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命之座

Last modified date

#好感度10

#寫來阻止自己抽滿命公子的邪魔歪道文

–  

  在妳不小心說溜嘴,說想將達達利亞滿命後,青年便扣住了妳的錢包。

  除了塵歌壺以外,妳哪兒也去不了。

  達達利亞把妳困在自己和床頭櫃之間,居高臨下,橘髮垂落在俊俏的臉上,投下陰影,深藍色眼眸鎖著妳不放。

  「小姐,為什麼要這麼做?在妳眼裡,我還不夠強嗎?」

  妳把每月的脆弱樹脂全給了他,只為了幫他刷出一套爆率80%、爆傷200%的極品聖遺物;達達利亞在妳的角色box中,無論出場次數抑或傷害數字,都遙遙領先在前,無人能望其項背。

  「我不是、我沒有……」妳一臉心虛,支支吾吾,「萬一你下次復刻是三年後至冬國更新怎麼辦?」

  「我就在妳面前呀,小姐。命座對我來說,只不過是錦上添花,現在的我就足以帶領妳擊穿深淵了。」

  是的,在妳抽到他後,每一期的深境螺旋都要帶他進場,12星早已是囊中之物,甚至調整隊伍打了兩三趟,讓達達利亞上路下路均名列榜上。

  在現階段的提瓦特大陸上,已經沒有達達利亞征服不了的祕境或魔物。

  這些道理妳都懂,但妳就是想將他的命座一一點亮,看那隻吞天之鯨悠遊於星海之上,迤邐出一片美麗的星痕水光。

  「難道在小姐面前,我是殘缺的嗎?」

  達達利亞低語道,額頭靠在妳肩上,紅色耳墜叮噹輕響。

   妳的指尖拂過他衣領上的金屬裝飾,落在他的心臟位置上,「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值得擁有最好的。」

  「哈哈,小姐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達達利亞莞爾一笑,握住妳的指尖,垂首啄吻,「我早就擁有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了,那顆流星劃過黑夜,墜落在我的手中……熒,那就是妳。」

  青年的聲音最後被餵進了妳的嘴裡,唇舌交纏,勾勒出曖昧的銀絲。妳貪戀他清冽又溫暖的氣息,像極了在冬天溫室中培育盛放的向日葵,忍不住索要更多。

  「觸不到的風,卻擦乾了我的汗,聞不到的飯香,卻使我堅強……」妳哼起了一首腦海中耳熟能詳的歌曲,眼眶有些酸澀,「是你把我引入這個世界,促使我推開這扇門。和你相遇的每一天都是特別的。我不是要傷你的心。」

  「把錢省下來,對自己好一點,我就在這裡,一直都在。」達達利亞吻了吻妳的耳垂,拉著妳倒入床榻中,一手伸到妳的頸後解開衣扣,白裙散落在床單上,準備拉開夜晚旖旎的序幕。

  「小姐,妳可要好好活著,在我登上神之座的那天,當我的見證人。」

  妳環住他的頸子,眼角泛淚,仰頭以吻作為答覆,雙手環住他精實的腰腹,擦過他神之眼上方的腹肌。他制住了妳貪玩的手,輕嘖一聲,臉上的笑意多了一絲壓抑和慾望。

  論點火妳可是提瓦特第一把交椅,論滅火,妳也相當在行。

110.10.04

*歌詞引用自<門的另一端>

點閱: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