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十秒不心動挑戰

Last modified date

#酒醉老梗,想想自己好像沒寫過醉酒熒妹,加了些私心

#2000+甜餅,好感度10,我流熒妹,可嗑可代

#最近工作壓力有點大寫些無腦甜餅治癒一下

  

  01

  平常滴酒不沾的旅行者,喝醉了。

  

  02

  殘像暗戰事件後,迪盧克老爺同意旅行者自由取用莊園的葡萄汁。魈也嘗過幾次,味道很不錯,每一口都嘗得出莊園主人的用心和講究。

  早上熒說要來取葡萄汁回來做果凍,這一去就是一整日。魈在望舒客棧等到日落,聽見熒的呼喚。

  --魈。

  腦中迴響起的聲音軟軟甜甜的,像是鮮榨的蘋果汁。

  魈聽到熒的呼喚,閉上眼睛用元素力一探,少女的位置在望舒客棧東北方的鄰國邊界。

  他跨越國界穿過石門,翠綠原野如畫卷般,在視線中鋪展開來,這裡的風帶有成熟的甜蜜果香,與璃月甚是不同。

  雖然並非初次為了旅行者跨越國界,單獨來蒙德確實是頭一回。

  自從層岩巨淵一事了結後,魈待自己寬容不少,偶爾也會隨著旅行者去海島找寶箱,去雪山餵雪狐,或是再遠一點,到稻妻去採緋櫻繡球。

  他的世界隨著旅行者的足跡,一點一點拓展開來。

  綠丘上的晨曦酒莊盛產葡萄酒,魈在宅邸二樓陽台看到少女飄揚的裙襬,夜色正濃,他踏著木桶輕鬆跳上去,沒有驚動任何家僕。

  「你終於來了。」

  「小精靈呢?」

  熒板起臉來,「你是來接我還是來接派蒙的?」

  魈頓了頓,「有何不同?」

  「如果是來接派蒙的,她喝撐了在室內沙發上休息,你把她拎走吧。」熒雲淡風輕地趴在欄杆上,「我要繼續在這裡吹風。」

  「我是來接妳的。」

  熒定定看著魈,指向桌上的兩枚酒杯,「喝贏我,我就跟你走。」

  魈默了默,後知後覺發現,熒可能是喝醉了。

  平常看事通透、待人處事圓滑的旅行者,喝醉了也像個沒事人一樣,只有在親近人面前才會露出不講道理的一面。

  「別再喝了,我們回去吧。」

  「唔,我喚你過來,就是想找人陪我喝酒啊。酒都開了,不喝完很浪費。」

  以前被魔神奴役時,藥、毒和酒他被迫嘗了不少,加上仙人的強韌體質,他對這些早已有一定程度的免疫。論酒量他可以和當年的浮舍不分軒輊,但他卻不希望少女再喝下去了。

  熒看出魈的為難,退而求其次,「那……跟我猜拳吧,輸了的人喝一杯,什麼時候喝完,就什麼時候回去。」

  要猜贏她,對知覺敏銳的魈來說並不難。

  剪刀、石頭、布……

  熒出了布,而魈出了石頭。

  「……我輸了。」魈拎過酒杯,目不斜視地一飲而盡,「再來。」

  就這樣,不管熒出什麼拳,魈都有辦法輸給她,一杯又一杯,直到桌上的葡萄酒瓶通通見底。

  魈眼角的紅妝明豔幾分,即使喝了這麼多杯,仍然只有三分醉意,體溫卻高了幾度。

  熒有點不高興。

  「你耍詐。」

  魈一邊收拾空瓶和杯子,問道,「回塵歌壺嗎?」

  「不了,我想回望舒客棧。」熒低頭看著雙腳,「用走的去。」

  魈背對她蹲下,「上來。」

  「我能走。」

  「……走回望舒客棧,都要天亮了。」魈淡淡補了一句,「妳想錯過冒險家協會委託,損失一天的原石?」

  聽到原石,熒便動搖了。

  接下來在須彌會用到很多原石。

  「好吧。」

  熒環住魈的肩膀,柔軟身軀貼在他的背脊上,背心鏤空處的蝴蝶骨恰好就貼著她的胸,魈一頓,默默調整位置,卻讓那異樣的觸感更加明顯。

  他閉眼輕嘆。

  「魈。」熒趴在他的肩頭,呼吸掠過他的髮梢和耳畔,「你有聽過十秒不心動挑戰嗎?」

  「那是什麼?」

  「看著你喜歡的人,十秒都不心動,就贏了。」

  「……無聊。」

  「不試試嗎?」

  魈托住她抬了抬,調整姿勢,淡然道,「回去再說。」

  一路上竟也沒有任何怪物敢打擾他們。

  回到望舒客棧後,魈去打水擰了條毛巾,讓熒洗臉提神。

  熒拿下毛巾,恰好對上魈的視線。

  魈的眼睛太過漂亮,打從見到的第一眼就讓人難以忘懷。明明每天在鏡子裡看著自己的金眸習慣了,但仙人的卻不一樣,是被歲月長河掏洗過的流沙碎金,乾淨剔透,靜謐沉穩,卻又鋒利冷冽。

  一秒、兩秒、三秒……

  熒臉頰發燙,想挪開目光,卻被魈扣住下巴。

  「不准躲,看著我。」

  少年仙人的嗓音低啞,喝乾兩支晨曦酒莊的名產紅酒,又在冷風中走了一夜,卻沒有半絲狼狽疲態。

  四秒、五秒、六秒……

  短短十秒,熒卻覺得像十年那般慢長。

  十秒不能心動?

  怎麼可能。

  「我認輸。」

  熒哀號一聲捧住魈的手,埋在他的掌心中,「要不對魈心動,太難了。」

  魈的唇畔溢出一絲笑意。

  「那是我贏了?」

  熒兩手一攤,「好吧,你想要什麼、想做什麼都可以。」

  「我想知道,妳在蒙德待了一天,在想什麼?」

  熒思忖半晌才開口,「就是……突然想到,接下來要去須彌了,下次再見面,也許是海燈節,也許是一年後,你會不會把我忘記?」

  「不可能,我的記性很好。想見面的話,就算相隔兩地,也還有塵歌壺。」

  浮舍、彌怒、伐難、應達說過的話,千年來魈始終沒忘過。記性是一把雙面刃,能讓人隨時重溫美好的回憶,但也一再提醒他,失去有多麼痛苦。

  熒不會一直停留在這,他是知道的。

  曾經魈以為自己會這樣就守著璃月,等待夜叉一族蒼白腐朽的結局。但熒卻教他用雷種子摘採櫻花,將肉塊放在碗盤裡等候狐狸靠近,開船破開迷霧前往無名小島取得藏寶圖。

  耳畔的荒魂囈語拖著他向下沉淪,但少女的清甜嗓音卻引導他踏出桎梏。

  --不要為了憎恨你的人,而懲罰自己。

  熒曾經這麼說道。

  這個世界美好的事物很多。

  窗外月色推移,兩人都還沒有沐浴,卻誰也沒有嫌棄誰,用唇瓣用撫觸,將對方染上自己的氣味,以遮蓋酒氣。

  光影起伏,情到深處,便越發難以克制。

  熒勾住魈的脖子,淚眼婆娑,疼了便在他肩胛骨上輕輕一咬,魈卻沒有退縮,更沒有因此緩下動作,而是將她禁錮在懷中,以細密的吻傾訴愛意。

  熒想,她會喜歡上魈,就是來自這份安全感。

  無論經歷什麼,此心皆不改,此情皆不移。

  熒平撫著呼吸,汗水將她的髮絲黏在脖頸上,魈替她勾到耳後。

  熒接續了剛才的話題。

  「如果哪天我想離開你呢?」

  「倘若妳是自願的,我說過,我們之間的關聯已經太過密切……」

  「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熒補上後半句,魈嗯了一聲,獎勵似地輕啄唇瓣。

  「但如果,妳不是自願的,是被外力所迫,必須離開我或遺忘我--」

  魈吻了吻熒的耳垂,指尖撫過她髮上被替換成金鵬翎羽的飾品。

  少年溫柔清澈的目光堅定不移。

  「不論是十秒,還是十天、十年,我都會讓妳,再對我心動一次。」

  

111.08.11

點閱: 114

【上一篇】  

12 Responses

  1. 魈上仙請放心!這份心動會持續到永遠的🥹🥹(超大聲
    又甜又寵的魈太香啦> <!!! 那個金眸滿腦子都是畫面XDD 不笑的時候高冷,壞笑的時候邪魅誘人,微笑的時候又溫暖又可愛,仙人的顏質太犯規啦😚😚😚
    等七國(提瓦特篇)結束以後還要分享下一個世界給魈寶!!!(帶走🤣🤣
    月大大工作辛苦了!感謝您的甜文,準備睡個好覺☺️😘~~

    • 兔兔對魈各種笑容的描述好到位>///< 不笑、壞笑和微笑都很吸引人! 不管是哪個模樣的魈都很讓人心動(*´д`) 不愧是官方欽定的絕色美少年! 工作我會加油的,吸完魈熒就有能量面對現實了(゚∀゚) 謝謝兔兔,也祝妳有個好夢!

  2. 好甜XD魈的霸道一面太犯規了!(尖叫
    感謝大大的甜文,瞬間補滿了一整天需要的糖分,接下來的三節課數學不會睡著了X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