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16:勝負)(R)

Last modified date

  廣場上,兩名少年激烈纏鬥。

  知更身形單薄,不擅長體術,被體育生程聖步步逼退到角落。

  

  

  這場比試是青城安排的,理由是既然兩人互看不順眼,不如由他這個管理者來做個見證,正大光明打一場。

  青城用粉筆圈出結界,規則很簡單,可以使用魔力或妖術,打到一方出界即可。

  知更對於上次程聖譏諷他渣男一事仍耿耿於懷,瞞著方宸赴約了。而程聖也沒將此事告知尹妃,現在正值尹妃工作最忙的時節,不宜讓她分心。

  兩位都是圈內人,又有青城看著,蒼調得知此事後也只是搖頭一笑。

  「真是血氣方剛。」

  「還好意思說別人。」青城笑了笑,「你剛來那幾年叛逆得很,踢斷我的肋骨,又在雛月面前裝乖,我至今還沒忘記。」

  「哎,我怎麼沒印象了,哈哈哈……」

  人不中二枉少年。

  廢棄大樓中央的廣場人跡罕至,這裡是都市中的三不管地帶,知更和程聖兩人各據左右一側,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程聖脫下運動外套,兩隻袖子綁在腰上,輕輕跳了兩步,他身穿洗到發白褪色的T恤,上面印著鯨魚。而知更右手握拳,青焰在指縫間燒竄,靜靜照亮他的五官。

  「玩玩就好,別鬧出人命。」青城雙手插在口袋,低頭看向腕表,「限時十分鐘,雙腳離開白線者敗。有沒有問題?」

  程聖搖頭,禮貌答道,「清楚了。」

  知更不語。

  魔族心性高傲,青城是知道的,但他也不介意,他拋出一枚硬幣,落在地上叮噹作響。

  「開始!」

  隨著青城一聲令下,知更拳頭一揮,火焰砸向程聖,後者不慌不忙地退後一步,雙手在胸前結印,一條水鯨伴隨高頻率的鳴叫,從空中落下,陰影壟罩住兩人。

  轟地一聲,水花炸裂,兩人被淋成落湯雞。

  知更無法點燃魔焰,程聖T恤上的鯨魚也消失了,已用掉僅存的召喚次數。

  「我們各憑本事吧?」程聖微笑。

  這才有了開頭、兩名少年纏鬥的那一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如果沒有分出勝負,青城也不會允許他們私下尋仇。

  「圈內人」如果想要在這塊土地上紮根生活,就必須按青城的律則來。

  第一點當然是不得私下鬥毆。

  知更擦掉嘴角的血痕,剛剛不小心吃了程聖一拳,打亂他的步調。但他畢竟是魔族之身,與程聖半人半龍的血統相比,自然是耐打一些。

  很快程聖就落了下風,一隻腳跛著,被知更拎起來往白線外砸。

  程聖忍著痛楚做最後掙扎,知更瞥了他一眼,手上一鬆打算輕輕放下。程聖卻抓住那一瞬間的空隙,雙腳踢起沙子,沙塵入眼的知更一瞬間失去視力,背後遭人一推,踉蹌摔出圈外。

  勝負已分。

  蒼調吹了聲口哨。

  沒想到魔族會在最後一刻鬆懈。

  知更跌坐在地上,論傷勢,他並不比程聖輕多少,甚至因為他是魔族,打起架來也更加不知輕重。

  他不容易死,自然不愛惜身體。

  偏偏又因為愛上人類,而生出了魔族不應有的仁慈之心。

  青城來到兩人中間,一手拎起知更,一手拍了拍程聖。兩人身上又是水又是沙的,狼狽不堪。

  「不管之前有什麼誤會,今天在我面前就當是揭過了,你倆都不是什麼孩子,別老是血氣方剛的,別造成我和蒼調的困擾,懂嗎?」

  「好的,青城哥。」程聖乖巧道。

  「……知道了。」知更吐出嘴裡的沙,一邊甩開青城的手。

  程聖被蒼調叫過去好生訓誡了一番,知更將他們甩在身後,一個人離開。

  方宸今天去外縣市參加畫展,就算回來臺中,也不一定會找他過夜。

  雖是情侶,但兩人都有各自的住所,日常聯繫也不頻繁,因此當知更睡到一半被方宸叫醒時,還有些茫然。

  「……你這樣都能睡得著?」

  方宸還是一襲參展工作服,風塵僕僕剛歸來,擰了一條毛巾來幫他擦臉。

  「好歹洗個澡再睡吧,髒死了。」

  「妳怎麼來了?」

  「尹妃傳訊息跟我說的,程聖和你打了一架。你幾歲他幾歲?這麼血氣方剛嫌事少,怎麼不去工地搬磚?」

  知更沉默半晌,扯出一抹笑,這一笑就牽動臉上的傷口,他深吸一口氣,握住方宸的手,指尖摩擦著她的無名指,撫摸他親手刺上的環戒。

  「他說我配不上妳,我是個欺騙女生感情的渣男。」

  方宸握著毛巾,頭一偏,「他說的是事實啊……」

  知更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吻住。

  方宸一退,知更就追,最後將她壓在床上。知更綠眸銀光閃爍,此刻渾身上下散發狩獵者的侵略氣息。

  方宸見狀放棄掙扎,手一鬆,毛巾就掉在地板上。她側過頭,露出姣好的頸部曲線。

  任君採擷。

  知更反而停下動作。

  「我打輸了,妳就不安慰我一下?」

  「我這不是自己找上門來,用身體給你安慰了嗎?」

  知更一時語塞,方宸的淡漠平靜反而凸顯了他的狼狽。他頹喪地倒在方宸身側,用手臂遮住眼睛。因為使用魔族力量,眼角周圍蔓生出繁複花紋。

  他的呼吸聲越發顫抖。

  「知更?」方宸坐起身,面露訝異,「你該不會哭了吧?」

  知更背過身去,將自己埋在臂彎裡。方宸就著這個姿勢,吻上他的後頸。

  少年渾身一顫,轉過身子,一雙泛紅的眼眶,與她四目相交。

  「我就這麼不堪?」

  「我可沒這麼說,主動找架打的人是你,打輸的也是你。不管你做不做這些,在我眼中你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何必庸人自擾?」

  --庸人自擾。

  知更閉上眼,埋進她的頸窩。女孩匆匆穿行於都市的人間煙火氣息,星星點點浸潤了葉肺。

  他需要她,她就在此地。

  雖然反應近似涼水,卻足以溫暖冷血惡魔的心。

  手機提示音響起,方宸點開對方傳來的一則影片紀錄,放慢了知更最後要將程聖摔出去卻陡然緩下的鏡頭。

  「在看什麼?」

  「蒼調傳了你們下午打架的影片,要我品鑑品鑑。」方宸沉吟道,「打得很好,下次別打了。」

  會心軟放水的惡魔,只有早死的命。

  知更沒說話,收緊了懷抱。

  方宸讓他抱了十分鐘,睡意一陣陣上湧,稍微推了推他的肩膀。

  「你如果不打算做的話,就放我去洗澡,顧展顧了一天,結束後看到訊息,馬上趕過來看你死了沒,我也不年輕了,腿都快斷了……」

  「那就一起洗吧。」

  知更將她打橫抱起,往浴室走去。

  花灑下,霧氣氤氳,兩人的身體緊密結合,交纏在一起。

  抹上沐浴露後兩人的身體又濕又滑,吞吐順暢,每一下挺進都擦過恥毛和陰蒂,激出方宸一聲聲壓抑的喘息。

  他只有在床上會顯露他魔族的本性。

  知更的衣服下有不少傷痕瘀青,但都不是在致命部位,程聖畢竟不擅長以人類為攻擊對象,

  「程聖其實打不過你的吧。」方宸承受知更的佔有,擁住他的頸項,「你為什麼要接受青城的建議?」

  知更含住方宸的乳尖,留下齒痕,身下撞擊出水聲,幾乎掩蓋她的問句。

  「因為……我想證明一件事。」

  「嗯?」

  「討厭我的人也好,喜歡我的人也好……」

  知更抬起她的腿入得更深,蜜穴緊緊咬住他的性器,高潮數次的方宸脫力地掛在他身上,耳畔傳來他低啞而堅定的宣誓。

  「我要證明,我不會以愛之名去傷害任何人。」

  

111.05.20

點閱: 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