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魈上仙,這裡沒有你的床位了

Last modified date

#被金鵬鳥球周邊燒到的急速短打甜餅兼滿命賀文,已交往設定

#差點失心瘋訂六隻小魈啾下去救命啊(已訂一大一小好想快點嚕到鳥QQ)

01

  

  魈發現自己的床位沒了。

  床上放著一隻直徑半米寬的翠綠鳥團布偶,半瞇著眼,模樣憨甜可愛。

  好大的膽子,竟敢鳩佔……不,鳥佔魈巢。

  他細細打量這個入侵者--眼角的紅妝,額際的紫砂,翠綠豐滿的羽毛,無一不與他特徵相似。布偶上也有熒的氣息,想必又是她的點子。

  「何必多此一舉。」

  魈嘆息一聲,脫去手套,掌心輕輕覆在金鵬頭頂。觸感猶如雲絮,輕柔軟綿。

  「……這棉絮比例太多了。」

  他的原型,才沒有這麼……

  肥美。

  如果有,那也不看是被誰天天帶杏仁豆腐加餐餵胖的?

  正在趕路的旅行者打了個噴嚏。

  

  

02

  

  熒一踏入門,便看到抱著金鵬玩偶的魈坐在床畔。

  擅長殺戮拿慣武器的夜叉,抱著軟綿布偶的神態,如少年般乖巧純淨。

  「回來了?」魈抬眼,「妳……」

  魈目光落在熒懷裡的蛋,表情如遭雷擊。

  拳頭大小的蛋一共有六顆,碧青紋路蜿蜒在蛋殼表面,和魈右臂上的刺青如出一轍,明顯和他脫不了關係。

  「魈?啊,你誤會了,這不是我跟你的蛋……」這說法顯然問題很大,熒趕忙改口,「這也是布偶,不是真的蛋。」

  熒說這是從稻妻容彩祭得到的靈感。

  為了讓夜叉的故事廣為流傳、長存璃月百姓心中,她先是委託某位蒙德繪師設計圖稿,透過飛雲商會和璃月七星採購特殊布料,再向社奉行家政官請教如何縫紉,並委託八重堂進行製作和販售,可以說是跨國合作下的心血結晶。

  蛋殼是特殊的外包裝,裡面包著迷你鵬鳥玩偶,圓滾滾軟綿綿,碧青色布料沁涼滑順,一手便能掌握揉捏。

  「每一隻代表的含意都不一樣。」

  熒把六顆蛋打開,擺在桌上如數家珍。

  

  

03

  

  「第一顆星,壞劫,毀壞三界,你能帶著我走得更遠。」

  「第二顆星,空劫,虛空華散敷變。使你更快地攢聚元素能量。」

  「第三顆星,降魔,忿怒顯相,你的槍術能化作風輪,來回碾碎敵人。」

  「第四顆星,神通,諸苦滅盡,能在你受傷時減少接下來的痛楚。」

  「第五顆星,成劫,無明增長,戴上儺面的你行靖妖儺舞,令諸邪膽寒。」

  「第六顆星,降魔,護法夜叉……也就是你本人,即使面對群魔也依然無所謂懼,刀尖舔血、殺出重圍。」

  熒在魈他胸前描繪金翅鵬王的星座圖騰。

  熒口中陸續道出的,正是魈命之座每一顆星宿的名字。

  「為何要做這個?」魈垂眼,「我的命之座,無非充滿了殺戮。」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但是啊,不論當下的境遇如何,提瓦特的星空中永遠存在著每個人的位置。這點無論凡人、仙眾還是神明,都是一樣的。」

  熒的掌心貼在魈胸前,感受到他胸腔內的心跳。

  魈的力量來自於啖食惡夢、仍保留純淨琉璃心的堅韌靈魂。

  經常行走於黑暗的人,為何能看清自己,不迷失自我?

  熒知道,那正是因為,魈的心中一直都有光。

  

  

04

  

  「正因為有那些過去,每一道疤痕、每一個傷口,構成了如今的你。」

  「我想珍惜這樣耀眼的你。」

  熒低頭,將甜甜的微笑落在魈的唇上。

  

  

05

  

  魈的職責使然,夜裡易生邪祟,兩人一起過夜的次數並不多。

  也許是因為這樣,熒才動了做玩偶的念頭,一解相思之苦。

  在被金鵬玩偶佔據床位的這天,魈久違地留下來陪熒用晚餐,聽她說著最近在稻妻參加的荒瀧極上盛世豪鼓大盛典,並示範如何擊鼓作樂。

  臨睡前,魈默默凝視著熒。

  「妳確定要抱著那隻玩偶睡?」

  「不行嗎?」已經換上睡衣的熒躺在床鋪內側,神情困惑,「如果我不抱著金鵬,要把它放在哪?」

  「……」

  魈把那隻金鵬用繩子吊在窗前,遮住月光。

  「連玩偶的醋你都吃?」

  「既然我在妳身邊,就不要抱著別的東西了。」

  魈將熒圈入懷裡,埋在她的頸窩中,吻去她擊鼓後鎖骨上滑下的薄汗。

  入夏後的璃月氣溫升高許多,魈的體溫偏低,熒自然是喜歡依著他貪涼降火。

  月色繾綣,戀人的耳語纏綿。

  床頭櫃上的六隻小金鵬,被溫柔夜風吹得輕晃。

  

  

06

  

  過幾天,窗臺上又多了兩顆金鵬氣球,像極了漂浮的風史萊姆。

  「這是八重堂推出的滿額贈品。」熒解釋道。

  「我有如此……豐滿?」魈困惑。

  「不只豐滿,還很美味,這我親自驗過貨,可以保證。」

  「……」

  熒的頑皮貧嘴,讓魈無奈輕笑。

  戴著手套的指尖逗弄氣球,魈開始思考他是不是太過縱容熒。

  然而喊他金鵬的人已經很少,熒的舉動,讓魈稍稍有些想起過去。

  即將到來的夏日陽光,將清冷仙人的眸光染上了回憶的溫度。

   --好吧,至少氣球佔不了他的床位。

  

111.06.15

點閱: 43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