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查無此人

#1111達達利亞初UP紀念文,遊戲內太久沒戲份只好寫甜餅給自己吃QQ

#我流熒妹,可嗑可代

  

  

  達達利亞消失快要400天了。

  旅行者遊走在各國之間,璃月的海燈節、稻妻的容彩祭、蒙德的歸風佳釀節、須彌的花神誕日……時間過得飛快,與那位執行官不見已經一年了。

  最後一次收到達達利亞的訊息,是他生日那天。

  信件拆開被壓在茶杯下,熒看著上面的筆跡沉思。信封上寫著給熒二字,封蠟是愚人眾的徽記,北國銀行門口的葉卡捷琳娜交給她時,說達達利亞馬不停蹄地去執行下個任務了。

  信件提到他回了至冬國一趟,雖然沒有明寫,但熒估計他是因為追捕散兵未果,加上女士殞命在天守閣,這類的原因而被女皇召回吧。

  信裡夾帶的至冬名產香腸,順理成章地成了她和派蒙當天的早餐。

  「熒要寫回信嗎?」

  「……才不。」熒一不留神,往日落果汁中添了兩顆方糖,「寫了也不知道何時能轉交到他手上,算了。」

  果汁太甜了,熒臉一皺,頓時沒了食慾,剩下半根香腸也給了派蒙。

  達達利亞再後來便音訊全無,彷彿人間消失,查無此人。

  葉落歸根,須彌的人們找回了夢,而隨著博士的離開,在奧摩斯港駐守的愚人眾也陸續撤走。

  散兵的事件告一段落後,仍然沒有見到他。也許又回至冬陪弟妹了吧?畢竟他出差各國,托克可想他了。

  她和達達利亞每次見面,不是在黃金屋,就是在床上。不同的場合,卻是一樣的汗水淋漓。

  兩人都很有默契不去提之後的事,在夜裡為彼此取暖,不過是各取所需。等待時機的風吹起後,她會繼續旅行,而達達利亞也會繼續執行女皇命令。

  她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須彌清除死域時,遇到身中多層「凋零」效果而虛弱瀕死的達達利亞。

  「怎麼辦,熒,他看起來好像不太妙……」

  「幸好這邊離化城廓不遠,派蒙,你去找提納里過來,我先處理這片死域。」

  愚人眾執行官此刻出現在須彌,肯定有其他陰謀--但順手清除死域,避免有其他人受害,也算是幫巡林官減少工作。

  再加上,她可是布耶爾最初的賢者,在守護須彌上出一份力合情合理。

  派蒙走後,熒熟練地清除蕈獸,持劍重擊,草種子飛入枯根枝節,再斬除另一批蕈獸,清除死域瘤後,荒地披上綠意,恢復盎然生機。

  清風徐徐吹來,也拂開了青年暖橘色的額髮。達達利亞靠著傾頹的樹幹奄奄一息,身上滿是傷口,顯然經歷過一場惡戰。

  熒做了簡單包紮,並升起了火,不急不徐地敲了兩顆鳥蛋,煎出完美漂亮的荷包蛋,往他嘴裡一塞。

  不好,蛋黃都流出來了。

  達達利亞還沒完全清醒,薄唇微啟,金黃濃郁的蛋汁滑下唇角。

  熒的手一顫,但料理時效不等人,她俯身靠近青年,輕舔他的唇角再含住唇瓣,除了蛋香,還嘗到絲絲血腥味。

  熒跪在他的雙腿間,一手按住肩膀,抿了一口蛋液,舌尖抵開牙關,推進他的嘴裡,讓他嚥下去。

  熟悉的海洋氣息一點一點侵入嗅覺和味覺,引得她不禁越吻越深。

  青年的身體恢復了一些暖意,性命是救回來了,但凋零狀態還沒完全解除,達達利亞現在仍是被麻痺而動彈不得的狀態。

  熒回想提納里教過的知識,在周圍找到可以緩解凋零的藥草。她掰下葉片放入口中嚼碎,接著捧住達達利亞的臉,以吻渡藥。

  藥很苦。熒也嘗到了。要是能來幾顆糖就好了。

  她餵完後,以手背擦去殘存的葉片渣,一抬眼,卻恰好對上青年剛恢復意識的幽深藍眸。

  明明是在救人,熒卻有點心虛。

  「……夥伴。」達達利亞的聲音嘶啞而有些慵懶,「趁人之危不好吧?」

  熒皺眉,「我是在救你,達達利亞。」

  「是這樣嗎?」達達利亞一笑,「我倒覺得,妳是想把我吃下去……嘶、夥伴……怎麼突然咬我?不過,這力道嘛……一陣子不見,怎麼客氣起來了……之前可不只這樣呢……」

  熒瞇眼,抬起青年的下巴,拇指撫過唇瓣,再度重重一咬,血珠便冒了出來,被她舔去。

  「你再說一次?」

  「久違了夥伴……看到妳還是這麼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達達利亞笑得瞇起眼,湛藍眸子裡是熒熟悉的澄澈靜流。

  熒淡淡道,「彼此彼此,你還有體力開玩笑,看來沒大礙了。」

  達達利亞不愧是千錘百鍊的戰士體質,休息片刻後,精神已經好了很多。熒起身裝了些水回來,達達利亞身上的凋零尚未完全清除,目前仍只能動口而已。

  熒慢慢喂他喝水,「說起來,你為什麼突然來了須彌?」

  「我聽『僕人』說,最近愚人眾的逃兵變多了,妳有什麼頭緒嗎?」

  熒沉默。

  她想起了奧摩斯港因寶箱密語而認識的愚人眾,她尊重他們的選擇,自然也不會在這時供出人名來;而維摩莊的艾方索,也已經遭到了雨林的懲罰,同樣不需要她多嘴。

  達達利亞讀懂了她的緘默。

  果然又與她有關。

  熒轉而調侃他,「你該不會想逃跑吧?執行官大人。」

  「我可不會變成第二個散兵,夥伴,我的實力妳是知道的,我的目標是登上神之座……」青年喘了口氣,額頭抵著她的,唇瓣輕輕吻過她的鼻尖,「倒是,妳就這麼毫無顧慮地救了我,也不擔心我裝病,對妳別有目的?」

  「你現在硬不起來的,達達利亞。」熒在他瞠目的視線中輕笑,「……我說的是拳頭,我也領教過死域跟凋零的後遺症,知道現在的你可打不過我。」

  青年蹙起眉,對於自己竟然被熒給調戲,感到好笑又無奈。

  不過……算了。

  至少熒現在看起來心情好了很多,面對他的招惹也能見招拆招。

  依然是他所喜歡的不服輸的旅行者。

  「這個我不否認……夥伴。話說回來,上次寄給妳的香腸和乳酪,如何?好吃嗎?那可是我家人強烈推薦、非要我寄給妳吃,他們都很期待你的感想。」

  「為什麼你家人……」能這麼自然地說要送食物給她?熒欲言又止。

  「嗯?」

  「不,沒什麼。」熒撇開目光,「謝謝你家人的推薦,很好吃,可惜平常很難買到至冬國的食材,想自己做,又不知道方法……」

  「我教妳吧,很簡單的,須彌這邊動物很多,我攢了不少獸肉,須彌的香料味很重,無法還原至冬道地的香腸,但我想,應該也別有風味……」

  如同達達利亞說過的,與他在一起,總是不愁沒有話題。

  熒低頭彎起唇角。

  「達達利亞,我好像想你了。」

  「……妳剛剛說,想我?」

  「大概,一點點而已。」熒握住達達利亞的手,因為麻痺的症狀無法回應,熒便自主十指交扣,「不是夢,太好了。我常常夢到你,最多的是在黃金屋比試,再來是我的塵歌壺……」

  太久沒有見到面,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當她遠遠看到這醒目的赤紅圍巾時,險些以為自己又在作夢。在須彌,她做過的夢已經太多太多。一步步靠近他,直到將耳朵貼在胸膛,聽見那微弱而穩健的心跳聲,才知道不是夢。

  才知道自己原來想他了。

  達達利亞對於熒的坦承有點意外,畢竟以往兩人並不是這種如膠似漆的關係。

  但坦白說,他有點高興。

  達達利亞會來須彌,也是剛好聽到下屬提起旅行者在須彌拯救了小吉祥草王的事蹟。

  達達利亞也同樣有點想見他的晚星了。

  兩人都在用迂迴而相似的方式,靠近彼此。

  達達利亞稍微動了動小拇指,抵在她的掌心上。

  「夥伴,要不要試試現在的我有多真實?」

  熒愣了愣,臉頰有著不明顯的紅暈。

  「……化城廓離這裡不遠,派蒙他們很快就會趕來了。不過……」

  熒低下頭,稍微解開他的衣領,露出鎖骨,貝齒輕輕咬上,一朵紅痕於焉綻放在青年的肌膚。她跨坐在達達利亞身上,他身上有很多傷,但兩人也不是沒有在打完後渾身是傷的情況下做過。

  當青年因為疼痛歡愉並重而喘息出聲時,更能證明這不是夢。

  熒伸出食指,抵在達達利亞的唇上。

  「噓……別出聲,我來就好。」

  在一片翠綠的天地間,晚星落入了深海,激盪出晶瑩水花。

  

  

  

【後話】

  達達利亞恢復到能夠起身後,他看著旅行者順手點亮了石柱。綠光帶來了一陣清爽的微風,被凋零吞噬身心的殘存壓抑感一掃而空。

  「這個裝置是什麼?」

  熒答道,「生之燭,能迅速清除凋零的負面效果。」

  青年揚起眉毛,「哦,那……妳剛才怎麼不直接啟動這個裝置就好?」

  熒看著達達利亞,露出漂亮而狡黠的笑容。

  「對啊,達達利亞,你說為什麼呢?」

  因為這樣,他才能束手就範呀。

  

  

  

111.11.11

Hits: 75

【上一篇】  
【下一篇】

8 Responses

  1. 文筆真的好棒qwq太喜歡你的文了,又會寫肉肉又兼顧劇情的大大不好找இдஇ

  2. 石頭預備!絕對要讓公子永別冬都(卡池)!又能看到太太的達熒文實在太感動啦(畢竟是看您的文入坑這遊戲啊😍😍)抱歉順帶一提「可惜平常很難至冬國的食材」是不是有漏字?

    • 謝謝ESROH抓蟲!是我漏打兩個字了(つд⊂)(つд⊂)(つд⊂) 我當初也是因為達熒而入坑的,達達的戲份今年真的好少,期待新活動他能活躍一下(ノ゚∀゚)ノ

  3. 本來對這個角色充滿不理解,看完你的文之後就打算讓公子永別冬都ㄌ,太誇張ㄌヽ(;▽;)ノ,文字的魔法。

    • 謝謝檸檬的喜歡!我也是在一次次書寫中,越來越了解角色的各種樣貌(´▽`ʃ♡ƪ)
      也注檸檬順利讓公子永別冬都!!

  4. 公子終於永別冬都到我家了!(雖然是大保😂)一定是為了讓我把四星抽好抽滿T T哈哈 ~
    大推公子,大世界真的很好玩,每天盯著帥氣執行官的背影也很保養眼睛~

    • 恭喜啊啊啊!!公子真的是會越用越強的角色>w< 獨一無二的兩套QE動作感覺得到官方的用心,我現在打深淵已經不能沒有公子了(萬達國際好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