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青城(06)

Last modified date

  尹熙被裁員了。

  近幾年因為疫情影響,加上電子書形式盛行,正值出版業寒冬,老闆指示要進行人力縮編。

  尹熙走出公司大門,手機顯示23時01分,雖然接下來就是清明連假,她卻一點也沒有放假的歡愉氣氛。

  滴、滴答--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尹熙騎車回到公寓,騎樓下鄰居們正在烤肉作樂,煙酒味撲鼻而來,薰了她一身。沿著狹窄階梯上樓,差點被高跟鞋絆倒,就連掏出鑰匙插入鎖孔的動作都做不好。

  按開壁燈,暈黃染上家具,屋裡的物件擺放整齊,一塵不染。

  青城今天剛來打掃過。

  尹熙蹬掉高跟鞋,她從冰箱拎出啤酒,窩進沙發裡喝了一口又一口,兇猛得嗆到好幾次。她打開手機按了一串文字,對著置頂聯絡人按下送出。

  --青城,你有陪睡服務嗎?

  毫不猶豫,借酒裝瘋。

  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這個空氣品質糟糕的喧囂都市,而她訴苦的對象,第一個想到的不是高中認識到現在的閨蜜,也不是跟她一起被裁員的同事--

  而是素昧平生的居家整理服務員。

  連她都覺得荒謬。

  尹熙還來不及收回訊息,對方已讀的瞬間便撥了通話過來。

  尹熙呆住,第一個反應是掛斷。

  他不是一向早睡早起老人作息嗎?

  青城又撥了一次,這回尹熙讓它響了五六聲才接起。

  「尹小姐,您的問題很反常,冒昧請教,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後天是我生日……」尹熙嗓子因為喝酒而低啞緊澀,握住手機閉上眼,肩膀不自主地發抖,「我想要有人陪我一晚,你……你開個價吧。」

  該拒絕她了吧?

  青城的身分再怎麼撲朔迷離,至少也是個守法公民。

  這種要求肯定踩到底線了吧。

  「有關這項服務的細節,我需要面議,若您方便,我可以現在過去。」青城補充道,「況且,根據我的經驗,見面後比較能冷靜思考。」

  現在?過來?

  尹熙看了眼窗外,春雷轟隆,白光閃爍。

  這種天氣趕過來,太敬業了吧?

  「外面下著雨呢……」

  「您放心,我會注意路況。」

  尹熙覺得自己的酒醒了大半。

  非自願離職的資遣費給得挺豐厚的,加上投資和存款,其實她可以在無業狀態下,過上一兩年悠閒生活。

  前提是她心理狀態撐得住。

  尹熙上半身陷入沙發,思緒遲鈍下來,連有人按了門鈴都沒聽見。

  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沒接,螢幕上亮起文字訊息。

  --我在門外。

  --如果反悔的話,我就回去了。

  尹熙身體動得比腦袋思緒還快,回過神時,她已經把門打開了--門外青城的髮絲微潮,肩上落著薄薄一層雨絲,手上剛收著傘。

  暗紅色鳳眼低垂,輕潤笑意自唇角漫開,彷彿迎雨低調盛放的梅花。

  多美。

  尹熙想起那些古裝戲劇攀折梅枝的畫面,不禁伸手拂過他左前髮上一顆即將墜落的雨珠,接在掌心。冰冰涼涼的,沿著掌心紋路淌開蒸散。

  「……呃,我拿毛巾給你吧。」

  到了這種時候,她的邀請反而非常隱晦。

  這是青城第一次在非工作時間受邀進入她的房子。

  青城不是人類,感冒或者受傷,並不會影響他的工作。但他向來樂意扮演融入這樣的日常光景中,於是他接過了尹熙遞來的毛巾,還有啤酒。

  「尹小姐,飲酒適量。」青城淡淡提醒道。

  「我酒量很好,不會對你亂來的。」

  「我並不介意您是否會酒後亂性,只是不希望您拿身體開玩笑。」

  借酒澆愁愁更愁,人都說喝酒傷身,但比酒更傷身的事情可多了。

  尹熙曲起雙腿靠在胸前,避開青城的目光。

  「你以前也接過這種工作嗎?」

  「這個問題很失禮。」青城修長的指節套進啤酒罐拉環,啵一聲開罐,氣泡上湧,他輕輕搖晃瓶身,淺酌一口,「端看做到什麼程度,一起喝酒的話,很多次,我自認為是個不錯的酒友。」

  「喝酒之後的事呢?」

  「尹小姐是對我的工作內容感興趣,還是對我這個人感興趣?」

  「都有吧。我從不相信有人會無條件對別人好,親情、友情、愛情……無非就是用道德倫理層層包裝一物換一物的過程。只有用金錢衡量的交易,我才會覺得放心。我能為了這個目標,繼續打卡上班捱到下一個發薪日。跟你之間用金錢維繫的契約,讓我特別放心。」

  青城默默啜飲啤酒,知道尹熙目前需要有人聆聽,嗯了一聲讓她繼續說。

  「青城……」尹熙閉上眼,「你是個奇怪的人,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卻又這麼適合出現在每個街頭,行走在這座城市的每個角落,每次見到你,幾乎都是在做不同的工作,真神奇,你彷彿……就是城市本身。」

  無所不在,因為她就身在其中。

  尹熙重複了剛剛在電話中的要求。

  「青城,開個價吧。」

  「尹小姐,您醉了。」

  「被裁員的準無業遊民,總有任性的特權吧。」

  雨聲連綿,夜色稀薄。

  青城揚起唇角,報了一個價。

  對尹熙來說,是個足以刻骨銘心的數字。

  她沒有猶豫太久,直接打開手機網銀匯款過去。

  身形交錯,尹熙將長髮撩到耳後,主動索吻。

  青城唇上的酒味,和她半小時前乾掉的那瓶一樣,是苦澀的麥子味。

  一吻淺嚐輒止,青城的眸光太過乾淨純粹,她沒敢繼續,便鬆開貼在他頰上的手,下一瞬卻被青城扣住,十指嵌合。

  「尹小姐,不繼續嗎?」青城語調溫和,「我可是計時薪的。」

  青城作為受雇方,反過來要求她履行這份契約。

  色字頭上一把刀,尹熙這下是徹底酒醒。

  難怪他會說見了面比較能夠冷靜思考--青城遠比她還要了解自己。

  「尹小姐,我的耐心有限。」青城提醒道,「妳不會想看到帳單之後,後悔今天只是找我來喝喝酒談談心吧?」

  「我可能還沒有做好準備……」

  尹熙頭皮發麻。

  她專注在學業和工作上,談戀愛的次數屈指可數。

  面對第一次心動的對象,試圖用錢買下他的一晚,這種瘋狂舉動也是她從未想過的。一開始有些叛逆反骨的期待,現在反而感到後悔和自我厭惡。

  青年的從容態度,無一不對比出她的狼狽和逃避心態。

  青城在逼尹熙誠實面對自我。

  這真的是她想要的嗎?

  青城見她沒有動作,便拿出手機把款項轉了回去。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更何況,他並不是為了錢才過來這一趟的。

  尹熙畢竟是尹家後人,他無法置之不理。

  雨聲漸弱,尹熙垂頭喪氣地將臉埋在膝蓋裡。

  都是成年人了,那也應該不是他的初吻--尹熙試圖減少自己的罪惡感。

  「對不起,是我太衝動了。」

  「要是覺得抱歉,假日就陪我去掃個墓吧。」

  「掃墓?」

  「嗯,我未婚妻的墓。」

  尹熙抬起頭,正好撞進青城的眸子裡。

  都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顯然不是君子。

  挑這種時候自白過去,安的是什麼心呢?

  「那時正值戰亂,我去往遠方工作,甚至沒趕上見她最後一面。」

  青城描繪往事的口吻依然平淡,他習慣性地想來根菸,但想起這是尹熙的家,便喝了一口啤酒止癮。

  「那時我便立誓,此生不願再負尹家後人。」

  尹熙此刻腦中嗡嗡作響。

  這個負字,蘊含了太多歧義。

  她想喝酒,卻發現自己的罐子空了,便去搶青城手上的酒,猛灌一口。

  「兩情相悅,就不算辜負。」

  尹熙聽見自己的聲音說道。

  厚臉皮,真是太厚臉皮了。事到如今,她還想曲解他的語意。

  青城卻不笑不怒,只是拿出手帕,輕輕擦掉她唇角的酒漬。他的視線彷彿隔了數十年的光陰,閱盡人生百態那樣的從容沉靜。

  「尹小姐,我並非一個良人,不值得託付此生。」

  「誰說要託付了,我們本就是契約關係……」

  她剛剛還說了兩情相悅呢。

  知道尹熙酒勁上來,青城也不打算與她多做爭論,反正醒來後都會忘得一乾二淨,他便將她打橫抱起,走進臥室,將她擱在床上。

  上回在這裡清洗床單的回憶還歷歷在目。

  尹熙醉得徹底,確實沒有對他亂來,只是抱著他的手臂不放。

  「上回……你幫我換完床單……洗得乾乾淨淨……」尹熙模模糊糊地說道,「我每次做夢,夢裡都有你……夢裡,你又在幫我整理床單……」

  青城目光深了一分,指尖劃過她軟若凝脂的肌膚和鎖骨。

  「然後呢?」

  尹熙越說越小聲,握住他的手沉沉睡去。

  青城沒有離開,維持這個姿勢陪她睡到隔日下午。

  過了很久之後,尹熙才想起來,這個晚上,青城確實是沒有收費的。

  那是第一次,她得到不為任何目的代價的溫柔。

  

111.04.21

點閱: 10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