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世|寂意(13)自毀

#補一下過去的幾個片段

 

  很少人知道寂王的自毀傾向。

  那時紅意剛被他救起,軟禁在寢室剛滿一個月,寂令收到戰報,接下來在南境會有一場苦戰。

  這一個月來,紅意每天都被他折騰到快天亮。寂令往返於戰場,身上沾染不少汙穢,少有淨子能反覆承受這一切,紅意是唯一的例外。

  也許與她對寂令的不軌之心有關吧。

  年幼的救命之恩,促使她離開家人,加入「暗棋」只為能藉機一親芳澤。

  當然,她也不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貪圖享樂的傻子。

  兄長紅玉焚在朝為相,寂令不會讓她死的。

  但卻可以讓她生不如死。

  君王無情,她本是知道的,早已做足心理準備。幸好他也沒有傳聞中那般嗜血殘酷,雖然稱不上憐香惜玉,但也沒讓她缺手斷腿。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這就是紅意的人生圭臬。

  是夜,紅意難得失眠了。今晚的空氣透著一絲腥味,從窗外飄進。

  白臨國鎮守著寧靜海,容易被魔族入侵,寂令離開前設下結界,表面上是保護她,實則是阻止她逃跑生事。

  無論外頭有多大動靜,甚至是魔族殺進來了,都與她無關。

  紅意抱著枕頭推開窗戶,坐在窗臺,底下士兵巡邏交接,遠處燈火闌珊,彷彿這世界只剩下她一人。

  砰。

  門扉被撞開。

  黑髮青年滿身濃重腥味,直接倒在床鋪上,燭光照亮他,染血的髮絲凌亂糾結,戰甲上滿是裂痕,血倒是已經粗暴地止住了。

  也不知道是失去意識,還是不在意,或是忘了房裡有這個人,寂令對角落獃住的紅意沒有任何反應。

  該不會死了吧?

  紅意跳下床。

  久病成良醫,她長年照顧自己病秧秧的兄長,對基本的傷口護理調養還算有點知識。

  但寂令這是魔族造成的傷口,人類大夫的藥很可能起不了作用。

  那至少,先打盆水來清洗傷口吧。

  紅意去浴廁準備好水和毛巾,跪在床上,小心地幫他脫去戰甲和外衣,擦拭傷口。

  這一細看,紅意才發覺,寂令的傷口是被火燒封住的,像極了她第一天準備逃走時,被結界燙傷的電極。

  「……這人對自己可真狠。」

  寂令睜開眼,翻身坐起,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冷冷瞥向她。

  「現在是什麼時辰?」

  「剛過子時。」

  「我以為君王打完勝仗,都是凱旋而歸,您怎這般狼狽?更多的我就不會了,寂王,你還是找御醫來吧……」

  「死不了,還能按著妳操上幾回。」

  「……您就別逞強了。」

  她可不想害寂令在床上駕崩。

  「妳不信?」

  「我信我信,您這麼看重我,我真以為自己是國色天香之姿,讓王在重傷未癒的情況下,像隻猴子一樣急著要行房呢……」

  寂令的表情越發冰冷,於是她越說越小聲,正打算收回按在他傷口上的毛巾,卻被他拽住手腕。寂令的雙眸燦如烈陽,目光灼灼地鎖著她。

  「再給妳一次機會,說人話。」

  「我只是不希望您死得太早。」紅意淡淡說道,「依您的身手,不該受到這種程度的傷,除非您是刻意的……」

  寂令撫上她的脖子,緩緩掐緊。

  這女人怎麼看出來的?

  勝與負,對寂令來說都是一樣的。

  寂令知道自己的天命,所以特別不惜命,反正不會死在這個時候。

  寂令的戰鬥方式向來果斷狠戾,長劍挾帶雷電,魔物往往在一瞬間殞命,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他從不防守。

  強行脫隊回到寢宮,是不想被那群嘰嘰喳喳的大臣或御醫擾了清淨。

  大家都相信,寂王沒這麼容易死。

  只有她看出來了。

  他不防守的原因,並非對自己過度自信,而是死了也無所謂。

  「是啊,我活著,妳才有機會飛上枝頭作鳳凰……」

  寂令收緊手,看著紅意的臉頰因缺氧而逐漸漲紅,在最後一瞬間鬆開了手。

  她不能死。

  紅相還需要她的血續命。

  紅意趴在床上咳嗽,新鮮空氣湧入肺葉,她咳得眼角染上淚水。

  「紅意,依附著我而活,這就是妳的目的嗎?」

  「我就是喜歡你,想殺我又下不了手的表情。」紅意無視脖子上殘留的掌印,「寂王,那讓你看起來……特別的有生氣。」

  這女人病得不輕。

  但她說對了一件事。

  寂令把紅意按在床上,埋在她的頸窩,在鎖骨上吮出紅印來。

  紅意的出現,確實是寂令這日復一日倒數死期的過程中,罕有的調劑。

  活得久一點嗎?

  似乎也不錯。

111.06.28

點閱: 11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