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熒|貓與陪睡

Last modified date

#現代AU,貓貓日快樂

#貓貓龍真的很好摸!!四捨五入就當嚕貓了!

 

– 

  熒躺在被窩中打開手機,點開置頂聯絡人。

  鍾離的頭像是一朵琉璃百合。

  【熒:鍾離先生,往生堂有提供陪睡服務嗎?】

  對方已讀得很快,卻過了五分鐘才回覆訊息。

  【鍾離先生:以普遍理性來說,有的,陪同家屬守靈也可算是一種陪睡。】

  【熒:那我可以試睡看看嗎?】

  這回停頓得更長了。

  熒不小心打起瞌睡,醒來時看見對方收回一條訊息,補上另一條。

  【鍾離先生:妳喜歡尺寸大的還小的?】

  【熒:?】

  【熒:大的好了?】

  他這是被盜號了嗎?

  

  

  三十分鐘後,鍾離按響了熒的公寓門鈴。

  熒換上中規中矩的棉質睡衣,打開門,看見鍾離髮絲微潤,外頭夜深露重,手上拎著長型紙箱。

  熒眨眨眼,「陪睡還需要帶這麼多東西?」

  「那是自然。」

  熒將鍾離迎進客廳,拆開了紙箱,裡面放著長約30公分的褐色龍型玩偶,手感極佳,摸起來像嚕貓一樣。

  鍾離解釋,這是堂主胡桃為了拯救慘淡生意而開發的絨毛玩具副業,根據十二生肖設計的新商品,第一彈就是龍型娃娃,有兩種尺寸,大的長約30公分,恰好窩在懷裡,小的長約10公分,一手可以掌握。

  看著他侃侃而談介紹往生堂業務的模樣,熒想起了他們的初遇。

  在熒和空七歲時,父母車禍雙亡,醫院介紹往生堂來處理後事。兩人在太平間初次與鍾離見面,空將她緊緊護在身後,剛喪親的雙子對即將面臨的殘酷現實懵懵懂懂。

  當時年十七歲在往生堂實習的鍾離身著西裝,長髮以金飾束在腦後,髮尾是浸釀過午後陽光的暖橙色,他手上拿著契約書,彎下身與兩人平視。

  「我名為鍾離,與你們父母同行的最後一段旅程,不必匆忙,我會陪同二位一起走完。契約範圍內的事,也都可與我商量。」

  鍾離從那之後就經常來照顧他們,雙子也因而和胡桃成了青梅竹馬。

  空在十五歲時跳級升上高中,領著國家的獎學金飛到國外念書,他掛心獨自留在國內的妹妹被人欺負,便拜託鍾離多看顧她。

  如今她十七,他二十七。

  少女情竇初開,而青年依舊從容淡雅,時光沉澱了他的穩重。

  這份心思她沒怎麼藏過,鍾離卻總是打太極般將之引導為晚輩的孺慕之情。

  就像現在的他,不僅人來了,還多帶一杯棉花糖可可,在熒手中暖得發燙。將夜裡私會少女閨房的舉動,解釋為長輩對晚輩的關懷。

  「這就是鍾離先生所謂的陪睡?」

  鍾離雙手在膝蓋上交握,目光落在桌上那隻栩栩如生的柔軟布偶,「我從胡桃堂主那聽聞,時下年輕人流行抱著玩偶入睡。」

  言下之意,就是讓這隻代他陪睡了。熒抿了口棉花糖可可,適量的甜滑入胃袋,暖意擴散到四肢百骸,臉頰漸漸紅潤起來。

  「我記得小時候,你會在床上念故事書給我和哥哥聽。」

  「妳總說會在床尾看見父母滿身鮮血地注視著妳……」鍾離聲音微啞,透露著真實殷懇的關切,「那時我能力有限,也許應該透過更專業的管道協助你們。」

  在父母過世的一年內,因為龐大的遺產遭親戚覬覦,熒和空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誰也不願意開口說話--除了鍾離以外,這個狀況直到鍾離開始說睡前故事才漸漸好轉。

  「別這麼說喔,我很喜歡鍾離先生說的故事。一對金髮旅行者兄妹在異世界失散,為了找到彼此經歷許多冒險,那裡的風會撫平傷口,日落會結成果實,而花會無盡的開……」熒低頭看著見底的紙杯,「有時候,真的很希望離開現實世界,去那個地方看看。」

  寒流來襲凍入骨髓,牆上日曆倒數大考日期,十七歲的她有太多內憂外患,哥哥又不在身邊,熒只好點開手機對鍾離提出那樣的詢問和要求。

  --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鍾離拿過她手上的空杯,把龍龍玩偶放在她的懷裡,抿唇一笑。

  「要不要再聽一個故事?」

  熒以為自己聽錯了,抱緊手中的玩偶,眸光晶瑩閃爍。

  「要。」

  

  

  房間景物依舊,時間彷彿回到十年前。

  熒抱著布偶躺在被窩,而鍾離坐在床畔,就著夜燈講述故事。

  旅行者修復了風神與眷屬的關係裂痕,參與了岩神為自己籌備的葬禮,在雷神統治的國土被通緝……

  故事很長,鍾離溫柔低沉的嗓音更是最好的舒眠劑。

  連日來因為體寒和壓力而失眠的熒,總算一覺到天亮。

  那個夢裡,鍾離長出了龍角和龍尾巴,質地冰涼,尾巴末梢捲著雲朵般的金色絨毛,他將尾巴放在熒的手裡,她捏了捏,哇地感嘆手感摸起來和貓咪一樣細緻。空出國前,熒跟他提過養貓一事,無奈她還沒有經濟獨立,只好作罷。

  「好想養一隻鍾離先生呀。」熒感嘆道。

  「飼養寵物也是一種契約。」鍾離笑著捏捏她的耳垂,低聲說道,「等妳成年之後,足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便可以決定是否要負擔這份契約。」

  破曉晨曦將熒從夢中喚醒。

  鍾離已經離開了,床側還殘留著他慣用的霓裳花香水氣味,沁人心脾。

  熒將臉埋在龍龍布偶中,臉頰發紅。

  她沒有忘記昨晚入睡前鍾離的低語,一字一句都刻進了心中。

  等到她成年之後--

  就再問一次鍾離吧。

  關於養貓,關於契約。

  關於交往。

  

111.02.23

點閱: 119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