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琉卡(02)

Last modified date

Comments: 0

  結果滿夜還是慫了。

  看著貳晃--或者說,琉卡,少年充滿警戒的模樣,宛如誤入陷阱的小獸,縱然滿夜心知冰神為達目的向來不擇手段,一想到琉卡來此之前經歷了什麼,她便捨不得對他下重手。

  貳晃說什麼直接霸王硬上弓也無妨,他當她是禽獸嗎?換個立場,難道貳晃就會這樣對她嗎?

  不,他不會。

  貳晃肯定又在考驗測試她了,如同告白前的每一個曖昧互動,他欲擒故縱神出鬼沒,只為了確認自己的心意,不到最後一刻,不會輕易交出心。

  滿夜握住琉卡的下巴瞅著他,內心思緒百轉千迴,最後嘆了口氣,動手把他的繩索解開。

  「走,去吃飯吧。」

  琉卡愣了愣。

  滿夜下床,薄紗裙襬拖曳到地面上,回眸一望,困惑道,「你不餓嗎?」

  少年被綁在祭壇上一天一夜,風吹日曬、冰天雪地,怎麼可能不餓?

  他雙手雙腳上的瘀痕還沒散去,身上又多是被鞭笞的痕跡,能強撐到現在還跟她對峙,對「生」的執著和毅力遠超乎想像。

  滿夜有些心疼。

  於是她差人去做了一桌菜,並在房裡布置了臨時餐桌。考量到他身體虛弱,準備的多半是清淡的菜餚湯品。

  滿夜在餐桌前落座,精緻的指甲輕輕敲在銀製餐具上。

  窗外的雪花紛飛,白日卻寂靜如夜。

  「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她露出微笑,「活下去才有逃出去的希望,先來填飽肚子吧。」

  琉卡遲疑,「妳在鼓勵我逃跑?」

  滿夜沒有回答他,驚嘆於DM機器模擬出來的體驗,甚至連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都無可挑剔,拿起刀叉,「我先開動了。」

  她沒再管琉卡的態度,逕自大快朵頤起來。少年起初還有些警戒,但畢竟餓了幾天幾夜,也顧不得這麼多,跳下床,鋪到餐桌前,用手抓起食物塞進嘴巴。

  滿夜皺了皺眉。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

  琉卡吞下嘴裡的食物,捉起餐巾擦了擦手上殘渣,拿起杯水牛飲一口,接著又伸向一盤鬆軟麵包。

  滿夜注意到,雖然他進食的節奏很快,卻都盡挑她用過的菜色。

  看起來沒受過教育,但果然還是聰明的孩子,如果好好教導,應該大有可為吧。

  她想起和貳晃相處的種種一切,眸光不自覺溫柔了起來。

  這場遊戲固然有暴力破解的方法,但她想,既然機會難得,不如放慢腳步,好好了解「琉卡」吧。

  ……

  滿夜讓琉卡在自己的房間住下。

  所有祭司都知道她這次對於祭品的態度格外不同,雖然不解,但仍配合安排琉卡的起居事宜。

  填飽肚子後,琉卡被帶去沐浴淨身。

  --祭品在冰神大人面前,從來沒有活超過一天。

  --你說他,是不是被冰神大人相中了?

  侍僕們的對話在他腦海縈繞不散。

  冰神專屬的浴池足足有村內廣場這麼大,琉卡泡進去,池水漫過鼻尖,他捧起熱水,看著水穿過指縫,百思不得其解。

  琉卡年紀雖小卻很早熟,和他一起在礦坑裡打滾的都是成年男子,葷話也聽了不少,關於祭品的意義,從冰神和僕從的言語態度也察覺一二。

  那時的動作會戛然而止,大概是嫌他髒吧?

  填飽肚子、洗淨身體,就該履行祭品的職責了。

  琉卡面無表情。

  他才不會讓她如願。

  ……

  琉卡被人領著回去冰神房間時,滿夜正在翻看書架上的典籍,她聽見門口的動靜,抬眼望去,瞬間愣住。

  清水洗淨了少年臉上的髒汙,露出滿夜熟悉的俊俏五官,雖然尚未長開來,那份少見的稚氣反而讓滿夜怦然心動。

  少年裹著浴巾,橙髮濕漉漉,貼在頸子上,水珠沿著肌膚滑落到浴巾的陰影下。他依照滿夜的指示坐在她的身側,「好冷。」少年低聲說道,「我想喝熱的。」

  滿夜沒多想,吩咐人煮了熱麥茶來,熱騰騰冒著煙汽,遞到他手裡。

  「來,快喝吧。」

  少年小口啜飲熱茶,突然間手滑,將整杯麥茶打翻,滿夜反射性地推開她,側身擋住熱燙的液體,大半灑在她的肌膚上。

  雖然貴為冰神,她的身體卻和常人無異,馬上就起了一片水泡。

  「你有沒有怎樣?」滿夜查看他的四肢,確認安然無恙後,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

  「妳……」

  滿夜不難猜出心思單純的少年在意什麼,揮了揮手,「沒事,用法術治療一下就好,你看。」

  她從腦內擷取冰神的記憶,體內的原素力流動,匯聚成冰晶,覆蓋在她起水泡的肌膚上,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滿夜再次彈指,他身上的衣物瞬間被液化冰晶洗淨,殘留著淡淡茶香味。

  「要再來一杯麥茶嗎?」滿夜似笑非笑,「我不睡也沒關係,可以陪你整晚玩這個遊戲。」

  她了解千年後的貳晃,知道琉卡這些舉動背後的意義。

  琉卡就像是剛出生就被拋棄的狼崽一樣,雖然脆弱,卻有與生俱來的野性。

  「神明,真好啊。」琉卡垂首低聲說道,「位高權重、不死之身,視人命如草芥,憑什麼?憑什麼從出生起就注定雲泥之別?」

  「那麼,你有什麼願望嗎?」

  滿夜問出了當初創世之神招攬這名將死少年的話語。

  琉卡的唇瓣蠕動,一雙眸子緊鎖著滿夜,沒有恐懼,沒有閃避,只有像要將她狠狠灼傷的燦亮熱度。

  「我想救出我的家人。」

  

110.12.07

Hits: 26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