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燈夕佳景

Last modified date

#有陰陽寮和2.4劇透,3000+小甜餅,好感度8~9

#腦補一下有達達利亞的海燈節

  

  今天是海燈節的最後一日。

  燈影幢幢,遊人如織,眾人把握著最後的假期盡情歡騰。

  旅行者好不容易和派蒙一起編故事,說服刻晴放幾天假勞逸結合,煙花會結束不過數日,總務司又忙了起來,透過冒險家協會找上旅行者委託一項任務。

  「給北國銀行送禮物?」

  「是的,海燈節是璃月港一年一度的大節日,無論是國內國外人士,先前有過什麼誤會,總希望能一起享受這份佳節氣氛。」凱瑟琳轉述刻晴的原話,將一箱精緻的紅漆木匣交到她的手中,「那麼,就拜託您了。」

  派蒙搖搖盒子,又靠近嗅了嗅,巴不得能用眼神透視它。

  「會不會是吃的呢?」

  「貪吃鬼,就算是食物,也不是送妳的。」熒輕敲她的頭。

  「說不定份量很多,過節期間他們留守的人這麼少,也吃不完嘛。」派蒙雙手插腰,大言不慚地道,「不能浪費食物!」

  兩人把禮盒送到北國銀行,派蒙看著吃不到美食,提議去找香菱蹭晚飯。熒遠遠看見一名灰衣青年走下朱紅天橋,步履一頓,要派蒙自己先過去萬民堂,自己轉身朝青年的方向奔去。

  胸口止不住的鼓動,深怕只是自己的幻覺。

  他怎麼回來了?

  海燈節期間到處張燈結綵喜氣洋洋,至冬國執行官的戰士裝扮在此地格外顯眼。熒輕盈地跳上圍欄,展開風之翼往下一躍,身輕如燕的她嫻熟地乘風落下,一腳踩住他的影子。

  達達利亞似乎早有準備,氣定神閒地打招呼,「唷,小姐,別來無恙。」

  「達達利亞,你在這裡做什麼?」

  「執行任務。」

  旅行者偏著腦袋,「海燈節期間愚人眾也要加班嗎?」

  熒想起這一路看到的璃月友人--人類香菱、凝光和刻晴籌備節慶不在話下,仙人煙緋、甘雨跟魈也各司其職,甚至連北國銀行門口的守衛,都相約去看煙花,全璃月大概就屬那位往生堂客卿最閑散了,海燈節期間在不同地點出沒,遇見了總要科普上一段璃月往事。

  達達利亞調侃道,「小姐去年做了幾百盞霄燈,可沒資格說我。」

  「上回你在陰陽寥走得突然,我還以為直接回至冬去了。」

  「我的任務是為女皇找尋神之心,回來整點物資,順便盯幾個下屬催債罷了,沒想到正好碰上海燈節。」

  大過節的還上門討債,真不愧是戰鬥民族至冬國,血裡流著的是冰塊吧。

  但能見到他,對熒來說仍是意外之喜。

  「下次,你要去的是須彌嗎?」

  「小姐這是在刺探敵情?」達達利亞低下頭,湊近熒,望著她水汪汪的金眸,笑了笑,「還是說,捨不得我?」

  「我捨不得你?說反了吧。」熒面對達達利亞輕浮的問話,眼尾上揚,薄唇翹起,「上回在陰陽寮,有個橘髮藍眼的蒙德冒險家,害怕我不要他,氣得崩潰,抱著我的大腿又哭又鬧,好可憐啊,嗚嗚……」

  達達利亞想起陰陽寮,雖然他戰得酣暢淋漓,但因為捲入辛焱,加上要處處提防著旅行者的監視,確實有些放不開手腳。他尋找散兵的目的,尚且不能為他人所知。

  「妳啊,這記性真是--」

  「唷,小哥,你也來璃月過海燈節啊?」

  正在拌嘴的兩人聽見熟悉的爽朗聲音,不約而同地回頭。

  「辛焱!」

  「好久不見,夥伴。」達達利亞反應靈敏,發揮自來熟的天性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熒跟我說,海燈節期間美景如畫,大力邀請我過來看看。」

  青年笑著看她一眼,如狐狸般狡黠,「對不對,小姐?」

  再掰,你再繼續瞎掰。熒深深佩服這位年輕執行官,自稻妻一別後,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真是越發長進。

  熒順著達達利亞的話,「嗯嗯,達達利亞他總是忙著冒險,對其他事物都不感興趣,我說這怎麼行呢,人生可不是只有打架,就邀他過來開開眼界了。」

  「今天都海燈節的最後一日了,可得好好把握。我待會在前面有表演,歡迎你和熒來看!」辛焱匆匆道別,離開前不忘回頭大喊,「對了,我聽說蒙德的風花節可好玩了,下回我也想去看看,到時候再去找你們當我的嚮導,哈哈!」

  達達利亞沒有應話,只是露出營業用笑容,向這名開朗樂觀的樂手揮手道別。

  熒雙手背在身後,頸帶隨風飄起。

  「怎麼不裝了?」

  「做不到的事,就別輕易答應了。」

  「哦。」熒想起至冬國的那首童謠,「冰川冷,雪原寒……」

  達達利亞接下去,「撒謊的舌頭全凍爛。」

  熒拉下達達利亞的衣領,與他靠得極近。少女的眸中似有星光烈焰。

  「撒謊的蒙德冒險家暨至冬國愚人眾執行官大人,你的舌頭凍爛了嗎?」

  達達利亞握住她的手,兩人的鼻尖幾乎相抵。

  流星墜入大海,激盪出水花。

  「妳猜?」

  花燈影下,青年的唇覆上少女。

  宛如飲下一杯熠熠星光,胸口暖得發燙。

  

  

  

  熒和達達利亞走在璃月長街上,像是一對再普通不過的異鄉情侶。

  兩人一手一串海燈節特製烤吃虎魚,魚肉烤得外酥內嫩,彈牙緊實,配上新鮮蔥段,那可是一口接一口的美味。

  他們走到港邊舞臺前,雙鯉魚花燈隨著機關緩緩旋轉,孩童們手拿煙花棒從身旁跑過,快樂地舞動星火,平凡人的童年很簡單。

  「當初如果奧賽爾沒有被阻止,就不會有今天的海燈節了。」

  達達利亞失去高光的藍眸一凝,「哈哈,小姐這是在挖苦我嗎?」

  「奧賽爾被你利用後,牠的妻子跋掣,因為丈夫被封印而怨恨璃月大鬧一番,幸好這回也順利守住了。」旅行者抿唇淡淡道,「你知道我打了幾次跋掣嗎?七次!為了完成所有的挑戰任務,拿到那三本經驗書,我打了足足七次,你一個拿弓的,一定不懂近戰面對遠程魔物的痛苦吧!」

  ……原來是在抱怨。

  但這樣的她,也很可愛。

  「所以這傷,是這樣來的?」達達利亞目光掃過熒背上的瘀青和淡疤,「小姐,妳還不夠強啊。」

  那是與跋掣一戰時,被砸到礁岩上留下的傷痕。

  熒走得慢了些,達達利亞險些撞上她。

  「嗯,我還不夠強。你也有面對魔物,卻無能為力的時候嗎?」

  「當然有。」達達利亞腦海浮現的是年幼時墜入深淵,那以寒冷眼神就能攫住他心神的巨大魔物,他低聲一笑,「這便是我不斷變強的理由。」

  「但人生不是只有爭鬥而已,美食啊,音樂啊……」熒重提了方才在辛焱面前隨口一謅的笑語,「還有很多值得追尋的快樂,雖然短暫卻美好,就像今天的煙花一樣。」

  達達利亞陷入了沉默。

  「你們兩位,是異鄉人吧?」一名老嫗雙手背在腰後,和藹地說道,「璃月啊,有個習慣,會在海燈節慶假期的最後一天,欣賞海燈煙花佳景後,與家人一同穿過這道門扉,在燈下祈求來年的平安順心。」

  老嫗的背後,是一排排壯觀的繁複燈架,千燈如晝,垂掛著青色和橙色的稠帶,將眾人的願望相連在一起。可以看見大人牽著小孩,懷抱著對來年的祝願,一同穿過明燈之下。

  家人啊。

  對浮萍游子來說,是最奢侈的願望。

  可惜,他們並非對方的血親。

  「小姐。」

  達達利亞站在燈架下,向她投以沉靜的目光,似主動邀約,似被動等待。

  燭光灼目,將這把包裹在天鵝絨中的銀白利刃鍍上暖融融的橘光,和他的髮色一樣蓬鬆柔軟。在青年的凝望下,熒總是不由自主地卸下防備心。

  有點狡猾,有時候又特別溫柔。

  亦敵亦友的存在。

  達達利亞會為了珍貴的家人,甘願在她面前示弱,甚至將性命交到與他交戰數次的旅行者手上。面對這樣的絕對信任,她漸漸無法輕易將他與「敵人」二字畫上等號,心中的天秤已然失衡。

  她見過他學習使用筷子,也見過他試著理解璃月俗諺。這人和她一樣,都是異鄉的游子,有著要跨越諸國和大海才能實現的願望。

  「正好,我家人也不在身邊。」

  熒搭上他的手,「我就勉為其難陪你吧。」

  達達利亞笑了,手臂施力,邀舞般將熒優雅地拉上臺階。女孩尚未站穩,便被青年環抱在懷裡,他的薄唇開闔,低啞嗓音在她耳畔震響。

  「現在不是,但未來--」

  砰!

  最後一日的煙花升上高空,盛大綻放,月光融化在海水中,倒映出一片絢麗燦爛的花海浮影。

  時間靜止下來。

  熒聽見了逐漸加快的心跳聲--有她的,也有達達利亞的,頻率逐漸同步。

  她想起璃月古諺--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秉燭夜遊 ,良有以也。

  霄燈晃眼,旅行者閉上雙眸,環住達達利亞的窄腰,仰首回應他溫柔錯落的吻。

  有些願望很遙遠,但有些卻觸手可及。

  

  

111.02.11

點閱: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