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世|函月(番外03相護)

  寒絮廢了一隻手。

  為了救出沉歲,她差點被推進熔爐煉劍,被高溫的液態金屬灼燙了右手。

  她曾是司劍閣天官,主持天池取劍和少劍師授職等工作,為了替古劍沉歲找尋前主玄葛的下落,這才辭官開始遊歷諸國。

  旅途中不乏有賊人偷襲,但都在沉歲指點下化險為夷。

  只是沒想到,這回竟會被玄葛的舊友鑄劍師擺了一道。

  幸虧回春堂的醫女恰好行經路過,搶救及時,不至於截肢,但細微動作如舉箸提筆,倒是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自如。

  醫女春姑娘顯然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對於飄在空中的沉歲,竟一點驚詫之色也沒有。

  春姑娘又給他們介紹了信得過的客棧和中藥行,讓寒絮得以安心靜養,甚至不收診金。

  當寒絮問她素昧平生,為何熱心相助?春姑娘卻笑道一切是緣份所致。

  原來她以前曾經受過玄葛點滴之恩,一眼就認出了古劍沉歲。

  「吾怎麼不記得見過汝?」沉歲問。

  「當時我還只是一株剛有靈識的待霄草,您自然是不記得我的。」

  春姑娘道她在此義診的期間,可以為寒絮每日換藥施針,

  沉歲沒採用春姑娘的建議為寒絮雇用貼身侍女,他打算化作人形,親自照顧寒絮。

  春姑娘走後,寒絮終於提出意見,「怎麼能讓你照顧我?」

  「寒丫頭,汝信不過吾?」

  「我當然相信您是天下無敵的,但怎麼好意思繞您紆尊降貴……我認識一個朋友,是盛家二少,武藝不錯……」

  「汝要將吾送人?」

  沉歲一雙金紅異色瞳瞥過來,凌厲而不悅。

  「寒丫頭,爾等人類果真是善變,先前還信誓旦旦,帶吾去看故人,現在吾成了燙手山芋,就急著將吾往外送?」

  寒絮搖頭,看著裹著白紗的右手,藥物減緩了疼痛,卻也讓她知覺遲鈍很多。

  「如今我這個樣子,連自己都保護不了……要是讓您落入歹人手中,後果將不堪設想。」

  「寒丫頭,汝可真是笨拙得很。」

  沉歲轉過頭,視線落在窗外的雪松枝椏上,低聲道,「吾不會再讓這種事發生第三次。」

  寒絮是第二次,至於第一次,說的自然就是玄葛了。

  沉歲身為上古神劍,看透人間興衰朝代更迭,已經厭倦權謀和廝殺。

  被當成工具太久,竟連怎麼保護人都給忘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

  「接下來,就讓吾護著汝罷。」

  

111.06.30

點閱: 9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