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潛光

Last modified date

#2.6紀念文,好感度10(已交往)

#靈感來自層岩本的辰砂聖遺物

  睽違一年,璃月西邊出現了新的任務標記。

  熒在地圖西邊圈出層岩巨淵,還畫上代表魈的夜叉面具,其用意不言而喻。身為戀人的魈經常陪跑每日任務,他照例翻看今天的任務清單,掠過這一頁時,目光落在維妙維肖的夜叉塗鴉上,陷入了沉默。

  「層岩巨淵……」魈恍然低語。

  熒剛把尋寶羅盤放進背包,問道,「怎麼了?」

  「……不,沒什麼。若是準備去層岩巨淵,就跟我說一聲。」

  「我聽說曾有一位夜叉仙眾,在那邊力戰群魔,殞命深谷……我是挺想你陪我一起去的,但我也有點擔心,魈真的沒關係嗎?」

  魈雙手環胸,「何出此言?」

  「我就怕你難受啊。」熒捧住魈的臉頰,少年的皮膚光滑而有彈性,經常讓她愛不釋手,「你總是什麼都不說,藏在心裡,交往這麼久,受了重傷還得哄了又哄,夜裡咬著我你才願意喃出一句疼來。」

  大概是想起什麼場景,魈的耳尖一紅,神色倒是很冷靜,「那位夜叉履行了他的職責,無須掛懷。」

  只可惜在已有的文獻上,查找不出那位夜叉的名姓。

  幾日後,魈和熒備妥行囊,一路西行,經過銅雀廟時,特地駐足為故人銅雀燃上一柱香。王安平見到兩人可高興了,但當熒問起他的著作進度,便又愁眉苦臉。

  再往西,巨大的凹陷岩層盛滿了日落的光。

  先前熒已經來踩過點,向千岩軍出示沐寧核發的許可證後,兩人在廢棄但還算乾淨的礦工宿舍住了一晚。

  夜深露重,床板很硬,魈將熒圈在懷裡,讓她墊著自己。熒不像在壺裡那般亂來,畢竟隔天還有行程,只是要了個晚安吻,便雙手環住魈的腰,小臉埋在他的胸膛,聽著心跳聲入睡。

  有魈陪同,熒探索層岩巨淵的過程確實順利不少。

  因故停止開採的礦坑人跡罕至,風中充斥著寂寥氣息,長久以來受地底的元素浸染影響,整片區域荒煙漫草,樹木枝葉透著早衰的紅褐。

  這裡並不是會讓人心情愉快的風景名勝。

  千年前,此地曾是岩王帝君和若陀龍王的古戰場,有無數千岩軍和礦工們在此殞命,每一道穩健的木階、每一條安全的礦道,都是由前人的血換來的。

  熒對照地圖,站在聳立岩柱中央,抬手便是一個荒星砸下,岩元素共鳴,震波一圈圈串聯激盪出去,震碎了鎮守洞穴的巨石,揚起一片沙塵。

  魈用風元素吹散黃沙,抬頭看見秘境門口,金色瞳眸微微瞇起。

  「這裡的氣息……很熟悉。」

  「曾有一名夜叉來到層岩巨淵,回應山民懇求,與千岩軍共同守住了地底的黑暗侵襲……」熒補充道,「聽說這裡便供奉著那位夜叉生前的遺物。」

  魈喚出和璞鳶,一個俐落踢槍握住槍桿,「走吧。」

  錦帶飄揚,僅存的夜叉後裔,與異邦的旅行者一起踏入殘夢之中。

  岩中幽谷的盡頭是一座巨大祭場,端看建築風格與璃月完全沾不上邊,殞落的上古文明靜靜訴說無人知曉的歷史;周圍聳立著巨岩殘柱,昭示此地後來淪為至交反目的戰場,後又被震落的亂石封住出口,長年無人往來。

  自律機關鎮守在此,紅光乍現,向著打擾牠們長眠的入侵者擺出攻擊姿態。

  「悲鳴吧!」

  魈戴上面具,施展靖妖儺舞奔向遺跡重機,足尖點地躍起,掄槍攻擊大開大闔,濃重的墨色風元素砸地四散,兩旁的遺跡殲擊者試圖後退,熒踏地喚出荒星擋住牠們的去路,又用風渦劍擴散打出高額雷電傷害,攻擊弱點使之癱瘓。

  兩人合作無間,默契十足,順利地擊退自律機關。

  一輪戰鬥結束,地脈樹散發出光點。

  辰砂色的生靈之花開滿祭臺,沿著階梯向前蔓生,一縷縷白煙在祭臺下流動,逐漸凝聚成人的形狀,興高采烈地簇擁過來。

  「啊,是夜叉大人--」

  「夜叉大人!」

  「您回來了!」

  那是,曾經貿然請求夜叉庇護的山民殘魂。

  魈僵住,本欲開口解釋,但熒卻握住了他的手,輕輕搖頭。

  就那熱烈迎接的反應來看,想必是將魈誤認成數百年前的四臂夜叉了。

  她想起在稻妻與雷電將軍發現的異常地脈,銘刻於心的記憶流入大地,在缺口逸散出來,匯聚成形似生靈的存在。

  短暫一瞬,猶如海市蜃樓。

  他們的時光停在過去,再也無法前進。

  山民們將精心打磨製作的辰砂飾物擺在祭壇上,天光灑落,染上曾經被人配戴的溫度,承載著無法兌現的承諾重量。魈的目光落在纏繞花梗的紫黑念珠串上,唇瓣顫動,無聲地念出一道姓名。

  見到當初為庇護他們而戰的夜叉,山民們心滿意足地伏首跪拜,化為光點重新回到地脈之中。

  魈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光點聚集為輪廓淺淡的四臂夜叉,山民們製作的古樸面具掩去了他的五官和神情,手上的長槍千錘百鍊,滿是戰鬥和歲月痕跡。

  「金鵬,別來無恙?」無名夜叉的視線看向熒,響起一聲輕浮又羨慕的朗笑,「看來你過得不錯,連娘子都有了。」

  「……你……」

  魈的話哽在喉嚨,從未想過以此方式和同僚見面。

  「我在深不見底的岩層下,與千岩軍並肩作戰,甚至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動,無法辨認敵我,但我不願輸給黑暗,便將自己封印在此。」夜叉望向自岩縫落下的光芒,張開五指,看著光線穿透手掌,啞聲問道,「金鵬,如今的璃月,是否已經驅散黑暗了?」

  魈垂眼,「凡人們已能倚靠自己的力量,驅逐魔神。」

  「……甚好,如此甚好。」夜叉低聲啞笑,「這樣一來,你也甭忙著除妖了,偶爾來看看我吧,記得帶上小娘子,和幾隻小金鵬。」

  向地脈之樹借來的時間已罄,無名夜叉的身體逐漸透明,上半身光點羽化四散,他將面具摘下遞給了魈。

  「金鵬,我並不後悔。」

  無名夜叉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幽谷中,魈怔怔看著夜叉身影逸散成光點,回到提瓦特的地脈循環裡。

  直到熒握了握魈的手,他才回過神,緩緩垂首靠在女孩的肩上。熒環住魈的肩膀,輕輕撫著背脊,一下又一下,安撫著他的心緒。

  縱然經歷兩千年的時光,魈原先溫柔與無邪的心性已被磨損,但他仍會有迷惘和困頓的時候。

  熒輕啄少年耳垂,「魈在想什麼?」

  「夜叉一族非死即瘋,守護璃月的盡頭,是否終究只有墮入黑暗一途?」

  「凡人在你們的守護下,逐漸成長茁壯,沒有當初的你們,哪來現在的璃月?你們的戰鬥並非沒有意義,也不需要後悔,如果沒有人記著你們,那就由我來吧,帝君也說過,我是跨越星海的旅行者,為見證這些歷史而來。我記性很好的,再不濟,我也能寫進我的旅行手札裡面。」

  「還有,要是最後真的落入黑暗,有我在,你就別想把自己封印在哪裡消失。」熒捏了捏魈的臉頰,像昨天一樣不敬仙師,「去年生日你折給我的梧桐葉蝴蝶,在稻妻百鬼夜行那次替我擋煞碎了,我還沒跟你討新的呢。要是你沒有每年都幫我折一個,我出事了怎麼辦?」

  熒這情緒勒索使得理所當然。

  魈活了上千年,遇到膽敢向他予取予求的人,獨獨熒一個。

  「妳是旅行者……」魈難得噙了淡淡的笑,回握住她的手,吻在指尖的劍繭上,纖長睫毛劃過掌心,和低柔的調侃一同撩過她的胸腔。「可是很能打的。」

  自從和她相遇後,業障的痛楚便減緩許多。

  熒是他的光,引領著他走在黑暗中,不迷失自我。

  兩人收好聖遺物,走出秘境,潛藏在雲朵後的光線傾瀉而下。

  萬物皆有裂縫,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再深的黑暗,依然潛伏著光。

  戰事塵埃落定,諸多英魂沉眠於地底岩窟。

  走過百年千年,物事人非,但磐岩會永遠記住他們。

  千岩牢固,重嶂不移。

  

  

  <後話>

  

  離開層岩巨淵後,兩人在歸途上借宿銅雀廟一晚。

  魈難得拎了壺酒,坐在銅雀廟廟頂,遙望著西邊的層岩巨淵。

  平常他嚴格自律,滴酒不沾,如今卻默默飲了一盞又一盞。

  原本已經在廟裡小間睡下的旅行者,半夜發現隔壁床鋪空著,便循著氣息爬上屋頂,肆無忌憚地賴在他懷裡,以夜寒取暖為由,討了半盞酒喝。

  魈淡淡一瞥,應聲後便飲下半盞酒,以嘴渡給她。

  兩人一口一口地分著酒,魈也難得聊起當年的夜叉往事,喝到後來熒有些微醺,靠在魈的肩膀上說著醉話。

  「魈,你什麼時候,要跟我生小金鵬呀?」

  「你答應你朋友了,我看到你點頭的。」

  「不許賴帳!」

層岩本什麼時候才要出風杯,雷杯都四個了啊QQ

接著要準備魈寶的生日賀文了!(撩袖子)

111.04.08

點閱: 48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