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見證者

#3.2主線的後日談,小倆口深夜談心事,可嗑可代

  

  熒抵達望舒客棧時,已經是半夜了。

  屋簷下的燈籠散發暖黃光芒,千百年間無論晴雨,望舒客棧指引了無數游子,找到在黑暗中行進的方向,是荻花洲一帶極具象徵性的明燈。

  從須彌出發時,派蒙在半路上便睏得不行,問她為什麼不回塵歌壺歇下,熒笑了笑說因為跟魈約好了,將小精靈的四肢往背上一搭,背著她繼續向東前進。

  熒從菲爾戈黛特手上接過鑰匙,替派蒙蓋上棉被,往打呼的小精靈額上一吻。

  雖然旅行上總是她在出錢出力,但派蒙在必要時也給了不少支持。別人家的嚮導是優哉游哉遊山玩水,在她身邊卻總是要與人為敵遭到通緝。拯救小吉祥草王的過程,恐怕也夠讓她擔驚受怕了。

  熒走上露臺,看到熟悉的少年仙人背對著她,再一眨眼便消失了。

  熒苦笑。

  ……想見他到這種程度了啊。

  按照魈的習慣,深夜應該會在璃月各地斬妖除魔,她還有一整夜的時間可以休息跟整理心情。

  秋夜微涼,走到外頭就著月光整理背包。那菈法留納留下的森林書、蘭那羅們贈與的花環、還捨不得拿去交換武器圖紙的故事……

  森林會記得一切,卻阻止不了一位溫柔神祇的存在被抹去。

  而她身為降臨者,同樣不會被錄入世界樹之中。對提瓦特來說,她就是外來者。

  「熒?」

  魈從銀杏樹上落下,落地的瞬間,似乎看見熒的眼角水光一閃而逝。他遲疑片刻,走到她身邊,看著她的單薄身形皺眉。

  「天冷,怎麼不進屋裡?」

  「只是想念荻花洲的夜景了。」熒笑了笑,旋而輕嘆氣,「對了,你折給我的梧桐樹葉蝴蝶……抱歉,我又把它弄壞了。」

  「……嗯,我知道。」

  熒倒出錦囊內的梧桐葉碎片,上頭還殘留著魈的稀微仙力。這一年來,熒遭遇過無數次凶險,護身符替她擋煞,已經不是原本魈折給她的那一枚了。

  還記得有一回她在秘境中和派蒙分散,不慎落入陷阱遭到麻痺,動彈不得,還是魈前來尋熒,將她背回客棧。熒因為護身符碎裂一事,沿路上鬱鬱寡歡。

  魈不解,「不過是枚梧桐葉,何需如此?」

  「那可是你送我的第一個生辰禮物,早知道就放在壺裡不帶出門了。」

  魈沉默片刻,一道流光凝聚在掌中,梧桐樹葉蝴蝶輕輕振翅。

  「拿去。」

  熒手心捧著蝴蝶,仍然悶悶不樂,魈扳過她的下巴,對上她的視線。

  「折蝴蝶贈予妳,本意便是為了護祐妳平安,若是離了身,反倒失去意義。若是擋煞碎了,我再折給妳便是。」

  熒抬眼看他,「碎幾次都給嗎?魈不嫌麻煩呀?」

  「妳的事,自然不是麻煩。」

  自那之後,熒每逢遠行前後,就會來找魈討蝴蝶。

  再回來看現在,熒已經對這件事習以為常。患得患失只是過程,旅途中總會不斷面臨新的相遇,人終究會逐漸習慣失去和放下。

  雖然第一枚梧桐樹葉蝴蝶碎了,但它起到了保護熒的作用。收到贈禮的那份心情,並不會因為梧桐葉的消失而改變。

  魈施以仙法,折給熒第十四枚梧桐葉蝴蝶。兩人的手碰觸在一起,冰涼從熒的指尖傳遞過來,魈默默蹙起眉頭,目光瞥向桌上剛盤點的各種須彌紀念品,魈拎起駝色毛毯披在她肩上。

  「當心著涼。」

  熒把毯子抖開,將另一端繞過魈的肩膀,把少年仙人也罩了進來。

  「你穿得和我差不多單薄。」

  「我是仙人,不畏寒冷。」

  「有魈的體溫,毯子能暖得更快。」

  「……」

  好吧。魈在心中嘆了口氣。畢竟這也是他起的頭。

  月色灑滿了整個客棧頂樓露臺,蟲鳴微弱,兩人相依偎分享著體溫,就連呼吸聲都一清二楚。以往熒都會主動聊起冒險的趣事,今天卻特別安靜。

  魈握住她的手,還是一樣冰涼。

  「……有心事?」

  熒的聲音很輕,甚至有些疲憊,「嗯,一點點。」

  在魈像要將人穿透的目光凝視下,熒改口,「好吧,不只一點。」

  「說吧。」魈頓了頓,「無論是什麼事,都可說予我聽。」

  在須彌的旅行很充實,貫徹了旅行者一貫的風格,不管去到哪,總是能迅速成為漩渦的中心。

  這趟須彌之行,先後被教令院賢者和鍍金旅團埋伏與追殺,再與散兵之間驚險對峙,後又因博士的狡詐手段陷入昏睡,聽到了許多關於世界真相的一角。

  魈的眉頭就沒鬆開過。

  「妳的傷……」

  「在提納里和柯萊的照顧下,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熒拍拍胸膛,「在須彌我也沒有忘記鍛鍊體力,四葉印很方便趕路,再也不用那麼辛苦爬山了。」

  說到最後,熒笑了笑。

  「魈,不必擔心我。」

  她終於明白當初鍾離那句「我不能說」是什麼心境了。

  她沒提大慈樹王的事,這件事和兄長與她的身分疑慮,壓在心頭讓她同樣難以啟齒。

  「其實,我還有很多事……不能說。」

  魈垂下眼簾,「嗯,我知道。」

  「明知我有事瞞著你,還這麼冷靜呀?我好像就沒看你動怒過,連之前帝君遇刺,你的反應都是那麼沉著。」

  「妳既然不說,一定有原因,出於尊重,我不會過問。但……」

  兩人距離很近,魈一側頭,便靠在了她的髮旋上,女孩的金髮柔軟如陽光織成的錦緞,挨著他蹭了蹭。相較以往的活潑調皮,難得有些示弱。

  「只要妳想說,我便會在這聽著。」

  熒這次在須彌遇到的難題,可能是四國以來最棘手的一次。

  「各國的問題,乃至於世界的準則,我未必能夠告訴妳正確答案。然而肉眼凡胎,眼見未必為實,妳只需要依循本心,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就好。」

  「即使我未來可能會後悔,也要去做嗎?」

  「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準。在我看來,把握當下即可。」

  「魈有做過讓自己後悔的事嗎?」

  「嗯……」魈聲音一低,握緊了熒的手,在毛毯下十指交扣,「但若沒有那些經歷,也許就無法遇見妳了。」

  沒有被魔神奴役的過去,沒有被帝君拯救並賜名,就不會鎮守荻花洲並遇見熒。

  每件事,都有其存在的意義。

  同理,在須彌經歷的這一切,包括遺忘大慈樹王這件事,其實也在無形中成了推動小吉祥草王往前邁進的動力。

  熒輕撫著手中那枚梧桐葉蝴蝶,釋然一笑。

  「魈,你總是知道我想聽什麼呢。」

  不要害怕失去,鬆開手,才有餘裕去握緊更多事物。

  降臨者也好,不被紀錄也好,至少在此時此刻,有個嘴笨的少年仙人試圖安慰她。

  每個抉擇,都會影響並改變未來。但如果因此裹足不前,那確實不是她的風格。不要忘記旅行本身的意義--她想起了蒙德風神說過的話。

  見證者,為見證而來;銘記者,為銘記而生。下探層岩巨淵那次,魈也說過,就算世人遺忘浮舍的事,也還有旅行者記得。

  她會繼續旅行下去,見證並記下旅途中相遇的每個人。

  與魈一起看過的月色,緊握的手和傳遞過來的體溫,以及他給予的信心和力量。

  熒都會牢牢記下來。

  

111.11.07

Hits: 83

【下一篇】

8 Responses

  1. 好暖好暖>//////////<)b
    回到故事心得結論!! 感謝自己選擇入坑原神才能遇到魈魈認識月月見證香香的好文(咦 🥰🥰🥰

    • 咦!!!!留言被吃掉了!😱😱😱重發一個🥺🥺🥺
      好暖好暖>//////////<)b
      回到故事心得結論!! 感謝自己選擇入坑原神才能遇到魈魈認識月月見證香香的好文(咦 🥰🥰🥰

      • 這個留言怪怪的嗚嗚!! 在PO一次不行先醬紫TAT
        每次經歷完冒險都能回去找魈魈分享取暖真的太棒了T ^ T!!!
        對了對了~想問月月對於散兵有沒有興趣呀? 個人覺得壞壞的反派好讚!經歷也令人心疼(雖然更疼魈就是了XD)而且我真的真的超喜歡少年眼尾的紅眼影啊嗚嗚 太戳XP了,老米真的是XP改變器!!瞬間讓人能接受綠色了🤣🤣仙人的金眸配那抹眼尾紅真的是>//////<)b

        • 謝謝兔兔的留言Q///Q 不好意思還讓你重PO這麼多次QQ
          這次須彌主線資訊量超級大的,甚至還有點顛覆以往對雙子的認知,不過不管怎樣他們在我眼中都是最好的兄妹QQ
          不忍說我最近都泡在散兵的MMD中難以自拔(掩面)(每天都在刷內鬼偷跑資訊)
          我也覺得他某些經歷跟魈有點像(例如都被神點化、兔兔說的紅眼影),而且還都是快樂風男!mhy家的每個風系少年都戳在我的喜好上(*´д`)
          之後可能也會寫幾篇散旅或散熒,我沒有爬牆只是壺裡大了一點(心虛)
          大家都是旅行者的翅膀!!!ヽ(●´∀`●)ノ

          • 不會不會!! 比較不好意思看起來像在洗版>口//// ˇ 口/////<~~

    • 再度被吃了TAT 是不是寫太多惹QQ 不好意思看起來像在洗版>口////<(快把這人帶走XD

      • 我回家再檢查看看是不是網站哪邊有問題Q口Q
        沒事沒事我自己的網站洗版沒關係(?)很喜歡看留言!!
        只是不好意思還又讓妳重打好多次Q^QQQQ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