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熒|擅長的事(2022托馬生日賀文)

Last modified date

#全文3000+,好感度10的雙向暗戀

#祝托馬生日快樂!

  

  

  「是這樣的,我想委託妳陪托馬回蒙德一趟。」

  某天午後,神里綾華邀請熒至木漏茶室一敘,這回桌上擺的不是三色糰子,也不是暗黑火鍋,而是兩張船票。

  熒愣了愣,「托馬要回蒙德?」

  綾華張開扇子,溫婉一笑。

  「這是我和哥哥的意思。稻妻境內局勢穩定後,我們想感謝托馬自成為神里家家僕以來,不分日夜的付出,也知道他的思鄉之苦,但我和哥哥無法離開稻妻城,托馬又是神里家的重臣,熟稔蒙德、身懷武技、人品亦值得信賴的,我們想來想去,就只有妳了。熒的意思呢?如果妳不方便的話……」

  「當然可以,包在我身上,我剛好也有事要回蒙德一趟。」熒拍拍胸脯,派蒙也高興地合掌,「包在我們身上吧。」

  「啊哈哈,家主大人和綾華小姐,怕不是覺得我囉嗦,想要安靜幾天呢……」

  托馬自我調侃完,挪動雙腿改變姿勢,雙手握拳,鄭重地向綾華俯首行禮。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綾華小姐和家主大人務必保重身體,按時用餐,我會盡快回來的。」

  派蒙挺起胸,「我們也會好好照顧托馬的,對吧,熒?」

  「誰照顧誰還不知道呢,派蒙怕不是盼著纏托馬天天給你做好吃的。」

  「哈哈,沒問題,我也正好想學幾道蒙德菜,回來讓家主大人和綾華小姐嚐嚐,就麻煩你們幫我試吃了。」

  稻妻逐步開放鎖國政策後,離島多了不少商貿船隻,旅行者和托馬搭上商船,隨著船隊浩浩蕩蕩地駛向自由的國度。

  雷電將軍走出一心淨土,消除雷暴後的海面風平浪靜,船隻比他們預想的還要早抵達蒙德城。

  闊別一段時間,蒙德城裡景物依舊,依然隨風傳唱著自由與抗爭的詩歌。

  托馬按照記憶中的路線回了趟老家,剛抵達院前,熒便說要去後面林子轉轉,採集樹莓做果醬,留給母子倆談話的時間。

  托馬和母親重逢後相擁而泣,他轉述起稻妻生活的點點滴滴,多半挑揀著趣事講。

  接著話鋒一轉,托馬的綠眸低垂,似乎在思慮什麼,輕聲開口,「……母親,等到局勢穩定一些,我來接妳去稻妻住吧?那裡的緋櫻和紅楓都非常美麗,雖然我還沒打聽到父親的下落,但如今雷電將軍已經廢止眼狩令,大家的日子也好過起來,想必很快就能恢復以往的生活。」

  托馬的母親目光恬靜,年逾半百的她,和托馬相似的綠眸中沉澱著蒙德人特有的自由與不羈。

  「我啊,一來是在蒙德住慣了,二來,要是你父親回來這找不到我,也怕是會讓他無所適從。我知道你在稻妻過得不錯就安心了,不必掛念我,年輕人就該趁年輕時,毫無顧慮地好好闖蕩自己的事業才是。」托馬的母親說到這邊,斟酌著用詞,「倒是,剛才那位小姐……是你的旅伴?」

  托馬望向窗外,只見熒正在不遠處摘採樹莓,不時塞幾顆到嘴裡試吃,然後被酸得皺起小臉。

  托馬下意識笑了,目光溫柔。

  「是的,她在眼狩儀式上挺身而出,救了我一命,和我是患難之交。」托馬輕撫腰上的神之眼,柔聲道,「也是我想以生命守護的人。」

  托馬從屋裡出來時,已經日薄西山,拎著一籃子的蒙德薯餅,說是母親要給他們帶在路上吃的伴手禮,可把派蒙給樂壞了。

  熒抱著一籃的樹莓,和托馬走在回城的路上。

  「如何?有勸說成功嗎?」

  「母親她知道我在稻妻還有該做的事,而蒙德這她也有能互相照應的左鄰右舍,我就不勉強她跟我過去稻妻了。」托馬難得露出苦笑,「嗯……她還嫌我過於囉嗦,說我這麼擅長家政,會嚇跑女孩子的。」

  「會嗎?我倒覺得這樣很好。」熒還在挑揀樹莓,顯得有些心不在焉,「托馬經常來我壺裡幫忙家務、整理環境,燒得一手好菜,又招小動物喜歡,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誰要是說你不好,我就跟他急。」

  托馬聽完這席話,覺得很是受用,心中一暖,彎下身子靠近旅行者。

  「熒。」

  「嗯?」

  托馬輕輕握住旅行者的手腕,俯首吃掉她手上的那顆樹莓,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到可以聽見心跳聲,背後夕陽餘暉暖融融地覆在兩人身上,熒愣了愣,慢半拍才回過神。

  「嗯……這裡的樹莓挺甜,用來做果醬正合適。」

  

  

  

  

  

  兩人又在蒙德待了幾天,下榻在歌德大飯店,離開前熒聽聞蒂瑪烏斯對煙霰丹劑的研究需求,徵詢過托馬的同意後,一行人便一起前往璃月港。

  為了幫助蒂瑪烏斯深入瞭解煙霰魔藥的效果,熒和托馬偕同進入祕境,迎戰了一波又一波的魔物。

  「轟鳴吧!」

  「護持之火!」

  最後一隻藏鏡仕女在雷電和火焰的超載爆炸傷害中化為塵埃,熒和托馬對視一眼,伸出手擊掌慶賀這次的勝利。

  離開秘境,旅行者前往璃月港繳交魔藥研析的報告,蒂瑪烏斯和鶯兒站在合成臺旁,翻看報告內容,開始一連串難以介入的學術交流,聽得派蒙表情越發困惑。

  幸好熒想起今天還沒向冒險者協會回報委託任務,便藉機帶著托馬和派蒙離開學術發表會現場。

  前往協會的路上,托馬不著痕跡地站在熒的身後,寸步不離。三人晚上回了塵歌壺,累了一天的派蒙已經先歇下,而熒向阿嘟結算完今日份的洞天寶錢才進屋,沙發上的托馬出聲叫住了熒。

  「熒,等一等。」

  「怎麼了?」

  「來這邊坐下。」

  托馬拍拍沙發,向熒招招手,旅行者不疑有他地過去坐下,白色裙擺花瓣般散開,左腰側布料上的縫線裂開大半,裡面的黑色襯衣若隱若現。

  托馬掏出準備好的針線盒,挑出銀針和白線,歉然道,「今天是我失手,剛才沒把盾續好,讓妳被丘丘人勾破衣服。我知道妳很愛惜這件衣服,幸好是順著縫線裂開,問題不大,補補就好。」

  「啊……」

  熒恍然大悟。怪不得剛才托馬走在她的左側後方,原來是擔心她走光。

  「那我脫下來吧,你會好縫一點。」

  熒說著便解開白裙,似乎完全不介意眼前的他是個一米八的青年男子。托馬愣了愣,隨即脫下自己的仿軍式外套,蓋在她的肩上,遮去了她的姣好體態。

  熒唔了一聲,「只有我們兩人而已,沒關係吧?」

  「……妳畢竟是女孩子,我不能占妳便宜。」托馬穿針引線,又補充道,「最近晚上天冷,著涼了不好。」

  托馬低頭專注在縫紉的動作上,握慣了長槍和撣子的手,拿起針線來竟沒有任何違和感。

  熒把玩著托馬外套上的吊飾,看著他熟練地縫合裂口,「托馬不愧是托馬,連縫紉都難不倒你。你就沒有不擅長的事嗎?」

  「即使是雷電將軍,也都會無能為力之事,我當然也有。」

  「例如?」

  「嗯……追女孩子吧?」

  托馬拿針刮了刮髮梢,完成最後的收針動作,銜住白線,撇頭咬斷,流暢動作一氣喝成。

  熒咬咬唇,說不上現在的微妙心情是什麼狀況,但托馬畢竟是患難與共的好兄弟,她不能不幫他說話。

  「怎麼可能有托馬追不到的女孩子,誰眼光這麼高,竟然敢拒絕神里家的首席家政官?」

  「還沒告白呢。」托馬笑了笑,「但也不急,她是個忙人,奔波在各國之間,熱心善良,對誰都兩肋插刀,視若兄弟,大概也沒感覺到我在追她。」

  這話越聽越不對勁,熒沉默半晌。

  「托馬。」

  入室以來,熒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你是不是喜歡我?」

  這回輪到托馬愣住,他知道旅行者一向通透,但沒想到這回反應速度這麼快,甚至不閃不躲,明明白白地接住了他的暗示。

  托馬打從獲得神之眼後,便彷彿有火焰在心中燃燒,為了回報神里家的恩情,促使他成長茁壯,學會各種圓融處世的技巧。

  而今,在女孩的注視和詢問下,他感覺到心中那團火焰燃燒得更加熾烈,想要守護一個人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強烈過。

  青年的綠眸熠熠發亮,臉上漸漸露出了柴犬般乾淨溫暖的笑容。

  「很高興終於能說出這件事。」

  托馬捧住旅行者圓潤的臉頰,透過她釀入蜂蜜一般的雙眸看見了自己。

  「是啊……我喜歡妳。」

  旅行者噎了噎,還沒想到該怎麼回覆,托馬就繼續說了下去。

  「不用思考要怎麼回答我,我只是想以我擅長的方式守護妳。」

  熒覆住他的手,柔嫩唇瓣輕輕擦過他的指尖。

  「真巧,我和你想的是同一件事。」

  本來是想著當旅伴當兄弟就好,這份情感卻在這趟旅程中漸漸變質了,想要說服自己忽視它,但托馬的暖心舉動卻一天天攻陷了熒的心防。

  「恭喜你,追女孩子這件事也算是成功了呢。」

  托馬笑出聲,他可不想把這個列為自己擅長的事。

  追喜歡的人,不管擅不擅長,只要一次的雙向奔赴、無愧於心,那便足矣。

  

111.01.09

點閱: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