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熒|與你同夢

#看完流浪者PV&介紹的急速短打,好感度8~9,我流熒妹,可嗑可代

  

  

–  

  「快醒醒--太陽要曬屁股囉。」

  少年的聲音響起時,熒還以為自己在作夢,一巴掌招呼過去。手腕被人箝制住,熒睜開眼,流浪者那張精緻的五官近在眼前。

  微擰的眉,以及略帶嘲諷的笑。

  「妳不會以為我會這樣溫柔叫妳起床吧?」

  氣息清冽,距離曖昧,近得他一低頭就能碰觸到鼻尖。

  兩人同床共枕,還得說到入住前一天。

  熒一頭熱蓋完室外建築,木棧道環繞田地而建,爍光白花點綴其間,夜裡熠熠生輝。直到散兵問晚上睡哪呢,熒這才露出尷尬的微笑。

  須彌穹居內只擺了一張床,因為證悟木材料用光了。

  「你就睡這吧,我和派蒙在外頭的帳篷擠一擠就好,平常在外露營習慣了,睡哪都一樣。」

  不就是木頭嗎?是有多難?之前散兵與海芭夏意識相連時,記得禪那園的林木資源頗豐。

  流浪者的手剛搭上門把,卻沒有繼續動作。

  他是拿法器的,劈不了木頭。這提瓦特虛假之天的法則,太可恨。

  熒用咳嗽掩飾笑容,把少年推進臥室,跟他介紹衣櫃衛浴等設施。女孩剛要離開,散兵便抬腳把門踢上,砰一聲揚起些微浮塵。

  被鎖在門外派蒙大叫。

  「你、你想幹什麼!不准對熒亂來啊!」

  「我?」少年一笑,語帶諷刺,「我可打不過她,我能對她做什麼?」

  熒皺眉,「阿散,你不會是想跟我一起擠這張床吧……」

  散兵笑著問,「妳想睡床?」

  熒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散兵叫她進來,是想讓她睡地板。

  「此屋是我蓋,要我睡地板,我不如去跟派蒙擠外面帳篷。」

  「方才妳不是說睡哪都一樣?」

  「你睡床,我睡地板?你懂不懂什麼叫紳士禮儀呀!」

  散兵在床畔坐下,雙腿交疊,在寬大短褲下露出膝蓋和白色鞋襪。他抬起手輕拍了拍柔軟床鋪,輕聲說,「既然妳想睡床,那就過來。」

  面對這麼「大方」的流浪者,熒卻慫了。

  「不好吧,我們孤男寡女……」

  流浪者的嗓音溫柔如水,卻帶著明顯的威脅,「別讓我說第二次。」

  雖然是單人床,但好在熒和流浪者都很纖瘦,兩人躺上去,中間還能勉強留一絲縫隙。熒把枕頭和棉被擺在中間,作為薄弱的防線。

  至於是誰要防誰,這個問題的答案還真說不準。

  熄燈後,散兵側身背對著她,單手枕著頭,雙腿微曲。卸下外衣和鞋襪後,他看起來更加單薄了。

  人偶也知冷暖嗎?

  熒坐起身,把棉被分了一半過去。枕頭是用烘乾花瓣製成的,帶著安神恬靜的香氣。

  散兵的肩膀微顫,睜開眼睛,月光融進星夜般的眸色,又闔上了眼。

  房裡此刻只有一人的心跳聲,卻有兩人的呼吸聲。

  熒閉上眼在心中默背食譜充當數羊,躺在散兵身邊,她整夜戰戰兢兢,直到快天亮才睡著。

  也才有了早上睡過頭,被散兵「溫和柔情又陰陽怪氣」叫醒的那一幕。

  熒連忙跳下床,確認身上的衣物都完好如初,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也有些說不上的失落。

  散兵雙手環胸,「放心,一覺到天亮,什麼都沒發生。」

  熒語噎,「……你……」

  --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上回在禪那園與散兵意識相連時,他曾說能夠聽見她的心聲。

  「我可沒興趣讀妳心,自己去照照鏡子,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

  散兵套上外衣,整理腰帶和掛飾,擺正胸口的神之眼,看向剛睡醒反應有點遲緩的熒,不悅地催促道,「還愣著幹什麼?難不成要我把早飯端進來餵妳?」

  他連飯都做好了?哦,怪不得空氣中有股淡淡的鹹香味……

  熒刷完碗後,今天的行程,自然是要去禪那園伐木。

  流浪者手拿法器砍不了木頭,便跟在一旁尾隨熒撿著木頭。天空碧藍,微風和煦,掛在他胸口的神之眼,如心跳般緩慢發著光芒。

  他明明是無心之人,此刻卻像個人類般擁有同行的夥伴。

  可笑。

  熒專注伐木,順手摘下腳邊的薄荷,一隻火騙騙花竄地而出,向她噴吐火球。旅行者舉劍反擊,但流浪者的動作更迅速,他凌空飛起,擋在熒和騙騙花之間,一邊抬手甩出風刃,將騙騙花擊斃。

  周圍的草地因受火球波及而燃燒起來,空氣隨著升溫,燃盡的草葉一碰就碎。

  流浪者的人偶之軀,雖知疼痛冷暖,卻不會損壞。

  眼前的小範圍火海,勾起了散兵的記憶。

  「阿散,你的手……剛才被騙騙花燙著了嗎?」熒問道。

  散兵抬起手,手臂確實因而染上高溫,卻不見任何傷口。他避開熒的碰觸,「我是人偶之身,妳忘了?區區魔物之火,傷不了我的。」

  熒欲言又止。

  在禪那園與海芭夏的意識連接時,她也看到了不少散兵的過去。雖然畫面很破碎,但不難拼湊出他發生過什麼。

  少年也曾矗立在一片火海前,看著故居被焚毀。

  更甚者,他曾經就身在那片火海之中,放任自己被火舌焚燒。

  他從高熱的灰燼餘溫中走出,眼神卻寒冷如冰。

  熒低聲道,「真的不痛嗎?」

  「我不是人類,疼痛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流浪者失笑,「旅行者,妳是不是最近太閒了,忘了先前的對峙,這麼在乎我的感受?」

  熒緊緊握住散兵,高溫灼燙著她的手,少年皺起眉,想抽手卻被她握得更牢。

  「妳……鬆手!」

  「是啊,與我同行的期間,就必須被我擔心被我在意,無論阿散你不是人,如今,都是我的夥伴了。不要仗著身體耐打,就放任自己陷入危險。」

  這番直白的話語,讓少年空洞的胸口彷彿被填入柔軟的羽毛,隨著風輕顫,揚起微微的搔癢感。

  熒的掌心也被燙紅了,流浪者下意識用另一隻微涼的手反握住她,試圖替她降溫。

  「下回,不用再替我擋刀,我能顧好自己,就算受傷了,也沒有脆弱到一擊斃命。」熒正色道。

  「知道了知道了,妳還不快鬆手?要是燙傷了,還怎麼伐木做床?就這麼想跟我多睡幾晚?」

  熒咬牙,「我說了這麼多,你就只想著床?睡就睡啊,這木頭我今天也不伐了!」

  流浪者沒理會旅行者的叭叭抱怨,從包裡拿出了飯糰,是他做早飯時多捏的,裡面包了鰻魚和酸梅。

  「要不要吃,一句話。」

  旅行者的肚子很不爭氣,她咬牙接過飯糰,「……要!」

  少年一笑。

  同樣以天地為家的旅行者和流浪者,兩抹身影時而爭吵,在禪那園一隅格外和諧。直到夕陽親吻這片盎然綠意,才終於帶著滿滿的木材回到塵歌壺。

  至於第二張床過了幾週後,被抬到流浪者的房內,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111.12.05  

Hits: 291

【上一篇】  
【下一篇】

6 Responses

  1. 超級喜歡你的文章!每篇都超生動又有意境 🙂 散熒真的太棒了啊啊啊

  2. 不行了…3.3一開從興奮的抽阿散,看著語音大喊太乙啦!!老米好會!! 然後歡天喜地的看著劇情沒多久就瘋狂吃刀呃啊啊啊!疼的我感覺找月月拿點糖撫慰一下受傷的心靈嗚嗚嗚嗚 他一直都過的不好啊😭😭😭
    太難受了😣 刀刀我又爽又痛🥺🥺(躺地

    • 抽完阿散第一個直奔生日語音,被甜暈過去,醒來後手上的阿散就從0命變2命了🤣
      散熒人看到這語音真的堪比過年啊啊啊啊啊,主線雖然有刀但有拉手手和取名彩蛋,我也心滿意足!
      兔兔不疼不疼,靈感噴發順利的話這兩天會PO散熒突發短篇甜文,感謝官方發糖又發刀╰(°ㅂ°)╯

  3. 突然有阿散趁你暈過去的時候拿著你的魔法小卡狂刷的畫面XDD
    我也瘋狂獻祭了一波然後面如死灰的拎著三個鈴鐺揹著四把赤角 (痾ㄚㄚㄚ阿
    謝謝月月緊急的甜文QAQ!!! (膜拜 看到阿散在你這邊過得這麼好我就放心了XDD
    手拉手的劇情我盯著看好久XDDD 想著是不是以後他們可以多多使用這個功能進行私密對話之類的嘿嘿嘿- ω -)++ 少年人偶要真的哄熒妹睡覺大概會吃不消XDD 兩條體力輪著用A ω A+ (喂

    • 一切都是mhy的陰謀!我本來只打算0+1的嗚嗚,後面要縮衣節食(?)努力存石頭給海哥了www
      天啊四把赤角辛苦兔兔QQ 我也歪了一把赤角,至少一斗終於不用跟老爺搶螭骨了🤣(安慰自己)
      生日語音是手拉手,沒想到主線中也有拉手畫面,真的太驚喜了!!😭
      對耶,散兵有兩條體力,那是不是可以在空中()完後下來繼續()…(゚∀゚)(滿腦子黃色廢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