島上的貓咪你見過嗎?很可愛喔……等你傷好點,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萬業聽見她的心跳聲加快了些。

  「熒,抬頭。」

  「啊?」

  熒感覺到頰邊傳來溫熱的觸感,萬葉的吐息和淡淡的藥香頃刻間包圍住她。他的纖長手指攏起少女的金髮,輕輕往耳後一掠。

  他看見熒發紅的耳根,和她微微發顫的圓肩。

  原來,她也和自己一樣啊。

  她想說的和不敢說的,透過那不規律的心跳聲,萬葉全聽見了。

  真可愛。

  萬葉淺淺一笑,纖長睫毛垂下遮住紅瞳,這次的吻落在離心臟更近的鎖骨上。

  少女身軀輕顫,埋在他的肩窩裡,鼻間滿是屬於他的清風氣息。

  兩人不約而同想起了在死兆星上收帆被雷雨淋濕後,進船艙取暖而意外點燃慾火的夜晚。

  「你身上還有傷,我找珊瑚宮大人問過,她說……」熒壓低音量,清了清喉嚨,「避免劇烈運動。」

  「嗯,我是傷患,確實沒辦法輕舉妄動。」萬葉的手輕輕搭著熒的纖腰,往上輕掠過蝴蝶骨,感受她的體溫和身體曲線,那天的記憶逐漸被喚醒,少年眸底含笑,「但,疼痛能讓記憶更加刻骨銘心。」

  熒沒想到她的意圖全被萬葉看透了。

  早在走進屋內的那瞬間,看到萬葉身上披著寬鬆羽織時,她的心神就被那淺髮半散的閒逸姿態給勾走了。羽織上的紅楓圖案飄逸自在,引誘她揭開那輕薄的外衣,探入其中碰觸他結實的身軀。

  不見得要做些什麼,就只是想要抱抱這名如風的從容少年。

  之所以把派蒙留在木漏茶室,也是因為她不想要兩人世界被打擾。

  熒的手指穿過他垂落在肩上的軟髮,目光閃爍,「好,我會輕一點的,痛的話,記得跟我說。」

  萬葉涼涼地朝她一瞥,「嗯……這話由妳說出口,聽起來是否有點奇怪?」

  熒笑出聲,避開傷口坐到了少年的懷裡,感受到體溫逐漸攀升。

  夏末秋初,碧波連天,窗外的綠塘和室內的紅楓相互輝映。

  即使離別終將到來,他們還有時間可以一起為詩篇書寫續章。

  

110.09.09

*取自 《蓮花》溫庭筠

點閱: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