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隱雪

#2.3冬活紀念文,1000+甜餅

  –

  --雪積起來之後,就可以挖著吃了。

  熒無意間曾經聽魈這麼說過,追問他什麼意思?他卻只回以淡淡的冷哼。

  想到年幼的金鵬夜叉,在冰天雪地裡掏雪吃的畫面,熒心裡就一陣難受。有幾回接了任務去雪山附近掃蕩丘丘人,魈陪同前往,熒不自覺地留意起魈的動作。

  她的眼神太過刻意,教人難以忽略。

  魈拔出釘在丘丘人身上的和璞鳶,臉上的戾氣未散,顯得有些孤冷。

  「……何事?」

  「我做了很多杏仁豆腐,你要是餓了,便跟我說一聲。」熒越說越小聲,「別再挖雪吃了,就算你喜歡吃雪也別這樣,我聽了怪難受的。」

  魈一愣,躊躇片刻,娓娓解釋道--

  千年以前的璃月國土戰亂頻傳糧食短缺,他受到夢之魔神奴役,經常幾個禮拜吃不上一頓飯,飢餓似火一般燒灼著他的胃,吞下雪堆除了短暫的飽足感,也能順帶緩解那股火焚的痛楚。

  後來岩王帝君戰勝群魔,與眾仙一同開闢疆土,傳授人們農耕漁牧的知識,不再需要顛沛流離,糧產穩定;而魈也被帝君從夢之魔神禁錮中解放,並授以仙訣,修練千年後,已經不再需要為了飽腹而進食。

  「既然不需要進食,那魈為什麼特別偏好杏仁豆腐?」熒好奇發問。

  「因為杏仁豆腐的味道,與『美夢』十分相似。」魈垂眼,「夢之魔神曾以『美夢』為餌,誘逼我們聽令於她。」

  魈說得隱晦,點到為止--他在品嘗杏仁豆腐時,經常露出一瞬的恍惚。

  那『美夢』的成分和效果,恐怕不是什麼強身健體的藥材,甚至或許和魈後來深受怨氣殘魂侵擾有關。

  熒怔了怔,有些忐忑,「那我豈不是一直讓你回想起……那個時候?」

  魈知道熒的顧忌,搖搖頭,「那些往事,都已經過去了。與妳相遇後,業障侵蝕的痛苦也減緩許多,無須在意。」

  兩人走在雪道上,熒領著他走到一棵樹下,那裡有著她和派蒙一起埋下的果子--先前在阿貝多的指導下,為了讓水果保持新鮮,他們學會這麼做。

  她挖出預先埋好的杏仁豆腐食盒,還有幾顆日落果,旁邊加埋了冰霧花以保證冰鎮效力。果皮上沾著雪粒,熒拿手帕擦了擦後遞給魈。

  「試試吧?這個品種很甜,缺點是腐壞得快,雪山正好是天然的冷凍庫,埋在雪裡,正好可以拉長保存期限。」

  熒自己也拿了一顆日落果,連皮一起啃,酸甜水液在唇齒間綻放開來。

  「嗯,還不錯。」

  熒和魈兩人一起坐在樹下,用新鮮水果搭配杏仁豆腐。天邊的夕陽溶入雪景,將大地映照出一片日落果的顏色。她指向山腳營地附近的三座雪人,聊著前陣子在雪山發生的事情。多半是熒拋出話題,而魈靜靜聽著,偶爾應答。

  夜幕低垂,是該去冒險者協會回報任務的時候了。

  熒拍了拍裙襬上的雪花,站起身時一個腳滑,魈順勢握住了她的手。

  「小心點。」

  這句話讓她彷彿回到幾個月前,群玉閣一戰她從高空落下,魈施展風輪兩立將她順利帶回地面的場景。

  那是一切的起點。

  魈的金眸倒映出滿天星海,而每一顆星星,都有她的名字

  雪花落在少女的臉頰上,魈側頭,唇瓣無意間拂過她光滑柔嫩的肌膚,彷彿是他在將那片冰晶吻去。

  熒瞪大眼,不自覺後退一步,卻被魈攬在懷裡。

  少年仙人的下巴正好靠在她的肩上,冰天雪地中,從唇裡呼出白霧,熱氣熨燙著熒的肩膀。兩人都不是會畏寒的體質,熒這時候卻莫名貪戀他的溫暖。

  熒伸出雙臂,環抱住魈的背脊,落在他的蝴蝶骨上穩穩圈住。

  星夜下、雪地裡,金髮少女和翠髮少年相擁的身影,被月光鍍上一層銀邊。

  「……魈。」

  「嗯,我在。」

  「不管你發生過什麼事,對我來說,你都是最好的。」

  熒轉過頭,在他的唇角上輕輕一吻。

  「永遠都是。」

  

110.12.24

  

Hits: 248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