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守夢人

Last modified date

#我流熒妹,好感度8~9左右的雙向暗戀

#時間點在達達利亞傳說任務之後

#2.2達達復刻祭品文!

  –

  --聽說達達利亞病了。

  旅行者經過北國銀行時,葉卡捷琳娜拜託熒去探望他,順便將這個月的報表呈給他核章。熒感到匪夷所思,問他們為什麼不自己拿過去?只見葉卡捷琳娜像是早有準備,流暢地轉述達達利亞的口諭。

  「『公子』大人交代,養病期間不允許任何人打擾,除了熒小姐以外。由於這份文件萬分火急,只好拜託您了。」

  派蒙雙手插腰,「怎麼從托克來過後,他就越來越習慣麻煩妳了呀?」

  「這傢伙……」熒啞口無言,「但我今天的冒險家協會任務還沒做完……」

  葉卡捷琳娜不動聲色地補充說明,「--當然,『公子』大人亦吩咐過,若您願意協助,將提供一筆酬勞,作為占用您時間的補償……」

  酬勞?

  熒伸出手,露出親切專業的笑容。

  「包在我身上!」

  ……

  熒按照葉卡捷琳娜提供的資訊找到達達利亞下榻的旅店,位在頂樓視野極佳的單人套房,整層樓都被他包下了,門口有愚人眾新兵看守,待她出示過文件後才放人入內。

  派蒙倒是被留在外面了。

  達達利亞對於極致武藝的追求,那樣戰狂的個性,讓熒經常忽略他在至冬國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階執行官的事實,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名軍人,必要時甚至會為了冰之女皇與各國為敵。

  但那都不是現在需要擔心的事。

  熒推開門扉,她看見達達利亞正坐在案前寫著家書,忍不住想起前些日子托克來訪璃月時,說哥哥曾在家書中頻繁提及她的事情。

  到底是寫得多詳細,讓弟弟能一眼認出素未謀面的她來?

  熒見達達利亞寫得認真,輕步他走到身後,皺眉道,「達達利亞,給你三分顏色,倒是開起染坊來了,這次竟然讓我跑腿送文件?」

  「染坊……哦,是璃月的俗諺嗎?」達達利亞放下筆,聲音雖然有些中氣不足,卻比上回在北國銀行目送托克離去後要來得有精神許多,他斜靠著椅座,僅著單薄的紅色襯衣,露出腰側的肌色和水元素神之眼。「哈哈,妳在氣我請他們找妳送文件的事嗎?這樣一來,養病期間我既不會見到冰冷的同事們,而妳也能拿到豐厚酬勞,這怎麼看都是雙贏。」

  熒掏出葉卡捷琳娜交代的文件,放在桌上。

  熒對達達利亞的態度,也沒比他不想見到的同事們溫暖到哪去。

  「蓋章。」

  「小姐真是無情啊。」達達利亞十指交扣疊在腿上,雖然面露疲態,深邃藍眸卻彎起狐狸般的弧度,淺笑道,「上回黃金屋一戰受傷未癒,又在研究所開啟魔王武裝,後遺症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好,再讓我休息一會兒吧。」

  熒低聲道,「你在浪費我的時間嗎?」

  「浪費?……嗯,也許,我想用『借用』這一詞來稱呼更加合適些。我多的是摩拉,多給點加班費就是了,小姐能不能再借我一點時間?」

  ……借?

  達達利亞露出笑容,「50萬摩拉,如何?」

  「成交!」

  然後熒就後悔了。

  這是第幾次了?為什麼聽到高額酬勞連委託內容都不確認清楚就無腦答應?

  「這家飯店的枕頭我躺不習慣,好幾天沒睡好了……」躺在熒大腿上的達達利亞打了個呵欠,輕聲解釋道,「我只是想睡個好覺而已。」

  「50萬可以買幾個枕頭了?」熒無奈地吐槽道。

  「那不能相提並論。」達達利亞閉上眼,薄唇含糊地喃喃道,「小姐啊,可是特別不一樣的……」

  熒跪坐在床榻上,大腿上是達達利亞暖橙色的腦袋,柔軟短髮微微翹起,摘下面具和鋒利甲冑後,他看起來就像是個隨處可見的至冬遊客,雙手安分地疊在胸口,彷彿真的很需要一場安適的午覺。

  熒見他呼吸漸趨平緩,忍不住伸手撥開捲翹橙髮,露出青年的一對纖長睫毛。

  不得不承認,達達利亞眉清目秀、豐神俊朗,是真的長得好看。

  熒不懂,達達利亞為何對她有種特殊的信任?明明不久前他們倆對決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上回便將托克交付給她照顧。因為達達利亞了解她,知道她不會在托克面前趁人之危。

  太狡猾了。

  被他算計的同時也被信任著,這種矛盾讓熒內心有股說不上的困惑及動搖。

  她想起來,達達利亞說,他們倆人很像。

  不,一點也不像。

  達達利亞清楚自己的立場、目標和弱點,是個通透的人。知道自己是棋子,也知道自己無能為力之事,不在乎被如何看待,只在乎與她之間的勝負。

  ……和她完全不一樣。她甚至不明白自己對七神和提瓦特而言,是怎樣的存在?

  璃月的午後風光明媚,催人欲睡,熒的思緒彎彎繞繞,她靠著床頭櫃,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她和達達利亞是同僚,剛成為討債人,出完任務回到宿舍,兩人筋疲力盡倒頭就睡,達達利亞躺在她隔壁,無懼外面的暴風雪,只穿著單薄襯衣,年輕的睡顏毫無防備。

  熒在這次討債任務的表現並不理想,但達達利亞卻幫她墊上了缺少的那份摩拉--他說,他和他一樣是為了家人而進入軍隊;等熒找到失散的哥哥後,再請他吃頓大餐補回來就好。

  那份笑容和善意很真。

  奇妙的夢,卻讓熒內心暖融融的。如果換個時間相遇,也許兩人可以成為談得來的同僚。

  但凡事沒有如果。

  當她醒來時已經夕陽西斜,熒揉了揉眼睛,床上只有自己,身上還蓋著達達利亞的外套,床側則留有他的餘溫。

  達達利亞不在房內。

  熒帶來的那份文件已經簽核完畢,並仔細地做了註解;至於另一張字條是留給她的,旁邊還壓了一袋沉甸甸的摩拉。

  --謝謝小姐,讓我做了個好夢。

  熒撫摸字條上的飛揚筆跡,回想起他入睡前的喃喃自語,忍不住失笑。

  「達達利亞……你真是個任性的人啊。」

  

  

  

  

110.10.13  

點閱: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