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折服

Last modified date

#看完2.1主線後的產物,熒妹個性有點私設

#有一點點擦邊描寫注意

  –

  幽靜的夜,熒在達達利亞懷中悠悠醒轉。

  雕花窗外明月高懸,在熟睡的青年臉龐鍍上一層淡淡銀邊。

  他的睡顏平靜酣恬,睫毛在肌膚上落下影子,單看這樣的外表,難以與放出魔神奧賽爾來摧毀璃月的愚人眾執行官末席「公子」聯想在一起。

  達達利亞向來淺眠,注意到懷中女孩的動靜,連眼睛都還沒睜開,便往她的肩窩一埋,像隻大型犬般蹭了蹭,嗓音慵懶,「想上廁所?妳站不起來吧,我抱妳去。」

  「……」熒無言地瞪著造成她腿軟站不起身的始作俑者,把達達利亞按回床上。「沒事,我只是睡不著。」

  青年的胸膛輕顫發出笑聲,嘴唇擦過熒身上的斑斑紅痕,那是前一晚的戰果之一。

  「是做噩夢了?要不,說來我聽聽?」

  達達利亞將少女摟在懷裡,一下下輕拍她的背,就像他過往在故鄉安撫做噩夢的弟妹一樣,常常就著這樣的姿勢,睡到天亮,手也麻了一夜。

  「我夢見你死了。」

  達達利亞動作一頓。

  她的直白回答令青年玩世不恭的笑容綻開一絲裂痕,稍縱即逝,少女沒有錯過這個瞬間,心中的煩悶登時消散了些,有種扳回一城的快感。

  達達利亞的聲線低啞了幾分,「是因為女士?」

  熒的視線有些恍惚,輕輕點頭。

  「嗯。」

  達達利亞知道她是解除眼狩令的大功臣,而中間出了一個插曲,那便是散兵的背叛以及女士的死。愚人眾之間的情誼並不深厚,他曾被女士擺過一道,對這個消息絲毫不感意外。

  女士她輕視了死亡這件事。

  死亡對達達利亞而言並不陌生,愚人眾執行官獲授邪眼的那一刻,宣誓效忠冰之女皇,獻上忠誠,卻不代表連性命也要交付出去。

  曾經見識過深淵的少年,比任何人都要珍惜生命--他總是陷入鬥爭的漩渦,為了追逐戰勝強敵的快感,不惜將自己置於生死關頭,又為了活下去,持續鍛鍊自己、追求更高的武藝境界。

  當達達利亞領命來到璃月港,思忖著如何取得岩神之心時,他看見了旅行者。

  嬌小身軀下蘊含著風岩兩種元素之力,和她戰鬥,肯定很有趣吧?

  兩人在停工的黃金屋打得不夠過癮,在被千岩軍發現的前一刻,熒把達達利亞拉進了塵歌壺--那裡沒有多餘的閒雜人等,兩人可以盡情打得痛快。

  白花長裙、少女與劍,跨越星海而來的旅行者,武藝進步得飛快,每一劍都直指要害。

  達達利亞被熒一劍釘在牆上,少女香甜的氣息透過唇瓣傳了過來。

  戰鬥令人血液為之沸騰,也特別容易催化深埋在心底的慾念。

  那時候,她說了什麼?

  --你的命,現在是我的了。

  熒的金眸堅毅,彼此交換了初吻。青年閉上眼,心想,這大概是除了至冬女皇那冰冷的睥睨外,唯二能用目光就讓他甘願折服的人。

  自那日起,達達利亞經常出入塵歌壺,白日與少女切磋武藝,戰得酣暢淋漓,夜裡則交頸纏綿,兇狠得像是要將對方揉入身體裡。

  然而風是不會停歇的,旅行者搭上死兆星號奔赴稻妻,達達利亞則在璃月繼續執行至冬公務。

  拉開距離後,反而沉澱出感情的重量。

  而今時光飛逝,旅行者結束稻妻之行歸來,獲得了雷元素,那是與達達利亞的邪眼極其相似的、令人為之戰慄的雷霆之力。

  達達利亞迫不及待約了熒來切磋武藝。

  兩人的關係如今似敵似友,說喜歡太淺白,說愛又太矯情。

  旅行者與達達利亞久別重逢,青年發現她變了不少--融會貫通三種元素之力的她,武藝越發精湛,白天對練能和魔王武裝狀態的他五五開,而在夜裡,亦主動誘使達達利亞纏綿,直到在他懷中精疲力竭,以近乎失去意識的方式沉入夢裡。

  達達利亞終於查覺她有心事。

  和平時樂於助人、跑腿奔波的開朗外表不同,熒到了夜裡經常做噩夢。留意到熒的狀況,即使隔天還有愚人眾的軍務在身,達達利亞也總是主動在壺裡宿下,陪著她入睡為止。

  今晚亦如是。

  達達利亞的掌心摩娑著熒的蝴蝶骨,一邊吻著她的耳殼。

  「放心吧,在我戰勝深淵巨獸前,不會這麼輕易倒下的。」

  「前陣子我過生日時,你問過我,有什麼想要痛打的對象吧?」熒低聲說道,「那個對象就是你,所以,給我好好活下去……你跟托克約好,要帶我回去至冬吧?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要活下來,你還欠我一頓架呢。」

  青年目光一凝,被深淵吞噬高光的湛藍雙眸,在月光映射下越發深邃。

  他不知道熒直面女士死亡時,是怎樣的場景、又產生怎樣的心境變化,但那想必是與他在深淵凝視黑暗時相似的覺悟,對生的渴望及對死的敬畏。

  「好,我答應妳。」達達利亞勾住熒的小指,輕輕拉動,在她的耳畔念著至冬的童謠,「冰川冷,雪原寒,撒謊的舌頭全凍爛……到了至冬後,我就請托克當證人。」

  熒環住他的脖頸,指尖輕撫過筋絡血管,感受到其中躍動的生命力,她仰起頭,在喉結和下頷之間的皮膚上咬了一口。

  達達利亞輕嘶一聲,收緊懷抱,酥麻的痛感反而使他心底升起一片歡愉。

  「嗯……力道尚可。」

  兩副千錘百鍊、不斷與生死相搏的身軀相擁著,只有他們才能理解彼此眼中的世界是怎樣的瘋狂和美麗。

  「達達利亞,記住了,你的忠誠可以給女皇。」熒的聲音既輕又柔,卻蘊含著不容拒絕的深刻情感。「但你的命,必須留給我。」

  達達利亞以吻作為答覆,翻過身將她按在身下,灼熱勃發的生命力正熨貼著少女的柔軟身軀。他輕咬耳殼,殷紅金屬耳飾垂落在頰側,凸顯出他清俊的臉部線條。

  「熒,我可以給的東西可多了,想要的話,就來搶看看吧。」

  達達利亞低啞的聲音充滿誘惑和挑釁,隨著陷落的床榻和棉被滑落,掀起新一回合的比試。

  時間慢了下來,寂靜的夜,響起微弱的喘息聲。

  

  –

  *靈感來自twitter:sni8_老師的作品。

110.09.15

點閱: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