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願者上鉤

Last modified date

#長草期預熱的甜餅

#好想看魈跟熒一起釣魚的畫面!

  

  熒突然得到了長假。

  沒有祭典沒有活動,也沒有未知的秘境等待探索,聽著派蒙重複前方的區域以後再來探索吧,熒不得不認清即將進入長草期的事實。

  那就自己找點事做吧,提瓦特不愁沒有地可以鋤。

  她打開冒險之書,盤點自己還有哪些陰間成就沒有解完,決定巡迴蒙德璃月稻妻三國釣魚點,釣滿兩千條魚。

  旅行者扛起釣竿,第一站就往奧藏山跑。

  山頂清幽靜謐,碧波盪漾,一張石桌三把石凳,曾有仙神在此把酒言歡,而今時光荏苒,物事人非。

  天氣晴朗,正適合垂釣。

  長生仙在池子裡擺尾優游,妃白色的紋路淡雅出塵,魚鱗飽滿銀亮,散發著仙氣一般的祥瑞光澤。璃月人出於敬仙的緣由,向來不吃這種魚。

  旅行者打了個呵欠,看著長生仙湊近魚鉤,又悠哉地甩尾離開。

  她往後一靠,背脊貼在樹幹上,午後陽光暖洋洋的,不知不覺打起盹來。

  雲捲雲舒,一抹淺青色陰影傾下。

  熒迷迷糊糊地睜眼時,手上的釣竿不見蹤影。

  眼角餘光映入半截雲紋蒼袖,那把名為「願者」的釣竿,正握在出塵的少年仙人手裡。甩竿的姿勢從容自如,顯然挺有經驗。

  「魈也會釣魚啊?」

  「鍾離大人曾說過,垂釣亦能修身養性。」魈瞥了她一眼,「能夠釣到睡著,妳這定力有待加強。」

  「哼哼,我就當你在誇我吧。」熒還有些惺忪倦意,往左一傾靠在魈的左肩上,「倒是,我連派蒙都沒帶上,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妳方才夢囈喊我的名字了。」

  「……哦。」

  她剛才可沒有完全睡著,有沒有說夢話,她清楚得很。

  有魚咬餌,又不承認罷了。

  魈碰觸熒的手腕,指尖順著虎口攤開她的掌心,熒便反應過來,與他十指交扣。兩人相戀已久,這點默契自然是不在話下。

   甜甜花鏘游過來聚集在釣桿旁,卻依然沒有咬餌的動向。那尾高冷的長生仙游進水草後方,時不時地撇頭看他們。

  「我接下來挺閒的,會在璃月待一陣子,你不會嫌我煩吧?」

  「偶爾閒散些,也好。」

  魈對上少女的金色瞳眸,陽光穿透樹葉,篩下破碎的光影。霎時天旋地轉,一個楞神而已,熒便將魈壓在草坪上。

  「願者」滾落一旁,恰好斜掛在枯木枝椏上,釣線與枝葉打結。

  熒的鼻尖擦過魈的喉結,少女身上的花香混著午後陽光,乾燥清爽如即將來臨的夏日氣息。

  熒埋在他的頸窩,柔軟身軀壓上,恰好能吻到肩膀上的青色花紋。曾經目睹魈戰鬥的人,都知道他行靖妖儺舞時,刺青會發亮;而在另一個場合,他的刺青同樣會散發淺淡光芒,美得讓人無法轉移目光,隨著急促呼吸和加速的心跳起伏。

  而這樣令人心動的一幕,只有熒才看過。

  熒在他耳畔說了幾個字,魈的耳尖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起,攬住她的腰力道緊了些,神情倒是一貫的清冷。

  魈劍眉微挑,「……在這?」

  「荻花洲或孤雲閣都試過了,這裡不行嗎?」

  「妳膽子不小。」

  「在荻花洲主動的可是你哦。」熒笑嘻嘻地提醒道。

  兩人同時聯想到了什麼,氣氛頓時曖昧起來。

  陽光燦爛,不做些什麼,確實有些辜負此刻的良辰美景。

  魈的目光不自覺往水塘深處一飄,不遠處就是留雲借風真君的洞天。

  熒注意到他的視線,「我來的時候探過,真君正在閉關中,不會注意到我們。」

  魈輕輕嗯了聲,似乎是妥協,眸光閃爍,低聲提醒道,「待會……盡量別發出聲音。」

  熒坐在魈的腰上,一手滑進他的薄衫,感受著他逐漸升高的體溫。

  「說不定發出聲音的,會是魈喔?」

  在衣物窸窣聲後,一旁的「願者」釣線下沉,似有魚隻上鉤。

  妃白色的影子從浮萍下游過,響起一陣嘩啦水聲。

  清澈的水塘倒映出池邊交纏的人影,春光無限。

  

  

  回去塵歌壺時,熒渾身腰酸背痛,一邊在地圖上將奧藏山的魚點劃叉。

  派蒙見狀問道,「熒,妳又去釣魚了?但妳今天出門時沒帶餌呀。」

  「派蒙,你這就不懂了。我這叫願者上鉤呀。」

  她沒釣到長生仙,卻有其他收穫。

  這個長假,還有很多地方可以釣魚呢。

  

111.05.06

點閱: 5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